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中国哲学

什么叫“天人合一”——资料与说明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5-15 点击: 866 次 我要收藏

说明
  “天人合一”是易学中的一个重要概念,也是传统文化中的一个重要概念。这些年来,学界谈论甚多,在一定范围内,它已经被作为易学甚至整个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概念。因此,弄清这个概念的本来含义,对于易学研究和传统文化研究,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意义。
  然而,要弄清这个概念的意义,不能根据我们当代学者对它的望文生义的理解,而应该求助于古人自己的言论。看一看,在古人的观念中,这个概念到底是什么含义。而要弄清“天人合一”的含义,关键又是弄清“天人合一”中的“天”是什么意义。
  本人从《四库全书》中共找到二百余条明确表述“天人合一”的材料。发现“天人合一”中的“天”包含着如下内容:1,天是可以与人发生感应关系的存在;2,天是赋予人以吉凶祸福的存在;3,天是人们敬畏、事奉的对象;4,天是主宰人、特别是主宰王朝命运的存在(天命之天);5,天是赋予人仁义礼智本性的存在。今天不少人把“天”理解为自然界,因而认为“天人合一”就是“人与自然合一”的内容,则一条也没有找到。
  本人现在把这些材料公布出来。供关心此事者研究、讨论。需要说明的是:1,这些材料本人只是粗略加了一些标点,未及推敲,也不想推敲。因为研究者都有相当的古文水平,也用不着我去推敲;2,略去了一些。所略去的,是那些重复的,或是观点已经明确、无须再重复引证的。好在《四库全书》现在不是难找的书,如对这个资料不相信,可以自己去查。
  另一需要说明的是:最早使用“天人合一”概念的,现在所能查到的出处,是张载的《正蒙》。然而和张载同时的程颐就不认可,他说:“天人本無二,不必言合”。(《二程遗书?卷六》)依本人理解,张的“合一”,程的“无二”,其内容是说,天人同此一气,或同此一理,人的仁义礼智本性乃是天的赋予。在他们的著作中,这个赋予人以善良本性的天也是一个人们必须敬事的天,是一个可以和人感应的天,是可以给人以吉凶祸福的天。
  再往前追溯,则此一思想的发明者可以归于董仲舒。董仲舒的名言是:“天亦有喜怒之气,哀乐之心,与人相副。以类合之,天人一也。”(《春秋繁露?阴阳义》)在董仲舒那里,天是一个有喜怒哀乐的天,当然,也是一个主宰世界,可以和人感应、能够给人以吉凶祸福的天。
  在董仲舒那里,“天人一”的“一”,是“一类”的意思。因为在董仲舒当时,由于自然科学新的发现,人们知道,物与物在不接触的情况下是可以发生感应的。比如磁石可以吸铁,琴弦可以共振等等。人们认为,感应的发生,是由“气”在做着它们的中介。同时人们还发现,以气为中介的感应,是有条件的。比如磁石可以吸铁,但不能吸铜;琴弦的共振,也是宫弦和宫弦共振,商弦和商弦共振。如同牛鸣牛应、马鸣马应一样。于是得出结论:只有同类的事物可以互相感应。董仲舒为了论证天人可以感应,首先需要论证天与人同类。这是天人合一的现实背景。
  董仲舒论证天人同类的方法,叫做“天人相副”。即,人是天的副本,“拷贝”。比如,天是圆的,所以人的头圆;地是方的,所以人的脚方。人为什么有两只眼睛?因为天有日月;人为什么有四肢?因为天有四季;人为什么有喜怒哀乐?因为天有阴有晴。天有三百六十日,人的骨头有三百六十节。如此等等。类似的思想发展到宋代,就出现了明确的“天人合一”说。周敦颐的《太极图》,邵雍的先天图,都被认为是讲述天人合一思想的代表作。那里讲的也是,人的仁义礼智本性是天所赋予的,人世的秩序是天的秩序的副本。
  再后,天人合一思想就成为解读《周易》的基本思想,易学中,“天人合一”的概念多起来了;天人合一也成为解读古代其他经典的基本思想,在对于其他经典的解读中,天人合一的概念也多起来了。到今天,天人合一似乎又成为中国古代所有思想的核心,并在相当大的范围内被赋予了它从来不曾有过的人与自然和谐、保护环境,可持续发展等等意义。
  《周易》在历史上和自然科学曾经有过各种各样的纠葛。和天文、数学,和物理学的分支“音律学”,和医学、生物学,和古代化学,都有过纠葛。然而就本人所见的材料,则是应受批评着居多。在正史的天文律历志中,就可以找到不少用所谓“易数”去掩盖历法数据的真正来源的事例,也有用阳动阴静的所谓“易理”去否定天文学对日月视运动的观测数据的事例。而借助《周易》推动某项科学成就的诞生,或者推动某类科学发展的情况,则没有见到。近二十年来,所谓“科学易”的研究,其成果也可以说是“丰富多彩”,但未见这项研究能提出那怕一项确切的根据,说明中国古代某项科学成就的出现,某门新的学科或者分支的诞生,是由于《周易》介入的结果。或许,在“科学易”的研究者看来,中国古代这些成就是不足道的。所以他们从《周易》中,从河图、洛书中,从太极图中所找到的,都是外国人所发明的成就。比如二进制,比如相对论、互补原理等等。在某些“科学易”的研究者看来,凡是科学已经发现的一切,《周易》中早就有了。科学尚未发现的,《周易》中也早就有了,只等着我们去发现。因此,有人宣称,依赖《周易》,中国将称霸世界;依赖《周易》,将使二十一世纪成为中国的世纪。
  “科学易”研究的成果之一,就是《周易》中的算命术也成了科学:预测学。于是,算命术就堂而皇之的混进了科学殿堂。而那位造谣说“党中央肯定了他”的所谓“易学泰斗”、实际不过是算命先生的邵伟华,他的代表作就叫做“周易与预测学”。可以说,“科学易”的研究,对科学的发展没见什么成效,倒是为算命术提供了理论支持和学术保护。
  “科学易”的研究者之中,有人认为用《周易》可以预测地震。十多年过去了,不见他们的研究有什么进展?也有的“科学易”研究者宣称,中医师必须懂得《周易》。也是十多年过去了,不知是否有中医师借助《周易》获得了新的成就。本人不懂地震学,也不是中医师。但对《周易》略知一二,深知《周易》没有这样的功能,也深信这样的所谓研究不会有什么实际效果。
  1999年以前,“周易热”和“科学易”的研究,和伪气功,和特异功能热的发展,是同步的。一些特异功能或者伪气功大师,纷纷自称或被称为易学大师。一些所谓易学大师,也纷纷自称或被称为特异功能或者气功大师。这都是人所共知的事实。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杨振宁教授讲话了。他说,不,不是这样的。《周易》中没有人们所说的那些科学成果,《周易》也不是促进科学发展的动力,甚至还起到了一种阻碍的作用。这对于长期沉溺于“《周易》热”、“科学易”氛围中的人们,无疑于石破天惊。于是引来了迅速而激烈的反对。有人甚至不无轻蔑地说,杨教授缺乏易学的基本常识。杨教授是物理学家,缺乏易学常识是非常可能的。然而许多自称为易学专家的人们,几乎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天人合一,但是他们是否弄清
了天人合一是什么意思,值得怀疑。因此,他们不仅缺乏易学常识,更缺乏杨教授对于科学和《周易》相互关系的清醒意识,缺乏一个学者对待科学问题的那份真诚。
  《周易》是促进还是阻碍了中国古代科学的发展,是个可以争论的问题。然而杨教授的讲话,对于二十年来的“《周易》热”,无疑是一种振聋发聩的声音。他促使更多的人去思考,去反思:《周易》对于科学究竟是什么关系?《周易》在传统文化中究竟处于什么地位?天人合一究竟是什么意思,它在传统文化中又究竟处于什么地位?进而,我们究竟应当如何对待《周易》和我们的传统文化。
资料
  《春秋繁露.阴阳义》
  天亦有喜怒之氣,哀樂之心,與人相副。以類合之,天人一也。
  《四库提要.周易口义》
  瑗生於北宋盛時,學問最爲篤實。故其說惟發明天人合一之旨,不務新奇。如謂天錫洪範爲錫自帝堯,不取神龜負文之瑞。(可以赐人以洪范之天)
  《大易粹言》卷65引《正蒙》
  儒者則因明致誠,因誠致明,故天人合一,致學而可以成聖,得天而未始遺人。易所謂不遺不流不過者也。(赋人以仁义礼智本性之天)
  《童溪易传》卷30
  聖人以天道人事本无二理,故其興易也,即人事以明天道,非舎人事别有所謂天道也。上繫曰,擬之而後言,議之而後動,擬議以成其變化是也。故於此而曰變化云爲,一天人也。夫天下之吉凶,與天下之亹亹者,即人事也。而聖人定之成之,則以天道律人事也。人有言而云,有動而爲,无徃而非天道。則得聖人所以興易之意矣。且夫人之事有得夫易之吉事歟,則必有上天所降之祥。人之事有得夫易之象事歟,則必知聖人所制之器。人之事有得夫易之占事歟,則又知遠近幽深之來物。凡此皆天道也。孰謂天道人事之爲二乎。夫惟天道人事之无有二也,故天地設位於上下,而聖人成能於両間。此乾坤之德所以全盡於聖人也。所謂人謀,即成天下之亹亹者是也。所謂鬼謀,即定天下之吉凶是也。天人合一,幽顯无遺,則百姓……(赋人吉凶之天)
  《大易集说》卷10
  聖人以易簡之道成能於兩間。人謀者,天下之亹亹是也。鬼謀者,天下之吉凶是也。天人合一,幽顯无遺。(录上文)
  《易经蒙引》卷一上
  至微之理,如乾元亨利貞,便是從乾道大通而至正上來。坤利牝馬之貞,便是從陽全隂半地道無成而代有終上來。乾豈不是性命耶。是以學須見到天人合一處。(赋人以仁义礼智本性之天)
  周易辨录卷四
  人道必本於天道。天道之外无所謂人道也。率性之謂道,而性則命於天。天人合一之理也。(赋人以仁义礼智本性之天)
  易像钞,卷四
  邵子曰,時有否泰,事有損益。聖人不知随時隂陽之道,奚由知變之所為乎。聖人不知随事損益之道,奚由知權之所為乎。此損益否泰相通序雜天人合一之義。(赋人吉凶之天)
  《易经通注》卷七
  自天祐之,吉,无不利也。
  朱子謂此節在此无所屬。今詳繹之,當與下六節共為一章。蓋易獨此爻直説天祐,而所以祐者不言,即書不盡言言不盡意也。形上形下,天人合一。故為神明黙成者順也。(赋人吉凶之天)
  日讲易经解义,卷一
  卦辭不徒曰元亨利貞,而必首之以乾者,誠以天道惟乾,故四徳屬於天。聖人之法天亦惟乾,故四徳歸於聖。天人合一之道,一乾之至健而已。(赋人以仁义礼智本性之天)
  又卷十一
  君子體之以鼎,乃天下之重器。猶人君所居之位,乃天下之重寶。鼎不正則所受之實無以聚,位不正則所受之命何以凝。故敬愼以正其内而存於心者,戲渝之必袪。端莊以正其外而持諸躬者,跛倚之必戒。則所發皆正言,所行皆正道。於以上凝天命,自然鞏固而無傾危之患矣。按,正位凝命,乃身世交盡之功,天人合一之道。(天命之天)
  周易象辞卷一
  上九時潜而潜,時見而見,時惕而惕,時躍而躍,時飛而飛,時亢而亢。天人合一,動靜隨宜,乘此六龍以御于天。
五以陽剛中正有孚之至徳,化邦如養子,應天如信心。天人合一而羣,歸之誠中形外,可謂盛矣。(赋人以仁义礼智本性之天)
  合订删补大易集义粹言,卷七十
  儒者則因明致誠,因誠致明,故天人合一,致學而可以成聖,得天而未始遺人。易所謂不遺不流不過者也。(正蒙)
  周易函书约存.序
  周易非占卜之書也。淺之則格物窮理之資,深之則博文約禮之具。精之則天人合一之旨,體之則參賛位育之能。是全體大用之要歸。
  又:卷首上
  易象所闡,乃天人合一之旨。春秋所著,乃天人感應之機。故言聖道者,未有不體用流通而无間,天人合一而不分,而可謂一以貫之者也。
  又卷首中
  又以聖人作易,无非發明天人合一之道。故遂合天道人事而兩擬其象,使知上下二語,果能見得相通道理,果能通於卦德,果能不執於卦德,則天人合一之旨當即在是。
  又卷二
  故曰,周易為天人合一之書。(可以与人感应之天)
  周易函书约存.注卷一
  聖人之道,盡在易象春秋。易象則大本大用全具無遺,天人合一之道盡在其中。春秋全顯大用,天人感應之機盡在其中。讀易而不逹天人渾一之道,讀春秋而不逹天人感應之機,烏識一貫之道哉。夫道之大原出于天,則天之所生,自應與天同此性命。然蚩蚩之氓未能盡喻精深,是則體天立極繼天宣化,將聖人是賴矣。至其間生生不息之機,天人合一之秘,藏于至深至隐之地,寓于未開未闢之先,此大道之真源,非可意識測度。
又:别集(多条)
  (大意同上,故略)(赋人以仁义礼智本性之天)又(可以与人感应之天)
  尚书疑义,卷四
  古之聖人,知天人合一之理。故於人事不敢不盡,而於天之道亦不敢不謹。堯之羲和,舜之七政,洪範之五紀,周官之保章氏,皆所以致謹於此。蓋一以敬授人時,一以敬天而不敢忽也。(使人敬事之天)
  尚书日记卷一
  馬端臨謂陶唐氏以前之官,所治者天事。以後之官,所治者民事。太皥勾芒數聖人者,生則知四時之事,殁則為四時之神。成周六官,繫以天地四時。盖於民事之中,猶寓以治天事之意。所論太皥成周得之,至謂天事民事古今之官有異治,則不知天人合一之理也。畧於天事,自後世不知財成輔相之道而失之爾。(使人敬事之天)
  书经衷论,卷三
  召誥首言惟王受命無疆惟休,亦無疆惟恤,此言天命之不可恃也。下即舉夏商而暢言之,歸重于顧畏民碞。末乃結之曰,欲王以小民受天永命,此以諴民爲永命之本,示以天人合一之理也。(天命之天)
  诗经通释卷十一
  夫為政不平以召禍亂者,人也。而詩人以為天實為之者,蓋無所歸咎而歸之天也。抑有以見君臣隱諱之義焉,有以見天人合一之理焉。後皆放此。(赋人吉凶之天)
  诗经疏义会通,卷十一
  抑有以見君臣隱諱之義焉,有以見天人合一之理焉,後皆放此。(同上)
  輯録輔氏曰,初言天而後止言人者,天人一理,人心說則天意觧矣。先生?
明有以見君臣隱諱之義,有以見天人合一之理之說。(赋人吉凶之天)
又见《诗经大全》、《钦定诗经传说会纂》。
  读诗质疑,卷十九
  朱註,為政不平以召禍亂者,人也。而詩人歸之於天,見君臣隐諱之義焉。見天人合一之理焉。(以上注实际是朱熹的意思,所以影响深远。)
  朱氏曰,國之危亡,以為人事歟,則日月剝蝕、山崩川竭未可盡責之人也。以為天意歟,則武丁因桑榖而復成湯之業,宣王因雲漢而繼文武之功,未可盡歸之天也。君子以人合天,不諉於天。以義制命,不諉於命。是以轉禍為福,轉亂為治。天也,有人焉。使王能平其心以任尹氏,尹氏能平其心以用君子而不以小人間之,則豈至於危亡而不可救哉。(赋人吉凶之天)
  周礼全经释原,卷六
  然天人之際,幽明之理,未嘗不相感通。其召變致祥,捷於影響。人所難知。惟聖人洞於幽明之故,制為天神地示人鬼之三禮,以祀以祭以享而感格之。作為聲樂以感召之。其始也以人而事天,其終也天亦不違乎人。至於天人合一,精神流通,而三才各得其所矣。故五官所掌皆人也,而宗伯之三禮,所以理天下之幽者,禮樂鬼神幽明得所。此設立宗伯之本意,是皆出於天叙天秩感應自然,而非出於人為者也。(赋人吉凶之天)
  大学疏义
  詩曰,周雖舊邦,其命維新。
  傳之此章釋新民耳。而引其命維新之詩,以常情觀之,似不切者。無他,不過以天命别作一件符瑞休徴之應耳。却不知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所謂天人合一之理。夫民之新與天命之新,非二事也。葢自文王新其徳於上,而天下之民自然被服其化,無不新者。則是舉天下之民皆新於聖徳之下,而無一人自外者,此即天命之維新也。(天命之天)
  日讲四书解义卷二中庸
  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脩道之謂教。
  此一章書是子思正道統之旨,以眀天人合一之理。首節乃先言道之所自来也。子思曰,學問之理莫精於性命,聖賢之功莫大於道教。世亦知性道教之名,果何謂哉。盖天之生人,既與之氣以成形,即賦之理以成性。故在天則為元亨利貞,而四時五行庶類萬化莫不由是而出。在人則為仁義禮智,而四端五典萬事萬物之理無不統於其間。其禀受賦畀,即如天之命令,所謂性也。(赋人以仁义礼智本性之天)
  又卷二十五孟子
  性固當知,而又貴有以養之。性之純然不雜,宜常順而不悖。勿忘勿助,不使違乎自然之則。心與性皆天之付於我者。存飬如此,則天理常存,即所以奉承乎天而無違也。君子事天之學如此。然使知天事天,猶不能不惑於殀夀之故,而修身之學怠焉。非仁智之盡也,惟盡心知性至於洞徹之極,而殀夀不以貳其心。存心養性以脩其身,而俟夫命之自至,則天所付於我之理,毫無虧欠。而命自我立矣。豈非知天事天之全功乎。人主繼天立極,時與天命相陟降。惟當格物致知以窮理,存心養性以脩身。與天地合其徳,又何天之不可知,何天之不可事,何命之不可立哉。故禨祥禍福,數也。而知天不在乎是。郊壇享祀,文也。而事天不盡乎是。禱祀鬼神,妄也。而立命不繋乎是。夫亦求之於身心性命之實,天人合一之理而已矣。
  四书讲义困勉录,卷三十七
  或有意祈福而為行法謀,則假法之心便是衡命要命之心,即屬棄法。豈君子天人合一之學,又而已矣。(天命之天)
  松阳讲义卷三
  謂天之於穆而能不已,文王之徳之純獨不能不已乎。此只要添出不已二字來,以湊成至誠無息之意耳。只在文王心中言,不是天人合一之謂。言外便見惟至誠所以自能無息,不待言勇。
  宋史卷四百十六(王万对皇帝言)
  天命去留,原於君心。陛下一一而思之,凡惻然有觸於心而未能安者,皆心之未能同乎天者也。天不在天而在陛下之心。苟能天人合一,永永勿替,天命在我矣。(天命之天)
  又见《续通志》“君”作“军“
  又见《历代名臣奏义》卷十三
  又见《浦阳人物记》卷上
  金佗续编,至紹興之八年,金以河南陜西歸我以怠我軍。至十年而奄至。而我之諸將受命四出,所在捷奏。而武穆克復州縣之功,為諸將冠。盖自建炎用兵以來,而我之諸將始皆精熟。老者如百鍊之鋼,少者如發硎之刃。縱橫捷出,無不如意。此正天人合一之機。(赋人吉凶之天)
  明儒学案卷五十四
  夫此學乃乾坤所由不毁,何可一日廢也。似更當推廣,而俾千百學校億萬章縫無不講,以及農工商賈無不講才是。而其機則自上鼓之。若得復辟召之典,羅致四方道學,倣程子學校之議布之天下,以主道教於一切鄉學社學之衆,漸次開發而申飭。有位之士,以興學明道為先圖。其學則以躬行實踐為主。隨其人之根基引之入道,或直與天通,或以人合天,或真臻悟境,或以修求悟。夫天人合一,修悟非二。舍天而言人,舍悟而言修,則淺矣。(赋人以仁义礼智本性之天)
又见《明儒言行录》卷二
  明儒言行录卷五
  物不交扵我,則我之所以為我者非人也,天也。天人合一,則天地自我而定,萬物自我而遂。中自我而大矣。豈有待扵外哉。(大中書院記)(赋人以仁义礼智本性之天)
  钦定日下旧闻卷一百六
  聖祖之心,以為心夙夜孜孜,惟冀雨晹時若。盈寕康阜,用諴和萬民。甲辰春雨澤?愆,爰詣兹潭,特申祈祝。回鑾之後,澍雨應時。三月初,甘霖疊沛,逺近霑足。二麥豐登,朝野同聲,罔不歡慶。盖感應若斯之捷也。朕惟天人合一之理,莫大於誠。而幽明昭格之幾,莫先於敬。傳曰,先成民而後致力於神。又曰,民和而神降之福。朕愛養元元,惟恐一物失所,致隂陽之沴而干天地之和。(可以与人感应之天)
  湖广通志卷一百二
  楚紀序 廖道南
  仁人事天如事親,孝子事親如事天。是故紀皇運欽,天道也。……是故紀孚諫勅,天命也。……紀稽謀體天心也……暨脩祀儀成典及大明會典,有以見聖祖神孫,天人合一之文。(敬事之天)
  经义考卷五十
  方正楊先生合二圖?。先儒議論剖析詳明。謂非深明易道者耶。且言孔子云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謂天人合一事,而與前二圖無干涉,實有卓然之見者矣。(赋人以仁义礼智本性之天)
  《张子全书?正蒙》
  儒者則因明致誠,因誠致明。故天人合一,致學而可以成聖。得天而未始遺人。易所謂不遺不流不過者也。(赋人以仁义礼智本性之天)
  又见《性理大全书》卷六
  又见《张子抄释》卷二
  又见御纂性理精义卷二
  上蔡语录卷一
  邵堯夫直是豪才。嘗有詩云,當年志氣欲横秋,今日看來甚可羞。事到强為終屑屑,道非心得竟悠悠。鼎中龍虎忘看守,碁上山河廢講求。又有詩云,斟有淺深存燮理,飲無多少繫經綸。卷舒萬古興亡手,出入千重雲水身。此人在風塵時節,便是偏霸手段。學者須是天人合一始得。
又见性理大全书,卷三十九
  读书录卷六
  太極圗説,不過反覆推明隂陽五行之理,健順五常之性。葢天人合一之道也。(赋人以仁义礼智本性之天)
  又卷七
  春秋於災異不言事應,而事應具存。見天人合一之理。天命甚微,聖人所罕言,春秋多言之。皆微其辭。(可以与人感应之天)又卷十
  太極圗見天人合一之妙。
  续录卷一
  人心感而遂通天下之故者,元亨誠之通。寂然不動者,利貞誠之復。天人合一之理也。
  又续录卷十二
  伊尹言,顧諟天之明命,見天人合一之理。自是而後,聖賢之言天命者,皆原於此。(天命之天)
  大学衍义补卷九十二
  五星不失其次,吾德政之脩於此可見矣。日月之或有薄蝕,五星之或有變動,則吾德政之闕於此可見矣。因在器之天而觀在天之天,因在天之天而循在人之天,則天人合一,七政不在天而在人矣。(可以与人感应之天)
  格物通卷七
  蓋一德者,天民一者也。人君具此一德,而上下應之者何邪。以一體故也。故人君者,一念一則天人合一,念二三則天人離。天人相與之際,可不畏哉。(可以与人感应之天)
  又卷二十
  洪武十九年正月,上坐東閣。因與侍臣論仁智。上曰,聖人篤於仁,賢者不舞智。若姑息之仁,不為愛物。奸欺之智,足以禍身。又論天人相與之際。上曰,天人之理無二,人當以心為天。論儉。上曰,不可儉者祭祀,然祭不可瀆。不可儉者賞賚,然賞不可濫。
  臣若水通曰,天地之□吾其體,天地之帥吾其性。人與天本一理也。人茍體認天理於心,無私蔽之累。則一念之愛足以利物,而不為姑息之小仁。一念之明足以周身,而不為奸欺之私制。一念之節制,時豐而豐,時儉而儉,而不為違道之豐儉,皆天理之流行矣。天理流行,與天心合矣。皇祖與侍臣之論及此,其天人合一之心乎。仰惟聖明體皇祖之心,則溥博淵泉而時出之,家國天下永荷其無疆之休矣。(赋人以仁义礼智本性之天)
  刘子遗书卷二
  有顯微合一之説,鬼神之為德是也。有天人合一之説,闇然而日章,上天之載無聲無臭是也。然約之則曰慎獨而已。天命一日未絶,則為君臣。一日既絶,則為獨夫。(天命之天)
  御定孝经衍义卷六
  誠者,天之所以為元亨利貞,人之所以為仁義禮智。天人合一之理也。(赋人以仁义礼智本性之天)
  又卷四十三
  真德秀曰,舜受終之初,察璣衡以揆七政之運。正如人子之事親,伺候顔色,惟恐一毫少咈於親心。此大舜事天之敬也。……若昊天敬授人時,舜典首言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天人合一之理,二帝之所見者同也。(敬事之天)
  御览经史讲义卷一
  詩曰,維天之命於穆不已,行健之謂也。文王之徳之純,不息之謂也。斯天人合一之學,聖人首於乾象著之與。
  又卷十二
  易曰,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誠於靜,斯神於動。而天下之理,胥渾化於何思何慮之天。斯則聖學之極功。人君憲天而出治,至此乃為天人合一之道矣。
  又卷三十
  謹按,此言天人合一之致,而父天母地者,當修其養氣盡性之功也。(敬事之天)(天命之天)
  思辨录集要卷一
  人初生時,本自天人合一。其岐而二之者,氣稟物欲害之也。聖人能贊化育參天地,只是全受全歸。(赋人以仁义礼智本性之天)
  又卷二十三
  中庸一部書,句句言人道,却句句言天道。能如中庸,方始是天人合一。問博厚高明悠久,是單言天道。曰,此正是言天人合一處,言聖人與天地同一博厚高明悠久。而末舉文王以為証。?得此意,則小徳川流,大徳敦化。總是聖人與天地同之也。不是天人合一,如何能盡已性盡人性盡物性。(赋人以仁义礼智本性之天)
  榕村语录卷二
  如前人解,若放意大膽皆合天。則此豈似聖人語。不踰,原是剛剛的能不過乎矩而已。然至此纔是形神相應,天人合一,道器一貫,理氣渾融。知到行即到,目到足便到也。
  又卷七
  鬼神若説向造化便無著,即祭祀之鬼神也。聖人説道理,天人合一。若行事不能通神明,不謂之盡性。
  又卷八
  是申唯天下至誠為能化。以下是説天人合一,而以文王結之。大哉聖人之道。至至道不凝,説聖人,是對唯天下至誠節。尊德性節對致曲節,居上不驕節對前知節。是學聖人愚而好自用。至不信民弗從,是申待其人而後行。其人要得德位兼隆,方能修德凝道。夲諸身,照尊德性。徴諸庶民以下,照道問學。此節及知天知人節,是申尊德性。道問學節,世道世法世則及有譽節,是申居上不驕節,言其不止于保身,而且為萬世法。以下亦是説天人合一,而以孔子終之。(赋人以仁义礼智本性之天)
  又卷十二
  常疑卜筮不過一事,繋辭如何那樣神奇其説。看来古人無事不用稽疑。馬必卜,御必卜,塟必卜,遷國必卜,疾病必卜,祭日必卜。葢人刻刻與神相通,天人合一。後世信邪尚?,而敬天尊神之事,反置不講。此隂陽所以不和而災害所以時至。(可以与人感应之天)
  赤水元珠凡例
  一採用經史國典羣書諸雜家言,統計二百六十五種。非徒騁博洽資口吻也。以為不廣搜逺引,不足發明天人合一之旨,與聖賢  立功立命之意。
  皇极经世书解卷十一
  補註,若復言七日來復,是闢之於未然。臨言至於八月有凶,是闔之於未然也。黄氏畿曰,君子之於小人常有以養之,未嘗不合為一。小人之於君子常有以害之,未嘗不判為二。與其使小人傷君子,寧使君子養小人。聖人於君子則長之,於小人則消之。其消長也不驟,則其闔闢也無迹。使天下被君子之澤,而小人亦與受其賜焉。此聖人之妙用也。以上發明後天理數辭象變占,皆天人合一之義。而先天象數亦因以見焉。(赋人吉凶之天)
  天原发微总目
  曰變化。言天有天之變化,人有人之變化。而以朱子主敬之說終之。深有見於天人合一之理。(敬事之天)
  卜法详考卷一
  一坼之微,有首足中外之辨,有俯仰開合舒歛之分。而無窮之妙義具焉。是天人合一之機緘,隠顯流通之妙諦也。(赋人吉凶之天)
  三命通会卷一
  不思人立而天從之,人感而天應之,即天象立名分野之義,天人合一之道也。(可以与人感应之天)
  图书编卷八
  讀洪範者,當知天人合一至理。聖人嚴感應之機,詳著五事脩廢與五行徴應之論,特其理微妙,不可迹拘耳。劉向作洪範五行傳,其言某事致某災,某災應某事,捷若形影,破碎分析。世以災異之學病之,而遂疑念用之疇或未可盡信。夫人君事天如孝子事親,日候其顔色喜怒以為己之悖順。此所謂念也徴而休焉。脩之當如是。(可以与人感应之天)(敬事之天)
  又卷九
  嘗莊誦大雅之詩,而深有信於天人合一之學,非徒明明在下赫赫在上相感通己也。盖惟天人之合一也,其生也神與天俱,其亡也神與天游。無生死存亡,無古今終始也。
  可見文王之與天也,昭事黙順,存天神合天徳,已非一朝一夕之故。則其亡也,於昭陟降。神即天之神也,徳即天之徳也。又何生死存亡之間哉。觀武王陳師牧野,三千人惟一心矣。猶曰上帝臨汝,無貳爾心。天人合一,兹益明矣。或曰文王天人合一,誠哉無  死生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78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