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中国哲学

梁山好汉座次的排定和结构简论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5-15 点击: 758 次 我要收藏

  摘 要:对石碣排名的认识,概而言之,有宋江、吴用捣鬼说,有根据某些“标准”、“原则”搞定说。其实,该问题没那么玄奥,其不过是对之前描写的发挥和引申。即:其反映的高下关系,发挥引申了作者为成就这种关系所进行过的努力;其分类别排列的、且类别之间顾盼贯通的结构形态,发挥引申了作者为成就这种结构所进行过的努力。一言以蔽之,排名与之前的描写,是发挥引申与铺垫支撑的关系。把握这个观点,有利于认识《水浒》创作和研究中的一些问题。
  关键词:好汉;位次;结构;发挥;引申;描写
  对石碣排名,李卓吾(姑从)认为是宋江、吴用筹划的,为愚弄梁山好汉而捣得鬼[1]。曲家源认为是根据宋江、吴用的思想意识排出的,具体标准有:名望、特殊知识和技能、世系显赫、上山前职位高低、武艺强弱、宋江的个人好恶[2]。沈家仁认为是梁山在“人才队伍壮大时”,“随势应变,及时调整班子及人才的任用”。具体原则有:贡献、本领、声望、年龄及资历等[3]。其实,这个问题没那么玄奥,其不过是对之前描写的发挥和引申。即:其反映的高下关系,发挥引申了作者为成就这种关系所进行过的努力;其分类别排列的、且类别之间顾盼贯通的结构形态,发挥引申了作者为成就这种结构所进行过的努力。一言以蔽之,排名与之前的描写,是发挥引申与铺垫支撑的关系。把握以上观点,有利于认识《水浒》创作和研究中的一些问题。
  下面,拙文以排名的顺序为说明顺序,以排名可能有的类别单位为论述单位,以三十六天罡星为例,约申愚见。
  宋江、卢俊义、吴用、公孙胜——这四位以统领群雄和谋划决策为共有特征,是属梁山领袖层好汉的类别单位。
  之后八个部分中,我将分别阐述:排名前,在高下和结构两个方面,一些情节是围绕排名的形态展开的。在这四人中,除卢俊义外,其余三人,在排名前都有明确的地位,虽在不同阶段,其位次有变化,但总的来看是与石碣地位的情况近似或相同(不赘)。同时,在这个期间,他们也是作为类别被表现的。
  1、火併王伦后,林冲要公孙胜坐第三把交椅,晁盖、公孙胜逊让,林冲就解释说晁、吴、公孙是“鼎分三足,缺一不可”。
  2、宋江上山后,梁山按新旧头领分坐,位次的排定暂时搁起。但晁、宋、吴和公孙却是明确的前四位头领。
  3、劫法场救出宋江后,李逵倡议造反,号召“杀去东京,夺了鸟位”。蛊惑成功后,晁、宋做大宋、小宋皇帝,吴、公孙做丞相、国师,我们都做个大将军。
  根据以上三点可见,林冲所持的公孙坐第三把交椅的理由,李逵的“他们”、“我们”,宋江上山后这些人的情况特殊,强调的事实只有一个:排名前,对梁山领袖班子来说,他们俱不可或缺;梁山集团是集体领导,他们是以领袖这个类别特征存在于该集团中的。
  排名前,卢没有公开地位,但他捉了史文恭后,为确立梁山泊主,宋江建议赌斗,其实,通过这件事,卢在事实上就成为二号人物了,至此宋江等的事实地位与石碣地位也完全等同。因为:赌斗中,宋先成功,卢做梁山泊主就大可消歇。但由于吴、公孙这两个梁山的二号、三号人物,在卢部下,属卢统领、听命于卢,故卢客观上在吴、公孙之上了。金圣叹认为,“打东平、东昌二篇”,“其文愈深,其事愈隐”。宋江私心自用,置吴、公孙于卢部下,是借他们掣肘卢氏暗助自己。不切。其一,打东昌府时,卢部下好汉如云,但效命卢氏的只有郝思文和樊瑞两个无名之辈。宋到来后,属卢统领的好汉关胜、呼延灼等才扬鞭出马。可见,于宋江上心、于卢氏怠慢者不惟这二人。其二,宋要赌斗时,卢就表示:“休如此说,只是哥哥为梁山泊主,某听从差遣。”。打东昌府时,卢“连输两阵”,就“一连十日,不出厮杀”。这说明,当事人卢氏也无与宋争春之意。故在那场赌斗中,人马调拨不影响结果,不管如何调拨人马,其结果都是“宋固必济,卢固必不济”。对第一把交椅,宋江究竟持何态度,我们不敢妄言,但是,以宋江对众人的了解,纵其真贪恋此位,也用不着那样。
  我们认为,联系吴用的一处反常,就主观动机而言,吴、公孙被卢统领,倒是作者为成就卢的二号人物所进行的努力。卢大功告成后,宋表示让位,可能是问题棘手,众人默不作声。但吴用却挺身而出。他先说“兄长为尊,卢员外为次。其余众弟兄,各依旧位。”宋与卢推让不已之时,他又说:“兄长为尊,卢员外为次,皆人所伏,兄长如若再三推让,恐冷了众人之心。”同时,面对忠义堂上的麻木,他“眼视众人,故出此语”。吴不是李逵式的莽夫,晁盖已逝,就算其遗言可以轻慢,但卢的感受不能不考虑吧。当然,这里原因很多,但不管如何,吴之所以不畏得罪人而如此,主要是因为有“兄长为尊,卢员外为次”的前提在。因为当时的梁山是宋江为尊,吴用为次。这时,吴要“兄长为尊,卢员外为次”,说穿了是自己要让出来。所以,作卢俊义居吴用之上的文章,不只赌斗时的一处,反对让位时,作者就已经这样落笔。联系这两点可见,卢代吴而立,是作者的一大构思。卢捉了史文恭后,与其说是写宋江让位,不如说是写吴用让位。只不过一方是“明写”,故引人注目;一方是“暗写”,故少为人知。但是,“明写”只是“虚写”,“暗写”才是“实写”。
  关胜、林冲、秦明、呼延灼、花荣——这五位以世系高贵、武功一流为共有特征,是属一流马军头领(朝廷降将)的类别单位。
  这些人都是从朝廷队伍中分化出来的,故武功、修养、品位、人生观、价值观等,与非此出身的好汉不同(不赘)。在天罡英雄中,其出身同第五类别的好汉,但也有别于那些人(见董平等部分论述)。
  排名是发挥引申了作者为成就它所进行过的努力,在高下的意义上,就程度而言,所谓“进行过的努力”分两种:1、具体好汉之间的高下关系已经在事实上彻底明确(如前述宋江等的情况)。2、具体好汉之间的高下在事实上还未彻底明确,但为明确这一点,作者以微言大义的方式做了大量的工作,具体好汉之间的高下走向已基本明确。
  无须讳言,排名前,对关胜等,只于清风山人马上山后,作者说过林冲在秦明之上。对其余情况,他付之阙如。但这并非他忽视其它方面的情况,没有解决其余问题的努力。
  其一,关胜出场前,对林冲、秦明,宋江礼敬有加。但是,梁山泊外,林冲“挺枪出马,直取关胜”。关要宋江出来说话,宋就“喝住林冲,纵马亲自出阵,欠身与关胜施礼”。后林冲、秦明双取关胜,宋又“鸣金收军”。并说,关世系高贵、武功绝伦,“若得此人上山,宋江情愿让位”。林、秦就“变色而退”。衬托是重要的表现人物的手段,但衬托不得随意。这里如只是一般性的衬托,让关在普通人物面前得意就能收效,无庸林、秦如此的人物。况且,林、秦有的是过人之处,宋江也下士礼贤,如关胜不是英雄绝顶,借林、秦的失意衬托关胜,不仅有悖宋江的风格,也有损林、秦的形
象。但这里对这些却全然不管不顾,关胜一粉墨登场,宋江就心荡神摇,梁山无论贤与不肖,一概相形见绌,颜色竟废。这说明:排名前,为呼应石碣地位关系,于五人中,关胜确实是作者以最亮丽的色彩装点的好汉。
  其二,清风山人马上山后,花荣在秦明之上。但作者紧接着又说“本来秦明才及花荣”,“因为花荣是秦明大舅”才如此。作品中,对事实上已确立的地位关系进行解释的仅此一处。对这个问题,李卓吾(姑从)戏曰:“霹雳不及狮吼。”就自身的情况看,花荣不乏骄傲的资本,但如此的人物,不凭本领上进,反借妹妹出头。褒耶贬耶?后联系石碣排名才明白,此番词费是对有违其原则的情况进行的颠覆——以正话反说的方式,从调动读者心理欲求处着眼,故意通过解释,引导读者认识其不妥。可见,排名前,作者已注意秦明、花荣的地位关系问题,注重以该原则规范具体的描写。
  柴进、李应、朱仝——这三位以仗义疏财为共有特征。仗义疏财写就了他们的价值,决定了他们的被看重和被抬举。
  较之其他好汉,他们有两个特点:1、别人基本是为成就自我而不容于当世,他们却是由于成就他人,为当世所不容。2、一般而言,梁山招引好汉上山,主要着眼于斗争的需要。他们也属被招引上山的,但这却是因其有周全照应梁山好汉的历史,在“苟富贵,无相忘”和饮水思源心理的支配下才有的。
  金圣叹认为,打高唐州,林冲第一个出马;“打青州,用秦明、花荣为第一拨,真乃处处不作浪笔”。排名也是如此。就表面看,排名不过几百字,但就是这几百字,却有大量描写对其进行铺垫。所以,排名与之前的描写,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以联系的眼光认识这两者,往往别有洞天。
  其一,五十八回,为拦截宿太尉,李应、朱仝“立在宋江背后”。宿的随从拒绝宋的要求时,“朱仝把枪上小号旗只一招动”,花荣等就“摆列在岸边”。宿自己拒绝宋的要求时,“李应把号带枪一招” 李俊等就“一起撑出船来”。金圣叹说:宋江背后两个传令,“朱仝领岸上诸人,李应领水军诸人”,“写得又严整,又错纵,真正妙笔”。且不知,联系石碣排名,这段描写更值得称道:1、两个传令非任意捏合,这里他们双峰对峙,二水分流,是呼应其石碣上的并列。2、李、朱以武功自雄。这里隐其赳赳之姿,扬其儒雅之色,是为类别的和谐,比照柴进进行的临摹。故这里不惟严整、错纵,也有严谨、寄意深远。
  其二,一般而言,《水浒》的笔调是明朗显豁的,但也不废隐晦曲折。作品说,武松寄食柴进门下期间,开始时,柴进对他也“一般接纳管待”,但武松“吃醉了酒,性气刚,庄客有些管顾不到处,他便要下拳打他们”,后来,由于庄客搬口,柴进就疏慢了他。就表面看,武松被疏慢是事出有因,但就实质看,却是柴进开始就没把武松当回事。因为柴进之于武松,倘能像待宋江、林冲那样,镇日相陪,无一丝倦怠;倘能像宋江待武松那样,情意殷殷,关心备致,何来“管顾不到”、“庄客搬口”、武松粗暴。对这个问题,如从石碣地位关系原情察隐,不难看出这是基于两难而有的笔墨。因为在作品中,柴进以仗义疏财为主调,如“疏慢”过于直白,这会使柴进的形象出现牴牾。但在石碣上,柴进在武松之上,如其太在乎武松,像对宋江、林冲那样伏低作小,这种地位关系就不能成立。
  鲁智深、武松——这是以一流的江湖好汉(步军头领)为共有特征的类别单位。较之其前的好汉,步战为长与寄情江湖,是他们的风采。他们心性健迈,快意恩仇,该出手时就出手,实属出色的好汉。但考虑到排名的情况、特别是与呼延灼的地位关系,入伙梁山时,他们就失之自信,以联合梁山的方式对付青州。
  鲁、武的石碣位次,上见之前论述,下发挥引申张清偷打鲁智深的描写。东昌府城头,张飞石击鲁,鲁“鲜血迸流,望后便倒”。上山后,他就“径奔来要打张清。”我们认为,这个细节是明确地位关系的产物。因为东昌府外,张清连打十六位好汉,可谓顾盼自雄、风光十足。但考虑到位次,他在十六,在天罡英雄中,只是中等偏上。这样,以张的风光盖世,如无人消歇他,梁山就放他不下。所以,十五人被打后,出于杀张清之势的考虑,作者就安排鲁这个最不能被人戏弄的好汉被偷袭且“鲜血迸流”。这样,鲁智深打张清就顺笔而出。注意:“径”者,直接之谓也。“奔来要打”是只要打人,没想到挨打(反之,应是“奔来要与张清打”)。而张清呢?作品说,鲁上来后,“宋江隔住,连声喝退,张清见宋江如此义气,叩头下拜受降”。这里,一方是气势汹汹、不可一世;一方是借宋的不计前嫌而归顺,说明通过这,张已被鲁征服。鲁、武居董、张所属类别的好汉之上,发挥和引申了这一点。或曰:鲁智深打张清可以那么理解吗?1、东昌府外,被张清击伤者众,但以鲁为剧。2、别人俱为公开打斗时被击伤,但鲁是被暗算。3、所有被打好汉中,鲁最后一个被打;且鲁最为目中无人,最不可被人戏弄。综合这三点可见,这里作者进行的种种努力,都以表现鲁必欲压服张清、张清不可轻薄鲁为旨归。如果不考虑石碣地位关系的问题,他用得着如此费心吗?
  董平、张清、杨志、徐宁、索超——这是出身(朝廷降将)上同关胜等,属二流马军头领的类别单位。
  衡之以关胜等,他们有以下的另类、不足甚或不为所重:1、对关胜等来说,本领出众已使他们风光无限。但除此而外,关为关羽之后,林父为提辖,秦“祖是军官出身”,呼延是呼延赞嫡派子孙,花“祖代是将门之子,朝廷命官”。他们世系不一,但都是名门之后。这些人也英雄了得,但大多无家学渊源,身世浮白,根底浮浅。 2、关胜等武功正宗,大气磅礴,不仅战无不胜,而且胜之以武;而他们有的以特技见长,能于打斗中得手,但有时愈是肆其奇巧,愈让对手轻贱。3、关胜等基本以剿梁山、挑战梁山的姿态登场,虽兵败而终,但都曾让梁山为之失色。他们则基本以抗拒梁山、应战梁山的形式亮相,虽也不乏高明,但大体而言,梁山对他们是不以为然的。4、被俘后,前者去就有节,虽降而无亏于行止。而他们或“只因一个女子,就来卖国负人”(董平);或慑于威势,“叩头下拜受降”(张清)。
  这五人中,徐宁善使钩镰枪法,属梁山的技术干部。那么,徐宁属该类别吗?我们认为,徐宁是以特技见长,是为破连环马被赚上山的,但破了连环马后,梁山就再无这种技术需要了。从破连环马后到准备打董平、张清期间,梁山战事频仍,徐虽列身其中,却基本是投闲置散。所以,在梁山上,为使徐宁能有牢固的价值定位,打董、张时,作者就从武功的角度着眼,改写其立身、发挥作用方式,通过表现其与董平、张清大体相当中的稍有高下,把其归入董、张之流。故在作者笔下,东平府外,董、徐“战到五十余合,不分胜负。交战良久,宋江恐怕徐宁有失,便叫鸣金收军。”东昌府外,徐要战张,宋江说他们“正是对手”。在作品中,五十余合是两将争斗的极限,徐能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52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