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中国哲学

代王言者——以宋真宗朝翰林学士为中心的考察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5-15 点击: 1108 次 我要收藏

   翰林学士官,谓之内制,掌王言大制诰、诏令、赦文之类。中书舍人谓之外制,亦掌王言凡诰词之类。
——宋.赵升《朝野类要》卷2《两制》
绪论
  幼时,读《水浒传》,其中“武松斗杀西门庆”一节,当武松为兄复仇,杀死西门庆到官府自首后,有一刀笔吏因同情武松,在案情报告中,将武松杀死西门庆,有意记为“斗杀”。一个“斗”字,即把杀人性质由故意杀人变成了斗殴误杀,便使武松罪不致死[1]。手中笔如刀,一两拨千斤,要死要活,皆在笔下。真不愧为“刀笔吏”之谓。故而留下了相当深的印象。稍长,又了解到孔夫子把一部鲁《春秋》删删改改,居然令其后几千年“乱臣贼子惧”[2]。继而又读到,魏收撰《魏书》时,口出狂言:“何物小子,敢共魏收作色,举之则使上天,按之当使入地!”[3]的确,除了战乱动荡的年代,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情形之外,在有序的文明社会中,文人手中的笔,往往胜过武夫的刀枪剑戟,一介文弱书生,有时敌过数万雄兵。
  以上叙及的不过是历史上的下层胥吏的舞文弄墨和史官的道德毁誉,那么,在历史上,在中央政治的核心,皇帝周围的高级文人们的作用又如何呢?以笔杀人或许用不着他们,不担任史官,也不用他们去曲笔寓褒贬。在常人看来,这些人不过就是秉承圣旨,起草诏令而已。“江山代有才人出”,除了李白、杜甫之流以作品名世以外,地位崇高的皇帝的秘书官们,最终也不过是老死文牍。从表面看,或许如此。其实,深入到历史的幕后,便可以看到,这些人同下层的胥吏、秉笔的史官一样有为,而且是大有为。从拨弄是非,操纵人事,到控制朝政,决定政策,左右皇帝,可以说是无所不为。固然,同样是皇帝的秘书官,亦因人因时而异,并不是所有的皇帝幕僚都是上下其手的师爷,正象不是所有的宰相都是权相一样。本文不过是想通过史实来揭示一下历来为研究者所忽视的一部分高级文人在历史上的作用。
  历史是发展的,同时,历史又是相似的。因此,作为研究方法,有时统计归纳的方法是有效的,但正如滴水映日,管中窥豹,个别往往能反映一般,演绎的方法同样能得出正确的结论。有鉴于此,本文拟主要撷取宋代真宗一朝的翰林学士这样的皇帝的秘书官们的活动,来看一下他们的政治作用。与以往侧重于制度本身的研究所不同的是,我的考察重点在于这些高级文人的实际活动,特别是隐藏于幕后的活动。
一、关于宋朝制度以及真宗朝翰林学士的若干统计
  皇帝秘书之职,由来已久,汉代即有尚书郎“主作文书起草”[4]。但翰林学士之名,则始于唐玄宗时期。一经创制,便为后世所继承。宋朝的翰林学士制度,同五代一样,承自唐代,而有所发展和完善。《宋会要辑稿.职官》6-46引《两朝国史志》载:“学士院:翰林学士承旨、翰林学士、翰林侍读侍讲学士。承旨不常置,以院中久次者一人充之。学士六员,掌大诏命。凡国有大除拜,晚漏上,天子于内东门小殿,遣内侍召学士赐对,亲谕秘旨。对讫,学士归院,内侍锁院门,禁止出入。夜漏尽,写制进入。迟明,白麻出,阁门使引授中书。中书授舍人宣读。其余除授并御札,天子不御小殿,不宣学士,但用御宝封中书熟状,遣内侍送学士院锁院门而已。至于赦书德音,则中书遣吏,持送本院,而内侍锁院如除授焉。院在宣徽院北。凡他官入院,未除学士,谓之直院。学士俱阙,他官暂行院中文书,谓之权直。其侍读侍讲,春秋二时,开延义、迩英阁,则执经史以侍讲侍读。常日则侍奉以备顾问应对。”这里的“大除拜”,《宋史》卷162《职官志》记作“拜宰相及事重者”。此外,《宋史.职官志》较《宋会要》为详者有:“凡撰述皆写画进入,请印署而出,中书省熟状亦如之。若已画旨而未尽及舛误,则论奏贴正。宫禁所用文词皆掌之。乘舆行幸,则侍从以备顾问,有献纳则请对,仍不隔班。凡奏事用榜子,关白三省、枢密院用咨报,不名。”关于知制诰,综合宋制,则是翰林学士加知制诰衔,为内制,他官加知制诰衔,则为外制。二者合称两制。同掌王言的二者有着密切的关系。一般路径,是先除知制诰,再由知制诰进为翰林学士。在真宗朝,二十二人的翰林学士中,就有二十人曾担任过知制诰。元丰改制后,外制则由中书舍人执掌。这一事实,也标志着代王言之职已经名正言顺地纳入到政府的控制之下[5]。因此,在对翰林学士诸种行为的考察时,把作为外制的知制诰与中书舍人也一并收入考察视野。
  从上述记载看,翰林学士可以称之为皇帝的机要秘书。凡属从宫中发出的大大小小的文件,大都由其草拟。但并不是被动地起草文件。接受的指示如有不当之处,即使皇帝已经作了批示,翰林学士也可以“论奏贴正”,提出不同意见。同时,其职责又不
  仅仅是单纯地为皇帝起草各种文件,还具有顾问性质,可以无须与其他官员排队等待就可以见到皇帝。在中央的官员中,翰林学士处于相当特殊的地位。为了便于观察,我们将真宗时期的翰林学士列表作一统计。
表1《真宗朝翰林学士表》
人 名时 期备 考
  宋 白
宋 是
杨 砺
王 旦
梁周翰
朱 昂
王钦若
师 颃
梁 颢
赵安仁
晁 迥
李宗谔
杨 亿
陈彭年
李 维
王 曾
钱惟演
李 迪
盛 度
刘 筠
晏 殊
李 谘至道三年-景德二年
至道三年-咸平元年
至道三年-咸平元年
至道三年-咸平二年
咸平三年-景德二年
咸平三年-四年
咸平三年-咸平四年
咸平三年-五年
咸平五年-景德元年
景德元年-三年
景德二年-天禧四年
景德二年-大中祥符六年
景德三年-大中祥符六年
大中祥符六年-九年
大中祥符六年-天禧二年
大中祥符六年-九年
大中祥符八年-九年
大中祥符九年-天禧元年
天禧二年-四年
天禧四年-五年
天禧四年-仁宗朝
天禧五年-仁宗朝
   拜自太宗朝,迁集贤院学士离任
拜自太宗朝,除枢密副使离任
真宗开封府尹时推官,自给事中拜,除枢密副使离任
自中书舍人拜,除同知枢密院事离任
真宗潜邸旧臣,自知制诰拜,迁给事中离任
自知制诰拜,以致仕离任
自知制诰拜,除参知政事离任
自知制诰拜,卒于任
自知制诰拜,卒于任
自知制诰拜,除参知政事离任
自右谏议大夫拜,迁集贤院学士离任
自知制诰拜,卒于任
自知制诰拜,以分司西京罢。天禧四年再任,同年卒
自龙图阁直学士拜,除参知政事离任
自知制诰拜,迁集贤院学士离任。天禧五年复拜承旨
自知制诰拜,除参知政事离任
知制诰拜,坐私谒罢。天禧二年-四年再任,除枢密副使离任
自集贤院学士拜,除参知政事离任
自知制诰拜,以责知光州罢
自知制诰拜,以知庐州罢
自知制诰拜
自知制诰拜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878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