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中国哲学

陶渊明的思想创获与实践工夫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5-15 点击: 1163 次 我要收藏

  关键词:陶渊明;思想实践
  在中国思想史上,除了原创性的哲学思想外,对失落已久的哲学思想作出重新发明、继绝开来,也可以被称为思想创获。
  中国儒家、庄子的哲学思想,作为一种人生哲学,不仅具有思想观念的品格,而且具有实践工夫的品格[1]。
  讨论陶渊明的思想创获与实践工夫,可以参照这两点事实。
一、陶渊明对儒家心性哲学的重新发明和实践工夫
  儒家心性哲学,包括人性思想,和由此而来的心性修养工夫。
  1.陶渊明以前中国性善论哲学小史
  中国人性思想并非儒家所原创,其产生时间远早于晚周原始儒家。今存最早的表述完整的中国性善论哲学文献,是作于西周宣王时期(前828~前782)的《诗经.大雅.烝民》[2]:
  天生烝民,有物有则,民之秉彝,好是懿德。(《毛传》:“烝,众。物,事。则,法。彝,常。懿,美也。”“则”、“彝”,皆指人性。)[3]
  〈烝民〉表示,天生人类,既赋予人类以有形生命,同时亦赋予人类以爱好美德的本性。依〈烝民〉,天赋人性本善,天赋人性平等。
  晚周原始儒家孔子(前551~前479)、子思(前483~前402)、孟子(约前372~前289),继承发展了〈烝民〉的天赋人性思想[4]。
  孔子及其后学所作《周易.系辞上》: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5]
  《周易.系辞下》:
  天地之大德曰生。[6]
  子思所作《礼记.中庸》:
  万物并育而不相害。[7]
  这表示,天道是形上性、创生性、道德性(“万物并育而不相害”)的本体。
  天道思想的意义,是为人性思想提供了形上的终极依据。
  《论语.述而》:
  天生德于予。[8]
  〈中庸〉: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9]
  这表示,人性源于天道,人道源于人性,文化源于人道。
  《论语.雍也》:
  人之生也直。[10]
  《论语.颜渊》:
  樊迟问仁,子曰:爱人。[11]
  《孟子.告子上》:
  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12]
  这表示,天赋人性是爱心、同情心、正直心、正义心,是道德理性,天赋人性本善。
  《论语.阳货》:
  性相近也。[13]
  《孟子.告子下》:
  人皆可以为尧舜。[14]
  这表示,天赋人性人人具有,天赋人性平等。
  《孟子.告子上》:
  有天爵者,有人爵者。仁义忠信,乐善不倦,此天爵也。公卿大夫,此人爵也。[15]
  又云:
  人人有贵于己者,弗思耳。人之所贵者,非良贵也。赵孟之所贵,赵孟能贱之。[16]
  这表示,天赋人性是人不可剥夺的价值和尊严。
  儒家人性思想的意义,是为肯定人的价值、尊严,及其平等,及其不可剥夺,提供了超越、内在、普遍的依据[17];为人生指出了人道的大方向。
  《礼记.大学》:
  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18]
  《论语.里仁》:
  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19]
  这表示,心性修养是作人的根本;心性修养工夫的意义,是使人在任何环境、命运中,能明辨是非,行为不违背人性人道。
  在中国思想史上,自秦以后,历汉魏六朝,性善论的儒家人性思想模糊、失落已久。汉代人性思想的主流,是荀子性恶论影响下的性善恶混论[20]。魏晋思想的主流,则是玄学,人性善恶,不在魏晋玄学的关心范围之中。直至隋代儒者王通、唐代儒学复兴运动起来,性善论的儒家人性思想才逐渐被重新发明,至宋明新儒学,始如日中天。
  唐韩愈《昌黎文集》卷十一〈原道〉:
  孔子传之孟轲。轲之死,不得其传焉。荀与扬也,择焉而不精,语焉而不详。[21]
  《二程遗书》附録宋程颐编撰〈明道先生行状.门人朋友叙述〉朱光度曰:
  鸣呼!道之不明不行也久矣。自子思笔之于书,其后孟轲倡之,轲死而不得其传,退之之言信矣。[22]
  韩愈及朱光度的话皆表示,自秦以后,历汉魏六朝,直到唐、宋,以孟子为代表的性善论的儒家人性思想失落已久。陶渊明生活的魏晋时期,自然包括在内。
  魏晋时期,是玄学的天下。
  《文选》卷四十九〈史论上〉东晋干宝〈晋纪总论〉:
  今晋之兴也,二祖逼禅代之期,不暇待叄分八百之会也。是其创基立本,异于先代者也。又加之以朝寡纯德之士,乡乏不二之老。风俗淫僻,耻尚失所。学者以庄老为宗,而黜六经;谈者以虚薄为辩,而贱名俭;行身者以放浊为通,而狭节信;进仕者以苟得为贵,而鄙居正;当官者以望空为高,而笑勤恪。刘颂屡言治道,傅咸每纠邪正,皆谓之俗吏。[23]
  由干宝所述可见,魏晋时期,士人皆以庄老为宗,以儒家为耻。至于东晋末的陶渊明时代,性善论的儒家人性思想失落已久[24]。
  2.陶渊明对儒家心性哲学的重新发明和实践工夫
  魏晋时期,儒家心性哲学失落已久,学者不讲儒家的性善论和工夫;陶渊明则讲明儒家的性善论,并且身体力行地实践此工夫。
  陶渊明〈感士不遇赋〉:
  咨大块之受气,何斯人之独灵?禀神智以藏照,兼三五而垂名。[25]
  “咨大块之受气,何斯人之独灵”,“大块”指天地自然。“受气”指天地自然赋予人以生命。其直接语源,当为《孟子.公孙丑上》“我善养吾浩然之气”章“非义袭而取之也”句汉赵岐注:“浩然之气,……从内而出,人生受气所自有者。”[26] “灵”,语本《尚书.周书.泰誓上》:“惟天地,万物父母;惟人,万物之灵。”[27]“灵”指人的道德理性,是人之受气所自有。渊明此二句的思想根源,即《诗经.烝民》“天生烝民,有物有则”,《礼记.中庸》“天命之谓性”。
  “禀神智以藏照,兼三五而垂名”,“神智”、“照”、“三五”,皆指人的道德理性而言。“三五”即三才五常,三才,天地人;五常,仁义礼智信。语本《周易.说卦》:“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兼三才而两之”[28],《汉书.董仲舒传》仲舒〈贤良对策〉:“夫仁谊礼知信,五常之道”[29],以及汉班固《白虎通义》卷二〈礼乐〉:“人无不含天地之气,有五常之性者。”[30]卷八〈情性〉:“五常者何?谓仁义礼智信也。”[31] “三五”指天赋道德人性。“垂名”,借指立德成人。渊明此二句的思想根源,即《诗经.烝民》“民之秉彝,好是懿德”,《孟子.告子上》“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
  〈感士不遇赋〉“咨大块之受气,何斯人之独灵?禀神智以藏照,兼三五而垂名”,表示人受命于天地自然,何以为万物之灵,是因为人具有天赋道德人性,可以成为真正的人。
  这是渊明对汉末魏晋以来失落已久的性善论的儒家人性思想,独立地作出的重新发明。
  〈感士不遇赋〉又云:
  或击壤以自欢,或大济于苍
生。……原百行之攸贵,莫为善之可娱。奉上天之成命,师圣人之遗书。发忠孝于君亲,生信义于乡闾。推诚心而获显,不矫然而祈誉。[32]
  渊明此言,表示人可以独立自由地生活,亦可以参与政治大济苍生,无论在家庭、乡闾、朝廷,人所有行为,只要是为善,就具有最高价值,并能获得快乐。人禀赋天赋人性,接受圣人教诲,所以能真诚践履人性人道。渊明此言的思想资源,是〈中庸〉“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
  事实上,儒家人性思想,随时地体现在渊明的生活和诗文中。
  陶渊明〈杂诗十二首〉第一首:
  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得欢当作乐,斗酒聚比邻。[33]
  梁萧统〈陶渊明传〉:
  为彭泽令,不以家累自随,送一力给其子,书曰:“汝旦夕之费,自给为难,今遣此力,助汝薪水之劳。此亦人子也,可善遇之。”[34]
  渊明诗“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是用《论语.颜渊》子夏曰“四海之内皆为兄弟也”[35],其思想根源,则是儒家“性相近也”的人性平等思想,“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36]的人道思想。
  渊明在书信中告诉儿子,僮仆“亦人子也,可善遇之”,亦是“四海之内皆兄弟”、“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人道情怀之流露。
  〈感士不遇赋〉又云:
  嗟乎!雷同毁异,物恶其上。妙算者谓迷,直道者云妄。坦至公而无猜,卒蒙耻以受谤。虽怀琼而握兰,徒芳洁而谁亮。哀哉!士之不遇,已不在炎帝帝魁之世。独祗修以自勤,岂三省之或废。庶进德以及时,时既至而不惠。无爰生之晤言,念张季之终蔽。愍冯叟于郎署,赖魏守以纳计。虽仅然于必知,亦苦心而旷岁。审夫市之无虎,眩三夫之献说。悼贾傅之秀朗,纡远辔于促界。悲董相之渊致,屡乘危而幸济。感哲人之无偶,泪淋浪以洒袂。承前王之清诲,曰天道之无亲。澄得一以作鉴,恒辅善而佑仁。夷投老以长饥,回早夭而又贫。伤请车以备椁,悲茹薇而殒身。虽好学与行义,何死生之苦辛!疑报德之若兹,惧斯言之虚陈。……宁固穷以济意,不委曲而累己。既轩冕之非荣,岂缊袍之为耻。诚谬会以取拙,且欣然而归止。拥孤襟以毕岁,谢良价于朝市。[37]
  渊明赋此段话表示,在政治黑暗无道时代,正直者无出路,只有不幸的命运,“夷投老以长饥,回早夭而又贫”,自古至今,往往如此。这不能不使人怀疑天道是否存在,公平是否存在。但是,历经内心千回百折的痛苦反省,自己的抉择却仍然是决不与现实政治同流合污,“宁固穷以济意,不委曲而累己”,宁肯走归隐躬耕君子固穷的路,也决不改变自己的正直本性,独立自由人格。
  “独祗修以自勤,岂三省之或废”,清楚地表明〈感士不遇赋〉是渊明内心反省的修养工夫的真实写照。
  〈感士不遇赋〉当是晋安帝义熙二年(406)渊明弃官归田之后不久所作。如〈感士不遇赋〉所示,渊明历经对个人命运与人性价值之冲突的千回百折的痛苦反省,终归于择善固执的抉择,宁肯不做官,安贫守贱,也要保持自己的正直本性,独立自由人格。渊明是这样反省的,也是这样做到的。这就是人性修养工夫的实践。
  屈原〈离骚〉,陶渊明〈感士不遇赋〉,杜甫〈自京赴奉先县咏怀百字〉,中国文学史上这些不朽的巨制,都是作者内心痛苦反省、艰苦奋斗的真实写照,亦即是人性修养实践工夫的真实写照。
  陶渊明〈咏贫士七首〉第四首:
  安贫守贱者,自古有黔娄。好爵吾不荣,厚馈吾不酬。一旦寿命尽,弊服仍不周。
  岂不知其极,非道故无忧。从来将千载,未复见斯俦。朝与仁义生,夕死复何求。[38]
  如〈咏贫士〉诗所示,渊明为了践履仁义,而安贫守贱,以至于宁死不悔。渊明是这样
  反省的,也是这样做到的。渊明实践了儒家人性思想。
二、陶渊明对庄子心斋哲学的独到洞见和实践工夫
  庄子(约前369-前286)的心斋哲学,是关于人的精神自由和由此而来的自由生存的哲学,是庄子哲学的核心。《庄子.人间世》“心斋”章“虚室生白,吉祥止止”,尤为心斋哲学之精髓。
  1.庄子心斋哲学“虚室生白,吉祥止止”说解释小史 ?
  《庄子.人间世》“心斋”章:
  回曰:“敢问心斋。”仲尼曰:“若一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止于耳,心止于符。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
  颜回曰:“回之未始得使,实自回也;得使之也,未始有回也;可谓虚乎?”夫子曰:“尽矣!吾语若:若能入游其樊而无感其名,入则鸣,不入则止。无门无毒,一宅而寓于不得已,则几矣。绝迹易,无行地难。为人使易以伪,为天使难以伪。闻以有翼飞者矣,未闻以无翼飞者矣;闻以有知知者矣,未闻以无知知者也。瞻彼阕者,虚室生白,吉祥止止。夫且不止,是之谓坐驰。夫徇耳目内通而外于心知,鬼神将来舍,而况人乎!是万物之化也,禹、舜之所纽也,伏戏、几蘧之所行终,而况散焉者乎!”[39]
  关于“虚室生白”的解释,历来并无歧义。
  唐陆德明《经典释文》引晋崔譔《注》:
  白者,日光所照也。[40]
  又引晋司马彪《注》:
  室比喻心,心能空虚,则纯白独生也。[41]
  “虚室”,比喻心灵澹泊空灵, “生白”,言放光明。
  “吉祥止止”的解释,是重点和难点。
  晋郭象(-312)《注》:
  夫吉祥之所集者,至虚至静也。[42]
  唐成玄英《疏》:
  止者,凝静之智。言吉祥善福,止在凝静之心。[43]
  清郭庆藩《庄子集释》引俞樾曰:
  止止连文,于义无取。[44]
  近人曹慕樊师〈《庄子.逍遥游》篇义〉说“吉祥止止”:
  “吉祥止止”(〈人间世〉)。“唯止能止众止”(〈德充符〉)。按“唯止”的“止”,指心王。“众止”的“止”,当指七识(借佛家名相)。“止”就不能“游”,为什么又强调“止”呢?按止是止“外驰”,外驰既息,即是“无事”,“无事而生定”(〈大宗师〉)。然后能不系如虚舟,无心如飘瓦,是乃能游。[45]
  《庄子.人间世》“心斋”章“吉祥止止”的“止止”二字,无论是晋代郭象“夫吉祥之所集者,至虚至静也”的解释,还是唐代成玄英“吉祥善福,止在凝静之心”的解释,在义理上,都并没有落实。至于清代俞樾所说的“止止连文,于义无取”,那就更是对庄子的误读了。
  依曹慕樊师[46]解释,“吉祥止止”的“止止”,就是《庄子.德充符》的“唯止能止众止”。“止止”,“止众止”,两语的第一个“止”,是止住外驰逐物之心的止,是止住欲望之心的止,是止住也、终止也。第二个“止”,是执着于外物的止,是欲望之心,是执着也、迷恋也(“众止”,是执着于种种外物)。“止止”、“止众止”,就是止住内心的种种欲望。故“吉祥止止”下句云:“夫且不止,是之谓坐驰。”言如果欲望不止,身即使是在坐位,心也是在驰逐名利。
  《庄子.人间世》“心斋”章讲由心斋工夫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08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