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中国哲学

文心神思观与神话思维的契合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5-15 点击: 990 次 我要收藏

  【内容摘要】《文心雕龙》神思观与神话思维血脉相连,二者不仅在诉诸神秘、超越时空和心物交融方面不谋而合,而且其精神升华的前提状态更是浑然融通。反思理性主义与科学至上的纰误,回归神话及其思维,将有助于这种“神思”在21世纪文学创作中的重新崛起。
  【关键词】神思观;神话思维;契合;回归
  【作者简介】左尚鸿,1972年生,男,编辑职称,文学硕士、《文化报》编辑、人物周刊部主任,主要研究方向为新闻业务、民族文学与文化。曾任日报记者7年。
  神思,作为中国古代最常用、最基本的艺术想象或构思方式,汉魏六朝时期多有论及,在韦昭、曹植和宗炳等人之后〔1〕,陆机《文赋》对神思的基本特征展开论述。刘勰吸收陆机观点,在《文心雕龙》中专设《神思》篇,并把神思的基本特征归结为“思理为妙,神与物游”,且将其列为创作论的总纲性论题,认为是“驭文之首术,谋篇之大端”,形成了“体大虑周”、“寡二少双”〔2〕(P3)的文心神思观。
  《文心雕龙》中的神思,主要指的是艺术想象变化莫测。这种想象,一如古人所言:“形在江海之上,心存魏阙之下”,既能冲破身观所限,又能跨越时空所阻,其本质上就是主体感情与艺术表象相融相游、和谐运动、向着审美意象方向发展的内涵丰富的心理活动,即刘勰所说的“神与物游”。从“万涂竞萌”的浮想联翩,到“规矩虚位,刻镂无形”的虚拟幻象,从“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的移觉激情,到“我才之多少,将与风云而并驱矣”与“神用相通,情变所孕”的意象生成,审美情感(情、神)与艺术表象(物、象)两大神思基本要素始终交织融合在一起,须臾不曾相离。但是,要出色地完成这种艺术想象,还需要必要的前提和条件,那就是神思前的“虚静”和平时的“积学”、“酌理”、“研阅”与“训致”等等。倘能掌握这些重要的神思法则,即可“垂帷制胜”,成就卓越的艺术创造。
  神话思维,是原始初民对其周围现实的一种普遍认识和把握世界的思维模式。神话思维与原始初民的心智能力紧密相联。原始初民的心智发展水平还处在一个比较低级的阶段,思维主体和客体还不能明确区分,在人和外界自然之间存在着一种“互渗”关系,〔3〕(P69)即:在原始初民眼里,自然万物就和自己一样,拥有活泼的灵魂、意志和情感,能够和人进行神秘的交往。因此,原始先民眼中的世界是一个充满奇异色彩和生命活力的世界。他们相信有超自然的力量主宰,相信精灵与神怪的普遍存在,他们崇拜图腾与祖先,信仰巫咒与天帝。与此相联系,原始神话思维也以“万物有灵”为核心,以“天人合一”为原则,展现出人与自然互渗规律和时空混沌观念,表现出直观感性、充满情感和富于想象力等特征。因此,神话思维实际上是一种象征性或隐喻性的思维模式,它与《文心雕龙》所阐释的神思观之间存在着许多浑然一致的契合点,其不仅相似相通,而且还有些地方甚至可以说是完全相同。
一、神乎其神:奇妙神思与神话幻觉不谋而合
  《神思》篇以为:“文之思也,其神远矣。”艺术想象或构思神妙莫测,变化万端,故所谓“吟咏之间,吐纳珠玉之声;眉睫之前,卷舒风云之色”。然而,这一神妙恰似“神助”,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所以,刘勰称“伊挚不能言鼎,轮扁不能语斤,其微矣乎!”就是说,商汤时期最著名的烹调大师都不能说清楚自己成功烹饪的奥妙所在,最著名的斫轮工匠轮扁对于自己运用斧头的技巧,也只能说“得之于手,而应于心,口不能言,有数存焉于其间”〔4〕,这一论调近乎“天才论“,可谓“神乎其神”,神秘至极。
  这种艺术想象的神秘性与神话思维中的神秘性不谋而合。原始神话的神秘性世人公认。在科学知识极度贫乏的远古时代,面对纷繁变幻的自然万物和氏族生活,原始人类无法给出科学的分析和正确的解答,只能运用自己的本能幻觉和充分发挥想象,来解构其神秘而丰富的内涵。在他们看来,自然万物或是神秘的,或是恐怖的,或是有魔力在幕后操纵的,从而引起了他们不自觉的恐惧、敬畏、痴迷、惊喜或顶礼膜拜等原始本能。在渴望与神秘的自然万物进行本能交往的同时,原始人类培育了原始口头文学——神话诞生的沃土。于是,在人类原始思维的产物——神话中便常常出现奇异的幻象和古怪的情节。比如《山海经》中每当出现龙凤神话形象时,总是伴有祥和安乐的歌舞音乐;楚辞《九歌》中歌舞表演场面则总是天地之间幻象纷呈。神话中所蕴含的这种神秘体验,也许正是神话之所以感人的魅力所在。当然,原始人类反映在神话中的思维与后世人们的思维是有很大的不同的,它是一种神秘的非理性的思维。在这些原始神话中,我们也许能够看到原始初民所没能看到的东西,但却根本无法体会到他们所想象得到、而现代已不存在甚至古代实际上也不存在的东西。〔5〕(P435-436)所以,以口头流传的原始神话,对原始初民来说具有彻底的神秘气氛。在语言和时代的隔绝下,它就显得愈加神秘。所以,要体验这种神秘的气氛,也只能透过宗教神话式的想象来臆测。
  《文心雕龙》提出“文变染乎世情”。汉魏六朝融会佛道精神的玄学之风盛行,常被责为具有“先验性”的宗教神话思维影响着整个社会,尽管刘勰对其有较清醒的认识,但仍难避其渗透,好在他多为自然采纳。《文心雕龙》中频繁使用“神”字,仅《神思》篇中就出现七、八次,从而使其文论亦倍增神秘感。所谓“神”思之“神”,其实就源于道家经典——《易》。《易.系辞上》曰:“阴阳不测之谓神”,“惟神也,故不疾而速,不行而至”;《易.说卦》:“神也者,妙万物而为言者也”。万物变化神妙奇异,亦仅能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因而《易》提出“神”字来概括这一特点。这一思维特点,我们完全能够从《神思》篇中的“伊挚不能言鼎,轮扁不能语斤”中看到其清晰投影。
二、超越时空:“思接千载、视通万里”与“时空混沌”如出一辙
  《神思》篇中的神思,指的就是一种不受时空限制的自由艺术想象。在中国古代文献中,对于人的思维、想象不受时空限制的特点,早已有所认识。较早接触到艺术想象问题的,是《西京杂记》卷二记司马相如作《上林赋》、《子虚赋》所说“意思萧散,不复与外事相关,控引天地,错综古今”等零星论说。晋人陆机专论文学创作过程的《文赋》,对艺术想象的自由性及其超时空的特点更是做过精细入微的描述:“其始也,皆收视反听,耽思傍讯,精骛八极,心游万仞。……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恢万里而无阂,通亿载而为津”。与陆机《文赋》不同的是:陆机只是一般地谈到了艺术想象的自由性及其超时空的特点,而刘勰的《神思》篇,则更进一步论述了艺术想象的特点与条件,并将它的重要性提到了“驭文之首术,谋篇之大端”的地位。在这里,刘勰以生动的比喻,描述了艺术想象的自由性及其超时空的特点。“寂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178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