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中国哲学

贺麟与唐君毅——人生经历、社会交往与学术思想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5-15 点击: 809 次 我要收藏

  内容摘要:风云激荡而又异彩纷呈的中国现代思想史、哲学史、学术史,大师巨子辈出;四川籍的哲学家、哲学史家——贺麟与唐君毅,是其中杰出的代表人物,并且同为现代新儒家的重要代表。二人有颇多惊人相似之点,也有巨大差异之处。本文从人生经历、社会交往、思想发展历程及时代际遇等层面比较二人之同与异,并略陈感想一二。
  关键词:贺麟;唐君毅;人生经历;社会交往;学术思想
  风云激荡而又异彩纷呈的中国现代思想史、哲学史、学术史,大师巨子、鸿儒大哲可谓不绝如缕,一时呈现出群星璀璨的辉煌局面。四川籍的哲学家、哲学史家——贺麟与唐君毅,是其中杰出的代表人物。
  他们二人有颇多惊人相似之点,也有巨大差异之处;将他们二人加以比较,不但可凸显那一时代之总体特色,亦可昭显个人之独有特色,而比较是发人深思的、也是予人启迪的。
  对于这两位成就卓著的学者、建树丰伟的思想家,本文无暇全盘评价,仅摭拾其一二稍加比较,略陈管见数点以就正于方家。
一、生平及其交往
  就籍贯而言,贺麟与唐君毅虽然同为四川人,但在具体地望上却有所不同。贺麟出生于金堂县五凤乡杨柳沟村,该地位于成都平原,千里沱江之首,那里恰好是四川的腹心地带,堪称正宗的“天府之国”①。而唐君毅的家世则具有“客家”色彩,唐君毅的先世是广东五华人,六世祖以岁荒迁徙至四川省南部的宜宾县柏溪镇普安乡,以糖工起家;后于金沙江畔置地产业农,遂为四川宜宾县人。唐君毅柏溪之老家,距金沙江只有数十丈,出门便可遥望江水,对岸是绵亘的青山,有“东去江声流汩汩,南来山色莽苍苍”②之胜。孔子说“知者乐水,智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论语.雍也》),子贡说“学不厌,智也;教不倦,仁也”(《孟子.公孙丑上》);贺麟和唐君毅都属于“仁且知”(智)者,而唐君毅尤其典型。
  虽然同为四川人,但两人一生的绝大多数时光都不是在四川度过的。贺麟于1919年秋以优秀的成绩考入北京清华学堂(清华大学的前身),随后便很少回四川长期居住。唐君毅于1925年毕业于重庆联中,随即北上北京、南下南京读书;其后,除抗战期间在重庆执教外,唐君毅便极少驻足巴蜀了;1949年6月,唐君毅和钱穆移居香港,终其后生便以海外游子身份客居港台异乡,直至埋骨台北③。唐君毅虽然大半生离乡在外,但对家乡一直怀有深厚的感情,他在《怀乡记》说:“为了我自己,我常想只要现在我真能到死友的墓上,先父的墓上,祖宗的墓上,与神位前,进进香,重得见我家门前南来山色,重闻我家门前东去江水,亦就可以满足了。”[1](603)
  就生命历程而言,贺麟虽然年长唐君毅不足七岁,但寿命却比唐君毅长了二十一个年头。贺麟生于清光绪二十八年八月十九日(1902年9月20日),卒于1992年9月23日,享年90岁,堪称耄耋高寿。唐君毅生于清光绪三十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1909年1月17日),卒于1978年2月2日,仅仅享年六十九岁(虚岁七十),未足古稀之年。唐君毅的门生弟子、亲朋故友扼腕叹息,若天假以年,其贡献更不可限量。
  二人虽然出生地不同,出生年月不同,但都受到了良好的早期教育,而且他们的早期教育都来自家庭。贺麟的父亲贺松云是晚清秀才,卒业于金堂正精书院,曾主持过乡里和县里的教育事务——当过金堂中学校长、县教育科长;居家期间,贺松云常教贺麟读《朱子语类》和《传习录》。唐君毅幼年读书,皆由母教。两岁时,即由母亲陈大任(1887—1964)教以识字。随后,又由乃父唐迪风(1886—1931)教读《老子》、唐诗、司空图《诗品》,又命其背诵《说文解字》。早期良好的传统教育,给他们打下了深厚的旧学根基,为日后“会通”中西(印)奠定了扎实的国学基础④。
  但就西学之“习得”(learn)而言,贺、唐二人却有着天壤之别。贺麟之接触西学,初始于清华学堂;而其濡染西学,则有着“直捣黄龙的气魄”[2](24)——直接负笈西洋求取“真经”。1926年,贺麟自清华大学毕业,随即远涉重洋赴美求学。他先插班入俄亥俄州的奥柏林大学哲学系三年级学习,1928年毕业后又转入芝加哥大学专攻哲学。同年9月,贺麟转入哈佛大学,“目的在进一步学习古典哲学家的哲学”[3](161)。1929年,贺麟毕业于哈佛大学,获哲学硕士学位。次年夏,为了真正掌握黑格尔哲学的精髓,贺麟谢绝了乌尔夫教授要他继续攻读博士学位的挽留,离开美国赴德国柏林大学专攻德国古典哲学。1931年8月,贺麟结束了5年的欧美求学生涯,自柏林出发经欧亚铁路回到祖国。
  在唐君毅的生平履历表上,从未有过海外留学的经历。唐君毅西学之习得,部分来自先贤师辈的课堂传授和课后交流,而大部分来自个人的勤奋自修和慧思领悟。求学于北京大学哲学系时,唐君毅的老师有熊十力、汤用彤、张东荪、金岳霖诸先生。转读南京东南大学(后改名为中央大学)哲学系时,唐君毅的老师有方东美、宗白华等,并常往佛学大师欧阳竟无处请教。和诸多现代新儒家大师一样,唐君毅以西方哲学研究为其学问的起点。他最初对英美的新实在论颇感兴趣,后转向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唐氏自陈,“三十岁左右,便走到喜欢西方唯心论的路上去,这真是始料所不及。由此再来看中国先秦儒家宋明理学佛学,才知先秦儒家宋明理学佛学,又有超过西方唯心论者之所在”[4](571)。
  这两位四川籍的哲学家,其早期的人生轨迹一如两条平行线,各自发展而无接触;进入中期以后,二线方峰回路转般的交叉了。就目前所掌握的材料而言,他们人生的交往当初始于抗日战争时期。四十年代初,唐君毅在重庆中央大学任教,贺麟与唐君毅多次会晤⑤。而二人思想的交流,则可追溯至三十年代末。贺麟在1938年7月9日的日记中写道:“我读《重光杂志》中唐君毅的文章,觉得唐君的文字明晰,见解弘通,于中西哲学皆有一定的研究。其治学态度、述学方法、所研究之问题,均与余相近似,是基于‘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原则。”[5](201-202)1945年,贺麟又在《当代中国哲学》中评价了唐君毅及其《人生之路》,认为“唐君毅先生不仅唯心论色彩浓厚,而他的著作有时且富于诗意”,并且指出唐君毅“讨论自我生长之途程,多少有似黑格尔《精神现象学》的方法”[2](46),而《人生之路》便是“根据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的方法来写的一部唯心论著作”[2](114-115)。
  唐君毅1978年归隐道山之后,贺麟仍然深情不忘唐君毅。1980年,贺麟发表《康德黑格尔哲学东渐记》一文,特意提及唐君毅之《人生之路》,“这是他根据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的方法来写的一部唯心论著作。但对我们理解黑格尔哲学有一定帮助……。唐君毅是香港、台湾、扬名海外的伟大之哲学家,著作等身,门弟子很多,传继其学派。可惜已于一九七八年逝世”;接着又提到了唐君毅的《生命存在与心灵境界》,“他最重要,也是他集大成的著作为《生命存在与心灵境界》,是二千多页的两巨册”;贺麟还提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651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