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中国哲学

童叟问答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5-15 点击: 750 次 我要收藏

  作者按——
  此撰,故以事,勿以学术考;
  此撰,简以叙,勿以文言究。
  此撰,理以实,勿以正教刁;
  此撰,象以虚,勿以科学难。
开卷 序
  童者,子之子也;叟者,父之父也;童、叟祖孙是也。
  然童已非童,年少十六,正好问;叟亦非叟,初涉花甲,正善答。恰逢暑期长假,童欲效先贤之法,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叟意合,便有行程——于是,生此一段千古问答。
卷一 辩玄
  初涉行程,童趣正浓,只与祖较脚下之强,行不出二十余里,便呼累喘,叟视之,心笑曰:“嫩也。”童识讥,再作勇,勉撑数里余,瘫坐于地,以目求叟,叟笑扶之,慢添行程。暮来,至始祖山顶,童叟依“天心石”择一阔坪,背地面天,野宿而定。
  童:星空浩繁,祖可知有数多少?
  叟:实则见之,虚则象之,此不数而数也。
  童:人自何来?
  叟:母之体出。
  童:母自何来?
  叟:天合地孕。
  童:天自何来?
  叟:天既空,空既无,盘古开之。
  童:地自何来?
  叟:地既实,实既有,盘古化之。
  童:盘古何来?
  叟:天地之母,无也。盘古本虚,介无有之间,搭无有之桥,通无有之路,成无有之变。
  童:祖,诡辩也。
  叟:未也。有则见之,无则象之。有若井下,无若井上,井下之见惟水与壁焉,比井下水、壁之枯容,焉知井上草木之茂然。有可见,无不可推见,以盘古搪之,实吾族自愚也。
  童:若祖言,天地何来,真不可知之?
  叟:亦然,也未然。凡人出母体,均“啊哇”哭叫一声,然孰能道明自身之“啊哇”属苦?属乐?况天地属它乎?祖只所以又曰未然,是因为天地毕竟有其母,若天地之先辈可遇,不若寻母之孤遇姨母之亲近一般简单?
  童:祖,狡辩也。
  叟:非也,人之智慧也。奈何?人之智慧天地限之。
  童:蒙,人之智慧,天地何限?
  叟:人所能动者,天地之“井下”也,近不出,远亦未必能出,非人智慧乏也,实天地不养也。
  童:科学认为,借天地之演化,可推知前来和后去,照祖所论,是科学错了?
  叟:科学存真,亦存伪。伪,当不需辩;真,当不会有错。若错,亦人类自错——人巧力,总善将“井下”所见统作“井上”所不见,故,常惑不拔。
  童:权威认为,天地生于一炸,谬乎?
  叟:本为假说,既假而假,仅权威者自慰而已。星涨现象,红移作据,既不欺骗,亦存演化之嫌。今备新器,虽探见已足远,然就广天地而言,依属井下一望,蛙声也。
  童困,意渐淡,目皮垂合,恍惚里见半空起一团瑞,形若熊,面若人,隐现交替,飘然临近,童骇然,跃身坐起。再静视之,空空也。
  叟亦惊起,问曰:何故惊乍?
  童答:刚才恍惚,见一团瑞自半空起,形若熊,面若人,隐去现来,只朝我近,故有惊乍。
  童语毕,转目视祖,祖正熊身人面也,慌躲,无奈身根如磐,丝纹不得。童复转视,见祖正熊身座下香睡也,更骇。
  “熊”笑,正祖声:童不必慌怕,吾乃身边“天心石”之灵,轩辕之身化也,夏后奉吾为“始祖”,实愧也。先夏有华,先桑有农,吾,惟穷兵好武,叛者代者是也。故,华于夏前,黄于炎后,正序也。
  童疑,闻“熊”声如祖,且说如史,曰篡如纠,莫神语也?
  “熊”复正祖声:“天地之母,无也。”祖说非谬,不见之能谓无,可见之体谓有,无有相渗,体能相伴。无能置有,有惟能觉有而不觉无。有在无中,无渗于有而溢于外,有终孕于无中,生演不息。故,无,即天地之母也。
  童蒙,只视不语。
  “熊”笑抚童肩,飘然而起,悬浮于“天心石”上:有间不解谜,皆吾无相善,若否母子情,何来俱周便。“熊”声毕,徐化入石。
  童憾之,正疑惑间,忽觉鼻尖上痒,开眼视看,祖正挠之,于是豁然,方知是梦。童暗忖:梦幻一刻,人寰一宿也。
卷二 辩祖
  是日拂晓,童叟漱洗毕,卷齐行囊,欲去,童恋“天心石”只不移步。叟多促,童方动,至百步,童目仍依。叟惑,止问,童细说梦里,叟闻之亦觉离奇,忖之,忽笑曰:夜梦者,日之思也,非谬。
  童当下懒辩,只随祖乱步下山。乱者,心牵也,步不觉也,高高低低,只凭坎坷。若瞬间,古城之香扑面沁鼻,才醒了童之脚步。立望,乃华夏第一古都,新郑是也。
  至轩辕故里,游览毕,童叟驻步轩辕像前。童目凝始尊,眉八下沉,锁成疙瘩。
  童:始尊面目,真清秀也?
  叟:传龙颜也。
  童:梦见始尊威而凶,莫吾思丑?
  叟:具圣者,形容多奇,岂不闻尧圣骈齿?舜圣重瞳?
  童:梦里,始尊自言“始祖”之愧,何解?
  叟:人之初,与兽无二,聚以群,流于野,依食移定。食者,野果,野兽,或采或猎,皆直取而来。人与兽分,应以人有农耕,桑植,畜养之取食方式为界,此先于轩辕而有,故轩辕自愧不谬。
  童:依祖所论,“始祖”之冠谬也?
  叟:未也。轩辕愧,非华夏之取。轩辕愧者,人文也。华夏取者,王道也。武者,王道之首也。冠轩辕以“始祖”,王者借以颂己也,治民也。胜者辉,败者黯,夺黄冠炎,人文顺,则王道不通。
  童:“始祖”王之,亦民之,何解?
  叟:治则兴,乱则衰,衰则亡。治,族存亡之重也。王者王之,民者民之,赖以生存,何以计小乎?
  童:王争,人皆恶之,又皆从之,又何解?
  叟:王争续,族力旺,图存必欲图强。然,王者私,多弱民,弱民德必败,德败续王争,故,争不绝也。争不绝,强不息,得以延也。
  童:欲存必欲己强,欲治必欲人弱,王之道,民之悲哀,人与兽何异?
  叟:人者,本性兽也。人与兽异者,灵性也。虫匆于草际,兽跃于山野,雀振于蓝天,与人夜谋昼争实为一辙,皆裹腹图存也。天未赋人为人,只赋人凶兽,天之短也。
  童:祖唆吾使坏?
  叟:未也,正教尔图强。
卷三 辩圣
  连日徒涉,童始不支,待挺过,周身轻也。五日是,东岳已望。童叟前夜店里,后夜程里,临门南天,过盘十八,巡步天街,初晓,正至皇顶。览万顷云海,捧初红玉盘,童心花怒也。
  童:凡物,捧而动;圣日,不捧而升;祖何曰之?
  叟:凡者,物中也;圣者,物上也。凡物相累,恩怨不绝,牵一连十,故有沉。圣体,虽物非物也,独超然于物外,连万物而不累万物,升浮自轻。恩亦罢,怨亦罢,皆凡者自累。
  童:圣日非动,动者,凡人心也?
  叟:然也。圣本无,有者,凡人心圣。
  童:既之,凡何以自欺?
  叟:王信不足,假圣补民也。
  童:又王道也?
  叟:然也。
  童:孔者,圣之祖也。圣有年时,周游列国,列国皆弃,以致沦若丧家之犬,何也?
  叟:圣有年时,人中也。人中者,相累也,阴亏不藏也,故,圣而无环。
  童:早思,祖必之说,中听不中用也。岂不闻魏鞅事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本文链接地址: 童叟问答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876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