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中国哲学

“玄女”的由来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5-15 点击: 724 次 我要收藏

  玄女是古代小说中常见的一位女神,她武艺高强、精通法术、未卜先知,有时手持“天书”,俨然是一位向人间传达天命的使者,甚至常常还有一只“白猿”相伴。而她的出现,往往根本性地改变了小说中主人公的命运。较早典型的作品如:《宣和遗事》写到宋江杀了阎婆惜之后,官兵捉拿,宋江“走到屋后的玄女庙里躲了”,官兵走后:
  (宋江)走出庙来拜谢玄女娘娘;则见香案上一声响亮,打一看时,有一卷文书在上。宋江才展开看了,认得是个天书;又写着三十六个姓名,又题著四句道,诗曰:“破国因山木,刀兵用水工。一朝充将领,海内耸威风。[1]
  在此之前,宋江压根就没有落草为寇、带兵起义的想法,而此刻在“天书”的启发与鼓舞下,宋江与他的兄弟们团结起来,共同起义,领导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这里的玄女娘娘并未真的出现,只是通过暗地里授天书传达天帝的意思,宋江得到“天书”似乎是冥冥之中早就注定了的事。
  而《水浒传》中的玄女是有意识的保护宋江的,当官兵向他所藏的地方查看时,忽然有“火烟冲下黑尘”;接着,神橱里“卷起一阵恶风,将那火把都吹灭了,黑腾腾罩了庙宇,对面不见”。后来,又“卷起一阵怪风,吹的飞沙走石,滚将下来”。这表明,《水浒传》中的玄女是有意识地、主动地保护宋江的。而且《水浒传》第42回中还有一段对玄女外貌的描写:
  头绾九龙飞凤髻,身穿金女绛绡衣,蓝田玉带曳长裾,白玉圭璋擎彩袖。脸如莲萼,天然眉目映云环;唇似樱桃,自在规模端雪体。犹如王母宴蟠桃,却似嫦娥居月殿。正大仙容描不就,威严形象画难成。
  这里的玄女年轻、美丽、华贵,已经从神秘而又神圣的神坛上走了下来,走入人间,带有很强的世俗化倾向,宛如帝王后妃。更重要的是,她所支持的不是正统人物,而是与正统王朝相对抗的民间“强贼”,虽然是指导其“改邪归正”。另外,玄女被描绘成“脸如莲萼”、“唇似樱桃”,坐在九龙椅上的“妙面娘娘”,这是前所未有的形象。在此前后的小说中,玄女的形象频繁出现。如:汉.刘向(疑是托名)的《列仙传》,晋.葛洪的《神仙传》,唐.杜光庭的《墉城集仙录》,宋.李肪的《太平广记》(卷五十六西王母条,补卷第二十《赤松观丹》),宋.洪迈的《夷坚志》,明.凌濛初《初刻拍案惊奇》,明.冯梦龙的《平妖传》,清.吕熊的《女仙外传》,清.袁枚的《子不语》等等,兹不赘述。
  这些小说中的玄女形象往往非常相似,却又形态各异。那么,这些千奇百态、又有很多共性的玄女形象到底从何而来?完全是作者自己创造的吗?本文就欲探究玄女的由来。
  九天玄女简称玄女,俗称九天玄女娘娘。原为中国古代神话中的女神,有关其起源的说法,主要有“玄鸟说”、“女魃说”、“天神说”、“上古女神崇拜说”等。大都是出于玄女助黄帝打败蚩尤的传说,最早见于记载的是《山海经.北大荒经》:
  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蓄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后置之赤水以北。叔均乃为田祖。魃时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决通沟渎。[2]
  由于女魃被称为“天女”,与玄女同为女神,女魃所衣青衣之“青”(黑色)又与玄女之“玄”(黑而有赤色)相似;以及更为重要的是:女魃与玄女都被认为是帮助黄帝战胜蚩尤的女神,于是很容易产生玄女即女魃所衍变的联想。她在这场战争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其本领应在风伯、雨师之上,但她却不受欢迎,处处受到人们的驱赶。
  汉代的纬书《龙鱼河图》载:
  黄帝摄政时,有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并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砂石子,造立兵仗刀戟大弩,威振天下,诛杀无道,不仁慈。万民欲令黄帝行天子事,黄帝仁义,不能禁止蚩尤,遂不敌。黄帝仰天而叹。天遣玄女下授黄帝兵信神符,制伏蚩尤。[3]
  此处玄女乃上天之神,虽未具体说明是否人形,但从整段文字看,若非人形,当有特别说明,如对蚩尤兄弟之“兽身人语”,便专门予以描述。由此可知,玄女应为“人首人形”之神,与玄鸟之“鸟形”无任何关系。.此后又有多种文献资料,都引用了《龙鱼河图》中的这一材料,如:
  帝伐蚩尤,乃睡梦西王母,遣道人,被玄狐之裘,以符授之曰:“太乙在前,天乙备后,河出符信,战则克矣。”黄帝寤,……立坛祭以太牢,有玄龟衔符出水中,置坛中而去。黄帝再拜稽首受符,视之,乃梦所得符也。广三寸,袤一尺。于是黄帝佩之以征,即日禽蚩尤。[4]
  如果我们把以上记载中的女魃和玄女进行比较,我们发现:玄女和女魃在战争中都发挥了作用,但不同的是,玄女是受天帝之命传授兵书而未亲自参战,而女魃则直接参加了战争;玄女是黄帝的师父,地位无比尊贵,如记载中写道“天遣玄女下授黄帝兵信神符”、“黄帝再拜稽首受符”等语言可以看出玄女是“下授”黄帝兵符,而黄帝是“再拜稽首受符”,黄帝对她是非常尊敬的;此外,战争有明显的正邪双方,黄帝是人民心目中仁慈善良的君主,带有明显的儒家理想主义色彩,如记载中道“万民欲令黄帝行天子事,黄帝仁义”、“黄帝仰天而叹”等。
  《旧唐书.经籍志》兵家类著录《黄帝问玄女战法》三卷,可能出于南北朝。其中有云:
  黄帝与蚩尤九战九不胜。黄帝归于太山。三日三夜,天雾冥。有一妇人,人首鸟形,黄帝稽首再拜,伏不敢起。妇人曰:“吾玄女也,子欲何问?”黄帝曰:“小子欲万战万胜,万隐万匿,首当从何起?”遂得战法焉。[5]
  当代神话学家袁珂据此推断:“这个‘人首鸟形’的玄女,当即《诗.玄鸟》‘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玄鸟’的化身。玄鸟神话羼入了黄帝战蚩尤神话,就成了玄女来帮助黄帝制伏蚩尤的神话了。”[6]大概玄鸟与玄女都有“玄”字,玄鸟之“鸟”与玄女之“人首鸟形”有相似之处,由此得出以上结论。而郭沫若先生在解释玄鸟之“玄”字时,则强调“玄”是“神玄之意”。[7]古籍中以“玄”表示神玄者甚多,如《老子》中的“玄之又玄”、“玄览”、“玄牝”等。玄女之“玄”亦为此义,但这并不能证明其与玄鸟之“玄”有什么必然联系。至于“人首鸟形”,古文献中时有记载,如《山海经.西山经》所载的“有鸟焉,其状如雄鸡而人面”;“有鸟焉,其状如枭,人面而一足”等。但玄鸟在古文献中被释为燕子或凤凰,又为殷商之祖,[8]却未见有“人首鸟形”之描述。玄鸟没有玄女所具备的“人首”这一极为重要形体特征,不能将二者等同看待。以上描述可以看出:玄女是一位带有妖气的神通广大的神女,而在她面前,黄帝则成了平凡普通的男子,自称“小子”、行为是“伏不敢起”。
  唐末杜光庭的《墉城集仙录》记载的道教仙女中也有关于九天玄女的记载:
  九天玄女者,黄帝之师,圣母元君弟子也……帝用忧愤,斋于太山之
下,王母遣使披玄狐之裘,以符授帝曰:“精思告天,必有太上之应。”居数日,大雾冥冥,昼晦。玄女降焉。乘丹凤,御景云,服九色彩翠之衣,集于帝前。帝再拜受命。玄女曰:“吾以太上之教,有疑可问也。”帝稽首曰:“蚩尤暴横,毒害蒸黎,四海嗷嗷,莫保性命。欲万战万胜之术,与人除害,可乎?”玄女即授帝六甲六壬兵信之符。[9]
  此处的玄女已成为标准的仙女打扮,仿佛一位雍容华贵的贵妇,没有丝毫妖气,这一变化,为她成为民间传说和信仰中的女仙打下基础。到了宋代,她不光成了黄帝的老师,而且她的老师成为道教神仙地位最高的女仙。此后玄女进入小说领域,本文开头已有说明,兹不赘述。
  对于玄女,还有另一种说法,值得我们注意。在目前所见到的最早的有关玄女的汉代文献中,除了指导帮助黄帝战胜蚩尤之外,玄女还是一位很有影响的传授房中术的女神。房中术文献中的“玄牝,“玄门”等术语皆与玄女有密切关系。玄牝、玄门,语出《老子》第六章:“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晋代葛洪《抱扑子内篇》称:“玄者,自然之始祖,而万殊之大宗也。”其实,道教历史上曾有两位玄女,一位是常与素女并称、讲房中术的玄女。葛洪《抱朴子内篇.极言》云:黄帝“论道养则资玄、素二女”。[10]《云笈七签》卷一百《轩辕本纪》云:“玄女教帝三官秘略五音权谋阴阳之术。玄女传《阴符经》三百言,帝观之,十旬讨伏蚩尤。”这里当为战争女神;其书又云:“黄帝‘于玄女、素女受房中之术’”,[11]此处当为传授房中术的玄女之所为。有学者指出:《老子》论“道”,重点是天地万物的生化。为了说明这个“道”,其以一个至大无外、其深无底的生殖器即“玄牝”为喻,说一切“实有”都是从这个“虚空”产生。[12]如果说,“玄牝”等语汇在《老子》中是一种比喻,那么在有关房中术文献中则为实指:
  容成公者,自称黄帝师,见于周穆王。能善补导之事,取精于玄牝。其要谷神不死、守生养气者也,发白而黑,齿落更生……玄牝之门,庶几可求。(《列仙传》卷上《容成公》)
  在1973年出土的马王堆汉墓房中术书《合阴阳》中有:“入玄门,御交筋,上欱精神,乃能久视而与天地牟存。交筋者,玄门中交脉也”[13]等句。此外,《洞玄子》中的“玄圃”、《素女妙论》中的“玄珠”等,亦皆为同类语汇。不少学者认为,玄牝、玄门、玄圃和玄珠都是女性生殖器的代称。[14]
  由此,我们似可以认为,玄女的“玄”与房中术语汇“玄牝”等的“玄”当为同一含义,皆深远神玄之义,而牝又为女性所特有,与玄女之“女”暗合。所以,玄女很可能来自“玄牝”之类远古的女性生殖崇拜。有学者指出,隐名为“玄素”“容成”等的房中术是由殷周巫史之学演化而来,最早可追溯至先民的生殖神崇拜。[15]也有学者认为,讲房中术的玄女也许就是中国上古时代的女法师(巫)。[16]
  总之,有关玄女来历的说法主要的应当有三种:在古书记载黄帝战胜蚩尤的故事中,玄女是一位帮助黄帝战胜蚩尤的战争女神;在道家诸仙中,她是传授房中术的玄女与素女的合称或并称;在古代通俗小说中,玄女已衍变为决定主人公前程和扭转乾坤的命运、佑护之神。另外,在民间祭祀之中,玄女又成为很有灵光的送子娘娘甚至香烛业的行业神,如在北京朝阳区小寺村有座著名的九天玄女娘娘庙,这里的九天娘娘已彻头彻尾地成了送子娘娘神了。过去此庙香火极盛,庙的规模也很可观,共有七座大殿,正殿供有各种送子娘娘凡九位,殿内还有描绘玄女娘娘升天故事的《升仙传》壁画。前殿殿前还有一座娱神唱戏的戏台。当地有不少玄女娘娘“显灵”、“应验”的传说故事。[17]
注释:
[1]《宋元平话集.宣和遗事》丁锡根点校,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第304页。
[2]《论中国古典小说的艺术》,宗宁一、鲁德才编。南开大学出版社,第35页。
[3][明]孙瑴:《古微书》卷三十四,《纬书集成》,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年编辑影印,第372~373页。
[4]《重修〈纬书集成〉》卷六,第89-91页。日本德明出版社,昭和53年。
[5][清]严可均校辑:《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全上古三代文》卷十六。中华书局1958年第1版,1965年第2次印刷,第一册,第一一四页。《太平御览》卷十五引为《黄帝玄女战法》,“天雾冥”作“雾冥”,无“万隐万匿,首当从何起”。
[6]袁珂:《中国神话通论》,巴蜀书社,1993年,第139页。
[7]《郭沫若全集.历史编》第1卷,人民出版社,1982年,第329页。
[8]袁珂:《中国神话传说辞典》,第137页。
[9]张君房:《云笈七签》,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92。
[10]《抱朴子内篇校释》(增订本)第241页,中华书局,1985年。
[11]《道藏》第22册683页。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联合出版,1988年。
[12]李零:《中国方术考》,人民中国出版社,1993年,第400页。
[13]引自李零主编:《中国方术概观.房中卷》,人民中国出版社,1993年,第37页。
[14]参见萧兵、叶舒宪:《老子的文化解读——性与神话学之研究》下篇第一章第三节《神秘之穴——玄牝》,湖北人民出版社,1994年。以及胡孚琛主编:《中华道教大辞典》,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年,第1290页。
[15]胡孚琛:《魏晋神仙道教——抱扑子研究》,人民出版社1989年第1版,1991年第3次印刷,第298页。
[16][荷兰]高罗佩:《秘戏图考》中译本,广东人民出版社,1992年,第23~24页。
[17]蓟午子:《漫话神鬼世界》,北方文艺出版社,1990年,第72页。
(作者单位:兰州大学文学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本文链接地址: “玄女”的由来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571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