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我思,美学

唐小兵:学术批评的潜规则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1-14 点击: 848 次 我要收藏

一谈到中国学术的自主性和问题,我们总是很容易习惯性地把这些弊病归咎于体制性的“终极原因”,比如学术自由、学术独立等客观社会情境。但这并不是问题的全部,甚至有时候并非造成低劣学术的最关键的原因。学院自身的逻辑与规则在一定程度上也严重阻碍了学术的正常发展,在决定学术的创造与评价的过程中,学术共同体并非完全丧失了自主空间,相反,它们拥有学院外人可能无法想象的权力与影响力,而在这中间,学术批评是一个重要的环节,学术批评的优劣并不由政治因素控制,但是在它的实际运作中间,却往往被种种非学术的因素主宰。众所周知,真正的学术批评在中国的学界是难得一见的,更多的是学术表扬与“学术”谩骂,这种潜规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中国学术的恶性循环。在笔者看来,中国学术批评存在以下问题:
其一,学术批评的圈子化:所谓圈子化,意思就是学术共同体成了一个个小圈子,这个圈子可能是同气相求而自然形成的,也可能是通过一两个学术领袖的发起而组织起来的,它开始时可能还奉行公开的、自主的学术规则,以追求学术为核心目标。到了一定程度后,它的目标发生异化,以维持和扩展这个共同体的学术利益为最高价值,对于圈子内外的学术批评采取双重标准。党同伐异和内外有别成了维系这个学术共同体的潜规则。对于圈子内的批评,可能会采取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甚至会急切而真诚地期盼倾听圈子里的“建设性意见”,以完善论文。对于圈子外的批评,尤其是学术批评来自从事相同或相似学科研究的个体,就会轻易地认为是一种挑衅行为,把个人的学术批评当作另外一个学术共同体的“集体进攻”,因此,往往会以一种泛政治化方式对待来自圈子外的“学术批评”,最后导致的就是学术共同体内部的自我循环,成了一群知识背景大同小异的个体的相互的“学术抚摩”和“学术搔痒”。这就更容易强化学人的自恋意识。另外,同样一个学者,在同样的一个学术场合,在面对圈子内外的学术论文时,可能就采取双重标准。圈子内的自然视为兄弟姐妹,再劣质的论文,也会觉得“瑕不掩瑜”,甚至违背自身学术良心地极尽赞美之能事,而对于圈子以外的论文,则不管对方论文实质水准如何,只要是来自“异己”,尤其当这个异己又是小字辈的时候,就以学术批评的面貌,大加鞭挞,痛下针砭,甚至不惜进行人身攻击。笔者曾参加一个有海内外诸多学者参加的一个学术会议,曾经亲眼目睹一个学者的这种行为,让当时的我困惑不已。这位来自美国的华裔学者,在评论一个可能与他私交较好的青年学者的论文提纲时(这位青年学者时间仓促,没来得及写成文章,只列举了可能要写的几个要点),不吝赞美之词,对每个要点都称颂有加,觉得都是学术创见,发前人之所未发,丝毫没有任何批评。而这个提纲在我看来,学术价值并非如同他所评论得那样突出,甚至中间不乏一些已有观点的综述。同样的这个学者,在评论另外一位来自澳大利亚的青年学者的论文时,也不知道这个旅澳学者曾几何时开罪于他,他从开始批评到结束,几乎无一句肯定的话,甚至攻击对方的汉语表达能力,在学术的包装下,他几乎是穷形尽相地展示了一种批评家的“风采”。在场的另一位美国华裔学者实在看不过去,阻止了这个学者的批评,并指出对青年人应该要厚道,就文本论文本,切忌上纲上线。
其二,学术批评的等级化:西谚云: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学术面前本来应该是人人平等的,学术也只有在一种平等和民主的情境里,才可能得到一个良性的空间。但今天中国的学术,只要我们去翻阅学术杂志和参加学术会议,就会发现学术批评已经等级化了,等级化就意味着学术场合的身份意识,学术也变成一种“权力的游戏”,学术批评者只能根据其自身的学术位置来进行,这就造成在很多学术会议中间,年轻人对年长的学者就只能以请教的姿态进行和风细雨的“批评”,而且这种批评还必须是在进行了充足的学术表态后发生。年长者可以任意地,甚至不负责任地粗暴地批评年轻人,而年轻人还必须把这些纯属“学术废话”的语言垃圾记录,以此显示后学者的谦卑态度。等级化表现得最明显的就是师生之间的学术批评,一般来说在当今中国学界,几乎很难见到学生对导师的学术批评,学术近亲繁殖导致师生之间形成一个巨大的学术利益链条,学生往往不能触怒导师,只能延续、发展其学术路向。笔者一个朋友曾经在一个重要的学术期刊发表一篇评论一本新社会文化史的著作的学术批评,这个批评也是他参加课堂读书班的一个报告,在其中对于该书进行了一些批评。结果居然引发了一个学术事件,被批评者之一居然因此在同样的学术期刊发表一篇题名为《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aesthetics/6327.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23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