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中国哲学

“治大国若烹小鲜”献疑与三释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5-15 点击: 697 次 我要收藏

  内容提要:《老子》第六十章中说“治大国若烹小鲜”,历代注释家多认为是讲述治国之道,但在注释和理解中存在着疑义和偏差。实际上在“治大国”和“烹小鲜”之关系上存在着可能的“异质同构”的三重解释
  关键词:老子;治大国;烹小鲜
  “治大国若烹小鲜”,这是通行本《老子》第六十章中的一句话。历代注释家多认为是讲述治国之道。并由此也言说老子言简意赅,言近旨远。这种说法是没有什么疑义的,可谓不刊之论。
  但是对于此种注释和解释,本人宁愿做如下评论:大而不当,空洞无物。何处如此解释?请允许我举例以示“大道之道”:此种评价如同评价一个人,曰:在性别上没有问题,不可以怀疑他的性别。试问:这样的解释可以“尽”或者说“说出”“该人”的优缺好坏吗?或者说此人区别于彼人的特征了么?因此要评价或者说明此人应该从此人日常所为到事业举动等等落到实际之处来讲做,比照于《老子》的“治大国若烹小鲜”的注释和解释也应如此,就是说要从“若”烹小鲜,为什么像“烹小鲜”(?)、怎样才像“烹小鲜”(?)(因为此句话七个字中前三个字明白如画,而“若”可以肯定无疑的解释为“好像”、“似的”,故此句话落脚点重在“烹小鲜”)来说明老子的“治国之道”,可以说惟有回答了这两个问题,我们才可以说老子“言简意赅,言近旨远,文约义丰”,如此这样的注释和评价就不是“大而不当,空洞无物”了。本文试从这一角度对通行解释提出疑问,并做出三种学理上的阐释。
释一:因“不数挠或者烦”像“烹小鲜”
  对于“为什么像‘烹小鲜’”这个问题的回答,个人认为关键在于认识“烹小鲜”是如何做的,而这种“如何做”是和“治大国”“好像”、“似的”,所以它因此而像“烹小鲜。
  如此界定之后,我们再来看“治大国若烹小鲜”这句话。注释者认为,烹,煎、煮之意;小鲜,即小鱼,《说文解字》:“鲜,鱼也”。“鮮”,《新华字典》解释说:“鲜,古同‘鱻’,会意。从鱼,从羊。“鱼”表类属,“羊”表味美。本义:鱼名”。并举例说“冬宜鲜羽。——《礼记.内则》。注:‘生鱼也。’治大国若烹小鲜。——《老子》。河上公注:‘鲜,鱼’。”可见出“小鲜”释为“小鱼”无误。
  但是如此逐字的解释之后,我们把逐字的解释连起来却又发现一个新问题:治大国就好像煎(煮)小鱼……(当然也可以解释为:治大国就好像煎(煮)小鱼。但是还是一样存在着我们的疑问:好像煎小鱼怎么样?难道就仅仅“好像煎”吗?如此解释还是一个不完整或者说断句的话)。这句话明显就是断句或者说没有说完整的话。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不完整或者说断句的话”对于本章后段“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其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来说是一个严重的脱节。这就是本文为什么要“献疑”的原因。
  而这后面的省略号(笔者自注)中的内容就是烹小鲜“如何做”的“方法和技巧”(当然老子论道不可以如此简单的称呼,甚至在绝对意义上来说也是不可以“称呼”的,在此“方法与技巧”的取称仅为了行文方便)。这个“方法和技巧”就是和“治大国”“好像”、“似的”的原因。
  而通行的解释又是:治大国就好像煎(煮)小鱼(不要经常翻动)[1]。可以说括弧中“不要经常翻动”就是烹小鲜“如何做”的“方法和技巧”。对于这个“不要经常翻动”,历代名家多有解释。
  《诗经.桧.匪风》毛传云:“烹鱼烦则碎,治民烦则散,知烹鱼则知治民”[2](P246)
  河上注:“烹小鱼不去肠,不去鳞,不敢挠,恐其糜也。”[3](p224-225)《韩非子.解老》篇:“事大众而数摇之,则少成功;藏大器而数徙之,则多败伤;烹小鲜而数挠之,则贼其泽;治大国而数变法,则民苦之。是以有道之君贵静,不重变法。故曰:‘治大国者苦烹小鲜。’”[4](p103)
  《淮南子.齐俗训》说:“老子曰:‘治大国若烹小鲜,为宽裕者,曰勿数挠,为刻削者,曰致其咸酸而已。’[5](p183)
  玄学家王弼则注谓:“治大国若烹小鲜,不挠也,躁而多害,静则全真。故其国弥大,而其主弥静,然后乃能广的众心矣”。[6](p228)
注家范应元对于“烹小鲜”说本作“亨小鳞”,并注:“小鳞,小鱼也。治大国譬如亨小鳞。夫亨小鳞者不可扰,扰之则鱼烂。治大国者当无为,为之则民伤。盖天下神器不可为也。”[7](p224-225)
  列代帝王也是如此注解。唐玄宗注:“烹小鲜者,不可挠,治大国者不可烦,烦则伤人,挠则鱼烂矣……此喻说也。小鲜,小鱼也,言烹小鲜不可挠,挠则鱼溃,喻理大国者,不可烦,烦则人乱,皆须用道,所以成功尔”。
  宋徽宗注说:“事大众而数摇之,则少成功;藏大器而数徙之,则多败伤;烹小鲜而数挠之,则溃,治大国而数变法,则惑……”。明太祖、清世祖多注如此。[8](p370—372)
  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所有解释的关键在于:“数挠”或者“烦”。也就是说煎小鱼要不要“数挠”或者“烦”?如果煎小鱼不要“数挠”或者“烦”,那么就和“治大国”“好像”、“似的”;如果煎小鱼“数挠”或者“烦”,那么就和“治大国”有悖。
  当然基于我们对于老子学说“贵柔”“主静”“倡无为”的学理特色的理解来说,这种“如果假设式”的取舍还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煎小鱼不要“数挠”或者“烦”,如此而已就和“治大国”“好像”、“似的”。
释二:因“守时”像“烹小鲜”
  那么是不是唯有煎小鱼不要“数挠”或者“烦”就和“治大国”“好像”、“似的”,唯有治国以“无为”才像“烹小鲜”呢?
  老子原文没有这样说,而且老子《道德经》全书中也没有这种“绝对唯一”的肯定答复。这里最重要的就在于读者或者解释者的理解和“解释”。
  深受老子哲学思想影响的德国伟大哲学家海德格尔曾对“解释”作了现象学的阐释,他说:“解释并非把一种‘含义’抛到赤裸裸的现成事物头上,并不是给它贴上一种价值。随世内照面的东西本身一向已由在世界之领会中展开出来的因缘:解释无非是把这一因缘解释出来而已”。“解释向来奠基在先行视见之中,它瞄着某种可解释状态,那在先有中摄取到的东西‘开刀’。被领会的东西保持在先有中,并且‘先见地’被瞄准了,它通过解释上升为概念。解释可以从有待解释的存在者自身汲取属于这个存在者的概念方式,但是也可以迫使这个存在者进入另一些概念,虽然按照这个存在者的存在方式来说,这些概念同这个存在者是相反的。无论如何,解释一向已经断然地或有所保留地决定好了对某种概念方式表示赞同。解释奠基于一种先行掌握之中。”[9](p175-176)可以说海氏给于我们的重要启示就在于我们对于任何事物的解释不是随便的“抛到赤裸裸的现成事物头上”的,而且存在的事物本身就有“某种可解释状态”,我们的解释只要是“奠基在先行视见之中”的,那么我们对于事物的解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386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