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中国哲学

唐太宗《帝京篇》赏析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5-15 点击: 645 次 我要收藏

  唐太宗《帝京篇》组诗由十首诗和一篇序文组成。序文交待了写这一组诗的意图,这十首诗则是唐太宗实践创作意图的产物。其中的第一首描写了皇宫之恢弘与壮丽,第二首至第九首则分别描写了太宗读经典、欣武宴、赏音乐、追逸趣、游翠渚、玩琴书、饮玉酒、观艳舞的生活情状及其感悟,第十首则综合抒写了唐太宗的人生理念和为政态度。读这组诗,我们可以领略一代英主的胸怀和志趣,同时我们这些平常人也可以从这组诗所蕴含的情理中获取人生的若干启示。
  一、博读经书是唐太宗宫廷生活的必修课
  岩廓罢机务,崇文聊驻辇;玉匣启龙图,金绳披凤篆。
  韦编断仍续,缥帙舒还卷;对此乃淹留,欹案观坟典。(注:淹留一作忘忧)
  这是唐太宗《帝京篇》的第二首诗。这首诗记述了唐太宗勤奋读书的事迹。唐太宗忙完了庙堂之上的朝廷大事,就到崇文馆去了。干什么呢?他取出宝匣中的龙图,展开由金绳编的书简,他在读书。龙图应该就是指河图,由此可见,《易经》是他最喜欢读的书了,或者说《易经》是他的必读书。不但读《易经》,他还读三坟五典,三坟五典是上古时代三皇五帝的书,唐太宗读三坟五典就表明他是喜欢效法上古圣人的。唐太宗读书并非浅尝则止,而是不厌其烦地读。“韦编断仍续,缥帙舒还卷”就是明证。唐太宗读起圣贤的书来,往往会进入忘忧忘我的境界,这个境界就是这首诗的尾联所合之意。
  唐太宗喜欢读《易》还可以从第十首诗看出。第十首诗的第七联是:
  六五诚难继,四三非易仰。
  “六五”与“四三”比较难解,但《帝京篇》的第二首诗告诉我们:唐太宗喜欢读《易经》,于是我们不妨在《易经》中找找答案。不难发现,《易经》中确有“六五”与“四三”的出处。“六五”是一些卦的阴爻五位,比如坤卦“六五”爻的爻辞是“黄裳。元吉。”朱熹认为,之所以能够获得“元吉”是因为 “以阴居尊,中顺之德,充诸内而见于外”。后人则解释为“居尊而能柔和谦下。”又如大有卦“六五”爻的爻辞是“厥孚交如。威如。吉。”朱熹解释为“大有之世,柔顺而中,以处尊位,虚己以应九二之贤,而上下归之,是其孚信之交也。”《易象》的解释是:“厥孚交如,信以发志也”,意思就是说以自己的信来启发他人的忠信之志。后人则解释为“以诚信交接上下,威严自显,吉祥。”再如临卦“六五”爻的爻辞是“知临,大君之宜,吉。”《易象》解释说:“大君之宜,行中之谓也。”朱熹解释为“以柔居中,下应九二,不自用而任人,乃知之事。而大君之宜,吉之道也。”其实,有三十二个卦有“六五”爻,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总之,“六五”爻之爻辞大体上都是倡导诚信、节俭、谦和、守正等优良品德的。所以唐太宗感到要永远保持这样的品德是很难的。“四三”则可从朱熹的《周易本义》中找到出处。《周易本义》卷末上有《周易五赞》,其中的《述旨》就说:“恭惟三古,四圣一心”。查《汉书.艺文志》,有“《易》道深矣,人更三圣,世历三古”句,其中的“三古”当指伏羲、神农、夏禹三个上古圣人所代表的时代,而“三圣”当指伏羲、文王、孔子。由于周公这个人对《周易》的发展作了很大贡献,所以他是不能被略去的,这样就成了四圣。到了朱熹所在的时代,程颐已经成了圣人,因此《述旨》中的四圣当指文王、周公、孔子、程颐,而伏羲则因包含在三古中而不再重复提了。四圣三古有如日月经天,实在是难以仰观清楚的。
  对唐太宗的勤奋好学,《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十二有如下记述:“上于弘文殿聚四部书二十余万卷,置弘文馆于殿侧,精选天下文学之士虞世南、褚亮、姚思廉、欧阳徇、蔡允恭、萧德言等,以本官兼学士,令更日宿直,听朝之隙,引入内殿,讲论前言往行,商榷政事,或至夜分乃罢。”他不仅自己好学,而且很重视对下一代的教育。所以,他“又取三品以上子孙充弘文馆学生。”正因为这样,所以唐太宗博古通今能文善诗。《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十七又载:“上好文学而辩敏,群臣言事者,上引古今以折之,多不能对。”这段记述告诉我们:读书是有用的,唐太宗勤奋好学博读圣贤之书,就大大有益于他的治国。
  二、静心反思方显出唐太宗高洁的人生境界
  封建帝皇总是喜欢热闹而不甘寂寞的,他们或者被文武百官前呼后拥,或者有美女嫔妃左右怀抱,他们终日寻欢作乐。唐太宗却是个例外。作为唐朝的开国皇帝,他绝不是一个浮夸狂躁的人,他是一个精神上追求高洁境界的天才。组诗的第七首就表达了他的这种情操。
  落日双阙昏,回舆九重暮;长烟散初碧,皓月澄轻素。
  搴幌玩琴书,开轩引云雾;斜汉耿层阁,清风摇玉树。
  唐太宗出巡归来已经是暮霭沉沉皓月升起的时候了。他进了书房就独自一人静静地玩琴书。他开窗引云雾,实际上他要引来的是清新的空气。他在读书,他在弹琴,他沉醉了。夜深了,皎洁的月光照亮了楼阁,清风摇动着玉树,好宁静好美妙的夜啊!玉树是什么?玉树是神仙境界的树。楼阁里有玉树吗?有!那就是风采高洁的人,这显然就是唐太宗,因为这里别无他人。唐太宗是在净化自己的灵魂,是在追寻圣洁的精神境界。事实上,也只有能够进入高洁的人生境界的人,才能够静下心来读先圣之书,才能够反思自己的作为。唐太宗独自在书房里读书,欣赏并体味美妙的景致,也在借前人的智慧反思自己的作为,谋划治国的大略。这首诗显然是唐太宗高洁的人生境界的生动写照。
  唐太宗喜欢一个人静心思考的个性特点,还可以从他的第十首诗中得到印证。第十首诗的首联写道:
  以兹游观极,悠然独长想。
  可见,唐太宗在游观之后,总是喜欢一个人静下心来想想的。想什么?诗的第二联作了交待:
  披卷览前踪,抚躬寻既往。
  唐太宗不是一个为读书而读书的人,他为了更好地治国而读书。唐太宗一边遍览前贤典籍,一边诚心诚意地检讨自己的作为,反思自己为政之得失。他要在圣贤的书中追寻前人的足迹,他要从前人那里获取治国的经验和教训,他要从先圣前贤那里获取治国的智慧和营养,他要以前人为镜子,对照自己,检讨自己的作为。他在古为今用。借前朝圣哲之智慧来检讨自己的作为,是绝非一般人所能做到的,唐太宗这样做了,所以唐太宗能够成为一代圣主。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为政者愿意不愿意,能够不能够静下心来读书和思考,乃是区别英明还是昏庸的界限。唐太宗之所以能这样做,就是因为他清醒地认识到:要治国平天下,要成为千古英主,就得向前人学习,因为历史是不能割断的,也是割不断的。同时他也认识到,读书必须为当前的政治服务,必须与当前的实践相结合。这一点乃是很值得后人效法的。
  三、起缘事由,合于志意
  作为皇帝的唐太宗不玩乐是不真实的,玩乐是皇帝真实生活的一部分。关键问题是皇帝的玩乐有没有过了度。如果玩乐而丧志了,或者玩乐到了忘我地追求虚无飘渺的境界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07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