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中国哲学

论《红楼梦》凡例楔子第五回为曹雪芹所作——著作权归属曹雪芹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5-15 点击: 880 次 我要收藏

  在网上看到一些否定曹雪芹《红楼梦》著作权的言论,气愤不过,特作此文,是为申辩。
  把凡例楔子第五回连贯起来看,发现此三段意义相通关合,照应呼应。作者借写凡例楔子第五回透露暗示自己很多信息,另有别意。如有关题名旨义、著作权问题、成书情况、写作缘起、写作目的、个人精神状况、个人家庭等。总之,信息密集,情况多多。因为只有此三段与正文不同,便于说事。按惯例,凡例是介绍作书情况;楔子作为全书开场白之类;而第五回是个梦幻之境,又是全书之大纲,作者有意借梦借幻“混水摸鱼”夹杂一些个人信息。
  下面从四个方面探讨此三段为曹雪芹所作,也既《红楼梦》为曹雪芹所作。此四方面为:《红楼梦》《石头记》之题名旨义、著作权归属、成书情况、曹雪芹精神探析。
一、《红楼梦》《石头记》之题名旨义
  众所周知,此书有五个题名,而以《红楼梦》《石头记》最为著名,最终《红楼梦》流传最广最久,统称天下。这一点,正合曹雪芹原意。这在凡例楔子第五回就有暗示和预期。
  凡例:
  《红楼梦》旨义:是书题名极多,□□(故曰)《红楼梦》,是总其全部之名也。又曰《风月宝鉴》,是戒妄动风月之情也。又曰《石头记》,是自譬石头所记之事也。
  两个空框,胡适题“一曰”,另有人题“今曰”,还有人题“题曰”等。下愚斗胆拟“故曰”,此亦有所本。凡例二次提到“故曰”:“故曰甄士隐梦幻识通灵”,“故曰(贾雨村)风尘怀闺秀”。此二“故曰”和“故曰《红楼梦》是总其全部之名也”意思关合。“故曰”才能总其名,文意贯通衔接。“甄士隐(真事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假语存)风尘怀闺秀”是第一回回目,也是全书的总回目之意。此回目也含有《红楼梦》之意。后文再分析此回目含意。待此文完,方可看出“故曰”更合更有意义。
  凡例中,作者分别点《红楼梦》五次,点《石头记》(含石头所记)五次,楔子中点《石头记》五次,第五回点《红楼梦》五次。曹雪芹在此三段再三再四再五点《红楼梦》《石头记》有何意义?《红楼梦》旨义是什么?《石头记》旨义是什么?
  再看凡例,“自云,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推了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我之上……。”“作者本意,原为记述当日闺友闺情……”“编述一集,以告普天下人……”。楔子中云:“大块石上,编述历历”。
  这里的关键词是,原为“记述当日闺友闺情”,到后来是“编述一集”“编述历历”,从“记述”到了“编述”。
  在楔子里,作者主要是讲“石头记”“石上字迹分明”“石书上云”“石头亲自经历的一段陈迹往事”。
  在第五回太虚幻境里,作者主要讲“贾宝玉神游太虚境,警幻仙曲演红楼梦”,讲“红楼梦十二支曲”云云。“红楼梦十二支曲”就是贯穿全书十二金钗的命运曲。《红楼梦》也就意味着宝玉和十二金钗之“梦幻曲”。
  现在来探讨《红楼梦》旨义和《石头记》旨义。曹公在第五回“太虚幻境、宝玉作梦”着重点“红楼梦”五次,意指《红楼梦》是“梦幻”,是“假语”,是艺术创作,是书表面的故事。曹公在楔子着重点“石头记”五次,意指《石头记》是“记述”,是“真事”,是本来事情,是书暗指的事情。《石头记》之“记”和“记述”之“记”意义相同,以后从“记述”到了“编述”。《红楼梦》之梦和“编述”之“编”意义相同。记述——编述——梦幻——想像创作。楔子又云:“更于篇中间用‘梦’‘幻’等字,却是此书本旨,兼寓提醒阅者之意。”这里的“梦幻”一语双关,既指经历了梦幻(过去像梦幻一般),又指用了“梦幻”(想像创作)艺术手法。曹雪芹比较看重这个“幻”字。幻 –幻觉,就是白日梦,一种巅峰创作状态。
  那么,我们再来理一下这几段的意思。“作者本意原为记述当日(自己和裙钗的)闺友闺情”,写着写着,美好的想像(梦幻)起了作用,由“记述”转为“编述”(想像创作),创作规律不以人的意志控制在发挥作用,也就是作者在后几次“增删”(实为创作)过程中,“记述”的份量在逐渐减少,“编述”的份量逐渐加大,成了一部带有自传性质的家族小说。
  凡例:
  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
  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有文章说“红袖”是指黛玉,“情痴”是指宝玉。我以为从凡例全文和这四句语意连贯来看,都是讲写书的事。凡例是全书基本完成之后所写。“红袖啼痕”就是指“闺友闺情”、“情痴抱恨”就是指作者写书之事。“啼痕重”就是指作者和群钗的个人悲欢情恨本事,“抱恨长”是指作者意味深长之意,也即作者追求的理想世界(艺术世界)。“字字是血”“十年辛苦”不是为了一己的悲欢情恨,而是为了追求一个理想世界(艺术世界)。《红楼梦》是总名,要大于《石头记》本名,换言之,《红楼梦》艺术世界要大于《石头记》记述世界。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这句回目可回环读:“(作者)通灵梦幻真事隐”(作者来灵感了创作红楼梦真事隐去)。“贾雨村风尘怀闺秀”这句回目也可回环读:“(作者)怀闺秀风尘假语存”(作者记述当日闺友闺情用假语来写)。所以说“故曰甄士隐梦幻识通灵”“故曰(贾雨村)风尘怀闺秀”和“故曰《红楼梦》是总其全部之名也”之三“故曰”是一个意思。曹雪芹最终更喜欢《红楼梦》之名,也即更喜欢《红楼梦》的艺术世界,因而“故曰”。
  现在来说一下“贾雨村风尘怀闺秀”之事。这句回目表面上好理解,看完全回却并不好理解。在第一回,贾雨村并没怀什么闺秀,只是有个丫环看了他一眼,他就胡思乱想起来。这一段文字才二百多字,和全回 9000余字比起来,简直不成比例。到第二回,贾雨村娶了这个丫环娇杏。此段才一千余字。以后通部书中,再无贾雨村怀闺秀之事,贾雨村也不是怀闺秀之人,此人是怀权势之人。通部书中,宝玉才是怀闺秀之人,或者说,作者才是怀闺秀之人。闺秀者,闺友闺情也。似应该这样来理解这句总回目:贾雨村没怀闺秀,假语存在怀(写)闺秀。
  从凡例楔子第五回来看,此三段意义相通关合连接,文字前后照应呼应,应是一人所作,即曹雪芹所作(后文分析著作权问题)。最终,《红楼梦》之名流传开来,《红楼梦》白文本流传超过了《石头记》脂批本流传(本人另有专文论述),说明读者更喜欢《红楼梦》的艺术世界、艺术效果,更欣赏《红楼梦》的艺术魅力。《红楼梦》艺术世界盖过了《石头记》本来事情,这也是曹公的最终意愿。如果本来事情、所隐之事盖过了艺术世界,那就证明此书没写好。事情正好向曹雪芹预期、希望的那样发展。“秦学”和“解梦”正是违背曹雪芹本意,把《红楼梦》曲解的不成样子,成了一部“清宫秘史”,无艺术可言。宝玉和十二金钗的诗意故事荡然无存,罪莫大焉。
  《红楼梦》的艺术魅力穿透时空,不是当时之人事和当时之背景所能涵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99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