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中国哲学

高应乾及其《白鹤梁观石鱼》诗的时代考断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5-15 点击: 1101 次 我要收藏

  内容提要:通过反复审读原诗,并且广泛查证原始文献和相关记载,本文认为,晚清以来《八琼室金石补正》、同治《涪州志》、《全宋诗》、《宋代蜀诗辑存》诸书相沿已久、均作宋人宋诗加以收录的高应乾及其《白鹤梁观石鱼》一诗,实为清人清诗。
  关键词:高应乾;《白鹤梁观石鱼》;时代
  高应乾诗,今存一首,题为《白鹤梁观石鱼》:“访胜及春游,双鱼古石留。能观时显晦,不逐浪沉浮。守介难投饵,呈祥类跃舟。胥归霖雨望,千载砥中流。”《全宋诗》第 72冊、卷三七七九李洪波先生据清代陆增祥《八琼室金石补正》卷八三整理辑入了该诗,传云:“高应乾,字侣叔,涪州(今四川涪陵)人(清同治《涪州志》卷一五)。” ①;《宋代蜀诗辑存》据“清同治《重修涪州志》卷一五”也同样将该诗采入其中,按作者籍贯分县排列编次于“涪陵市”下,传云:“高应乾字似叔,生平不详。” ②覆核原文,在《八琼室金石补正》卷八三所收宋代涪州“石鱼题刻一百段”里确有该诗,置“何宪等诗”与“杨太守诗”之间③,杨殿珣先生《石刻题跋索引》将其一并附于“宋末” ④;而同治《涪州志》,除了在卷一五《艺文志.古今体诗一百八十五首》所录苏轼、陆游、范成大等13人17首宋代诗歌中确有该诗,排马提幹《涪州十韵》后、张士环《张桓侯刁斗》前,只是题下小传作“西陵人高应乾侣叔” ⑤,诗人籍贯与前二书不同(按:《蜀诗辑存》谓高字“似叔”,系编著者读“侶<侣>”为“佀<似>”致误。)外,卷二《舆地志.碑目》也是将其列入宋代,排“刘叔子诗序”、“王庶诗”之间,云:“高应乾诗镌白鹤梁” ⑥。可见,自晚清同治以来直至现在,人们一般都是把高应乾及其《白鹤梁观石鱼》目为宋人与宋诗的。
  然而,事实果真如此么?今年初始,笔者因故从事白鹤梁题刻文字的校理工作,通过反复审读原诗,并且广泛查证相关记载之后认为,相沿已久的以高应乾《白鹤梁观石鱼》为宋人宋诗的观点应予完全否定。具体理由如下:
一、诗歌最后两句存在的疑点
  《白鹤梁观石鱼》尾联云:“胥归霖雨望,千载砥中流。”从诗意看,“千载”为“双鱼古石留”距离高氏“访胜及春游”赋题该诗的时间约数。而涪州(按:原四川省涪陵市,今重庆市涪陵区)水标石鱼,最早为“唐代所见鱼”,简称“唐鱼”。历史考古学界根据宋代乐史《太平寰宇记》等文献资料及白鹤梁上现存的开宝四年( 971)谢昌瑜等题记的记载,一致认为其初刻年代当在唐代的广德二年(764)及其以前⑦。倘若高应乾真是宋代人,其观鱼赋诗至迟不会晚于祥兴二年(1279),距离“唐鱼”出现的最早可能时间武德元年(618)也仅有六百多年,去“千载”差之远矣,何敢言之?尽管,诗歌有诗歌的语言特性,也允许夸张,但纵观全诗的纪游性质和记实偏向,“千载”二字不能不让人放心不下,疑窦顿生。
二、原始文献未包含时间信息
  本文首段举证材料显示,《全宋诗》、《宋代蜀诗辑存》等之所以将高应乾诗作为宋代诗歌加以辑录,主要是甚至可以说完全是因为采信了陆氏《八琼室金石补正》和同治《涪州志》的判断。那么,此二书又是依据什么把高应乾诗列为宋代的呢?笔者通检再三亦不得而知。在进一步广泛查阅《涪州石鱼文字所见录》(清姚觐元、钱保塘,上海国粹学报社 1912年古学汇刊本)、《宋人传记资料索引》(昌彼得、王德毅等,中华书局1988年)、《宋人传记资料索引补编》(李国玲,四川大学出版社1994年)、《中国地方志宋代人物资料索引》(沈治宏、王蓉贵,四川辞书出版社1997年)、《中国地方志宋代人物资料索引续编》(王蓉贵、沈治宏,四川辞书出版社2002年)、《中国人名大辞典》(臧励龢等,商务印书馆1933年)、《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张撝之、沈起伟、刘德重等,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等等相关诸书,仍然一无所获、不见有高应乾其人其诗的丝毫记载的情况下,笔者循由同治《涪州志》卷二“高应乾诗镌白鹤梁”一句提供的线索最后对原始文献——白鹤梁石刻的该诗碑文或碑文拓片、拓片图录作了查勘。虽然,由于白鹤梁题刻在三峡工程建成后将被淹没在30多米的江水之下,目前正采用“无压容器”方案对其进行原址水下保护,处于封闭施工状态,根本无法实地勘验。但从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清代缪荃孙艺风堂碑文拓片涪州石魚題刻《高应乾诗》⑧和《长江三峡工程水库水文题刻文物图集》、《水下碑林白鹤梁》等公开出版物中所载高诗的碑文拓图及相应文字资料⑨来看,石刻内容原本非常简单:除了刻录诗歌(同前),就是落款“西陵人高应乾侣叔氏题”,并无任何可以判断赋诗留题年代的时间信息。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对《高应乾诗》这同一件作品的断代上,《图集》和《白鹤梁》却是将其归入清代。这就更加显示出《八琼室金石补正》、同治《涪州志》存在误判误收的可能性。
三、关于诗人年代的明确记载
  鉴于高应乾其人其诗在断代上实际存在或宋或清的两歧现象,而宋代说又存在疑点、晚而无据,不足以让人采信,笔者遂将查阅重点转而指向清代。虽然,和宋代一样,在有关清人的史传杂著、地方书志乃至诗歌总集如徐世昌《晚晴簃诗汇》中依然不见有高应乾侣叔氏的任何记载,笔者却在一则素以水文价值高而著称的白鹤梁清人题刻——《萧星拱重镌石鱼记》 ⑩中有了一点发现。萧氏记云:
  涪江石鱼,镌于波底,现则岁丰,数千年来传为盛事。康熙乙丑春,五水落而鱼复出。望前二日,偕同人往观之,仿佛双鱼蓂莲隐跃。盖因岁久剥落,形质模糊几不可问,遂命石工刻而新之,俾不至湮没无传,且以望丰亨之永兆云尔。时同游者旧黔令云间杜同春悔川,州佐四明王运亨元公,旴江吴天蘅囗囗、何谦文奇,西陵高应乾侣叔,郡人刘之益四仙、文珂奚仲。
涪州牧旴江萧星拱薇翰氏记略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57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