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美学

王柯平:艺术与社会的双重关系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2-05 点击: 980 次 我要收藏

在审视艺术与社会的关系方面,阿多诺从西方资本主义的社会现实出发,辩证地揭示了艺术双重性的内在矛盾,以此为基点来论证艺术存在的可能性及其“反世界”(Gegen-Welt)的本体性,从而彰显出一种具有深度意味的现代艺术哲学理念。
构成艺术双重性的是其自律性与社会性。这两者之间的内在矛盾主要表现为一种两难抉择困境。即:如果艺术抛弃自律性,让自己走进社会,那就会屈从于社会的现实与既定的秩序,受制于商品社会的魔力,在自身拜物性的不断膨胀中,自失于其中,由此就会走向消亡。反之,如果艺术想要固守在自律性的范围之内,让社会走进艺术,依靠自身历史不长而且相对微弱的自律性来批判和揭露社会现实与既定秩序的弊病,那至少会面临两种可能的结果:一是在这个行政管理的世界中,艺术只能在被指定或划定的范围内行施相对自律的权力,其结果也是行之不远、难有作为;二是商品社会无所不在的魔力会把一切变成商品(就连谋杀、情杀乃至恐怖袭击都不在话下),艺术因此会被同化过去,沦为商品或特殊的商品。相比之下,艺术的自律性总是相对的,而其社会性则是绝对的。在理想情况下,即便艺术不屈从于社会现实与既定秩序,依然能够与社会相对立或者说坚持其“反世界”的社会批判维度,那说到底还是一种社会性的表现。
从本体论的角度看,阿多诺对艺术双重性的分析,其本意是在探讨艺术何以可能继续存在或艺术的自为存在何以可能的问题,这里面涉及到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艺术的“反世界”本体特性。所谓“反世界”,实际上是赋予艺术的一项主要任务。该任务要求艺术严肃而深入地抨击和暴露社会现状的弊端,要求艺术把人类的苦难转化为一种形象予以艺术性的表现,借此来昭示和凸显这些弊端何以生成的深层社会原因,进而启发和诱导人们去颠覆或瓦解这些弊端赖以存在的社会条件。
从认识论的角度看,艺术的“真理性内容”是艺术存在的关键因素之一,也是艺术的认识价值之所在。艺术的真理性内容与其社会性内容是互为中介的。要认识和评价这种真理性内容,就需要进行哲学或美学的反思。就艺术的内容而言,真理性与真实性可以说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是与艺术形态的虚假性截然对立的,同时与社会和政治的真实性是互为表里的。艺术作品如果从其自身角度看是不真实的,那么,从社会和政治角度看也不可能是真实的。反过来讲,社会与政治层面及其意识形态上的虚假,必然会导致艺术作品及其表现的虚假,这对艺术的存在与发展无疑具有直接而负面的影响。因此,艺术应当以相对自律的方式来表现富有真理性的内容,绝不能沦为社会价值与政治理念的简单图解形式。
从审美文化的角度看,阿多诺对单纯娱乐性艺术现象深表厌恶,这种厌恶甚至伴随着某种无可奈何的焦虑情结。他认为,流行艺术里的审美庸俗性,与文化产业和虚假的审美狂欢有关,与追捧享乐主义者的权利有关,与蔑视艺术的真理性内容与自为存在的批判精神有关,结果会在“愿者上钩”的审美消费原则引导下,使艺术将面临一种自我腐化的危机,由此导致了审美的庸俗性和精神的空洞化。
从审美心理学的角度看,艺术的存在与发展需要具备一种艺术震撼力。这种震撼力会导致一种以生命体验为主要特征的精神性审美体验或思想启蒙。简单地说,艺术震撼力或震撼作用是对艺术合乎情理的一种反应,一种深度的关切感。这种感觉是伟大的艺术品激发出来的。这有助于丰富艺术双重性的多维向度及其崇高意味,有助于促进与整个文明进步和人性觉悟关联在一起的审美升华作用。
从艺术社会学的角度看,“艺术的作用每况愈下,扮演着一名野蛮行径的顺从者的角色。”这种角色在大多数情况下是逆来顺受的,有时为了眼前的利益甚至不惜助纣为虐。所以,艺术要想真正继续存在与发展下去,要想真正发挥自己理应发挥的社会作用以及审美意识形态的作用,那就应当担负社会责任,扮演自己理应扮演的角色,突出地表现自身的真理性内容,不断扩充自身的审美震撼力。而所有这些东西,都需要艺术在辩证地发挥其双重作用的同时,尽可能以微妙而曲折的方式或艺术化的方式予以展开。
总之,艺术与社会的双重关系是互动而辩证的博弈关系。阿多诺在论述这种双重性时,对艺术所面临的问题与存在的可能性十分关注,于是怀着一种浪漫主义的理想情怀,希望艺术在保持自为存在或自律性的同时,能够以微妙曲折的方式和社会批判的方式发挥间接的社会作用,借以改变人们的意识,继而激发人们改变社会现状的主动性。如此一来,阿多诺让艺术承载了过多的东西,致使艺术哲学思想更多地趋向于一种精神化的崇高形态,其突出的表现之一就是他十分厌恶文化产业的媚俗作用和商品拜物特性,故此想借助富有真理性内容和审美震撼力的艺术来达到文化救赎的目的。但事实告诉我们,这种理想情怀以及他希望艺术所担当的责任或社会义务,一般不是那么容易落实的。另外,在阿多诺一味强调艺术与社会的对立以及艺术是表现苦难的语言之时,难免以偏概全,忽略了艺术表现人类的喜怒哀乐等不同生存状态的多样性,同时也忽视了艺术与社会的调解互动关系。
(摘自《哲学研究》2006年第12期。)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aesthetics/7810.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重新备案中
网站加载1.030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