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中国哲学

明末清初外国银元内流问题研究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5-15 点击: 766 次 我要收藏

  明穆宗隆庆元年开放海禁至清高宗乾隆年间,即对应于西历的十六至十八世纪时期,伴随日益扩大的中外贸易,以银元为代表的外国货币纷纷涌向中国,从流通于东南一隅到席卷中国全境,从中外贸易的支付手段跃为中国货币的主流形式,对明末清初的中国社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甚至于清嘉庆以后至民国时期,外国银币牢牢控制着中国的货币流通市场。可以说,白银问题也即其代表形式的银元问题是中国货币史上的重大问题,也是影响晚近中国社会的重大问题。
第一节 外国银币的输入与流通
  明末清初外国白银的大规模输入,与海禁政策的放松密切相关。隆庆元年(1567年) ,诏“准贩东西二洋”,【1】引发了东南沿海蓬勃的海上贸易,也打开了外国银元流入中国的源头。贸易中,外国对中国商品的渴望远远超过中国对外国物品的需求 。清末任中国海关总税务司的ROBERT HART曾无奈叹息:“中国有世界上最好的粮食,米;最好的饮料,茶;以及最好的衣着,棉、丝和皮毛。既有这些大宗物产以及无数土制副产品,所以他们不需要从别的地方购买一文钱的东西”。【2】这样,贸易的外方只能用白银换取中国商品。
  明末清初外国输入的白银,主要是南美洲白银和日本白银。
  十六世纪中期,南美洲发现了藏量极为丰富的银矿,秘鲁、墨西哥等国均开采出数量惊人的白银。十六世纪初,世界白银年均生产约1,511,000盎斯。但在十六世纪中期,即明嘉靖二、三十年间,年均产量已提高到10,017,000盎斯,此后直到十八世纪中叶,即清乾隆年间,世界银产量保持在9,000,000至17,000,000盎斯之间。【3】而南美洲十六至十八世纪期间的白银产量,约占世界总产量的近百分之八十。至于日本,其白银矿藏量也极大,被欧洲人誉为“银岛”。据估计,十七世纪初期以前,日本白银产量约占世界的百分之二十。正是由于与中国贸易的另一方“均无他产”,但有丰富的白银蕴藏和储备,所以“夷人悉用银钱易货,故归船自银钱外无他携来”。【4】而中国,物产丰富,独缺白银,自然视白银为奇货。中外双方在贸易中找到了契合点,所以导致了丝绸、陶瓷外流,而银币内流的局面。
  明末清初白银内流潮初期,由航海时代的海上“三剑客”—葡萄牙、西班牙、荷兰担纲;后期,新兴的海上霸主英国、美国登场亮相;而日本,凭借与中国传统的交通往来和地理上的优势,始终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一)葡萄牙
  葡萄牙是欧洲各国中最早夺取海上霸权的国家。十六世纪初,成功实现了直航东方的梦想。1516年(正德十一年),葡萄牙人RafaelPerestrello 驾船来到中国,这是葡中贸易的开始。嘉靖三十六年(1557),葡萄牙攫取澳门作为定居点,并以此为据点广通贸易,每年仅交纳明官府的船课税就有二万余两白银。神宗万历六年(1578), 明朝官府准葡萄牙一年两次进入广州直接贸易,自此葡萄牙成为中国白银的主要输入国。
  中国方面主要出口的商品有瓷器、丝绸、绵、手工艺品、农副产品等,“其土不蚕,惟藉中国之丝到彼,能织精好缎疋,服之以为华好。是以中国湖丝百斤,价值百两者,至彼得价二倍,而江西瓷器、福建糖品、果品诸物皆所嗜好”。【5】葡萄牙方面,主要以枪炮、玻璃等物品与中国以货易货,但这仅仅是一小部份,大部份则以白银来补足。
  葡萄牙的白银来自于二处:其一为与墨西哥贸易所得的美洲白银;其二是透过其全球贸易网的交易所得。据儒塞斯《史的澳门》一书描述可知,葡萄牙以澳门为全球贸易网络的中结点,将欧洲的工业品运到南洋诸岛换取香料与宝石,然后交换中国的丝织品等至日本调成金银,再返航中国,用日本金、银购买绢、麝香、细工木器、漆器、陶器回欧洲。【6】这样的贸易模式起自于十六世纪六十年代,至十七世纪三十年代日本锁国, 驱逐葡萄牙人为止。万历年间,葡萄牙对华贸易已具相当规模。史书有载:“广属香山为海船出入咽喉,每一船至,常持万金,并海外珍异诸物,多有至数万者”。【7】
  (二)西班牙
  西班牙与中国的贸易以菲律宾为中转而进行,而中国与菲律宾的贸易则于西班牙控制菲岛前三百余年已经开始了。当麦哲伦于1521年(正德十六年)发现吕宋岛时,福建定居吕宋的已不下数万人。“是时漳、泉民贩吕宋者,或折关破产及犯压各境不得归,流寓土夷,筑庐舍、操佣贾杂作为生活,或聚妇长子孙者有之,人口以数万计”。【8】1576年(万历四年),西班牙完全控制菲律宾,发现该岛的自然资源不足以满足日常所需,便支持菲律宾与“和西班牙和印度同样富庶,什么都不缺的中国”【9】扩大贸易,中菲间的贸易因之迅速升温,出现了中国商船络绎不绝奔波逐流于菲律宾的局面。福建、广东海商“将中土丝、绵、缎布、磁、铁贵货到彼番国,不卖货物,止卖金银。”【10】根据西班牙的记载,当时中国运往菲律宾的货物可谓琳琅满目,除上述货物外,还有面粉、大麦、面食、糖、水果、锡、铅、红铜、玻璃器皿、饼干、咸肉、火腿、黄油、家俱、窗帘、被单、挂毯、台布、地毯、马具、铁盒、铜壶、铁板、火药、水牛、马、驴、骡、鹅、笼养鸟、装饰品等,甚至于还有“铜炮,铸造得非常好,还有各种军用品”。【11】中国货物极受欢迎,常常是供不应求,“佛郎机之夷,则我人百工技艺,有挟一器以往者,虽徒手无不得食,民争趋之”,【12】面对汹涌而来的中国商品,西班牙人只能从殖民地墨西哥调运白银来交换。1573年12月5日,Enriquez在一份报告中写道:“这一贸易与交往所产生的困难,在于就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无论是菲岛还是西班牙,均无任何物品可供出口,而且又使他们所没有……简言之,与那个地方的贸易必须以白银来进行,他们视白银价值高于一切东西”,【13】然后西班牙将中国商品运往南美。为维持这样一种中国 货物 墨西哥 白银 菲律宾的物流关系,他们不得不加快墨西哥白银的开采与多条菲律宾海上航道的开辟,其中最重要的是墨西哥西海岸Acapulco港,横越太平洋至菲律宾的航线。
  面对大量白银流向中国的局面,一位西班牙海军上将不无妒意地惊叹道:“中国国王能够用来自秘鲁的银条来建立一座宫殿”。【14】西班牙国王因此于1593、1599、1604、1608、1609、1620、1634、1635、1636、1639、1706、1718、1720、1724、1727年多次颁发禁令,限制与中国的贸易往来,但实际收效甚微。只是在清建国后,康熙帝实行海禁政策这段时期,双方的贸易关系才略受影响。因中西贸易的实质是互利双赢的,因此中国国内对海禁也有相当声势的反对意见,如慕天颜在《请开海禁疏》中说:“然银两之所由生,其途二焉,一则矿砾之银也,一则番舶之银也。自开采既停,而坑冶不当复问矣。自迁海既严,而片帆不许出洋矣。生银之两途并绝,则今直省之所流转者,止有现在之银两”,【15】不久以后,康熙即解除了海禁政策。恢复后的中西贸易,仍与明代时相似, “和中国人的贸易,一如既往,是凭藉由墨西哥带来的银子来维持菲律宾的”。【16】
  除菲律宾中转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23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