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美学

彭锋:自然美的现代意义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1-01 点击: 5095 次 我要收藏

随着人们对自然环境的日益关切,自然美的问题,再一次成了当今美学讨论的热门话题[1]。人们相信,通过对自然美的研究,可以为我们的环境保护提供一种可靠的依据。然而,随着研究的深入,人们发现自然美的问题不仅与环境保护有关,更重要的是与整个美学基本理论有关,它将促使我们对流行的以艺术为中心的美学体系作出适当的修正和调整。

1.以艺术为中心的美学体系

将现阶段流行的美学体系界定为以艺术为中心的美学体系,恐怕不会引起多大的争议。在流行的美学教科书中,艺术常常被看作美的结晶,被看作美的最高形态。全部美学问题,都可以看作是围绕艺术问题而展开的。自然美的问题,往往作为次一级的问题而被附带地提到。对当代中国美学产生深远影响的朱光潜的美学体系就是最典型的以艺术为中心的美学体系。朱先生有一个非常有名的观点,即“是‘美’就不‘自然’,只是‘自然’就还没有成为‘美’”。他说:

一般人常喜欢说“自然美”,好象以为自然中已有美,纵使没有人去领略它,美也还是在那里。……其实“自然美”三个字,从美学观点来看,是自相矛盾的,是“美”就不“自然”,只是“自然”就还没有成为“美”。……如果你觉得自然美,自然就已经过艺术化,成为你的作品,不复是生糙的自然了。比如你欣赏一棵古松,一座高山,或是一弯清水,你所见到的形象已经不是松、山、水的本色,而是经过人情化的。各人的情趣不同,所以各人所得于松、山、水的也不一致。[2]

这个观点在今天看来是非常奇怪的。首先它违反了人们的直觉。今天,再也没有人怀疑自然景物能够给人以美感了。今天的情况甚至是这样的,即人们仿佛只有在自然景物中才能找到美。当我们被问及什么东西最美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往往是曾经见过的最美的景色,如落日余晖,大雪初霁,秋水长天,新桐初引,等等。自然美给人的清新感受,给人的心灵慰藉,往往超过了那些矫揉造作的艺术作品。其次,它也违反了中国古典美学的传统。在中国古典美学中,自然常常被看作是艺术的最高境界。中国古典美学中的“美”并不与“自然”相对,而是与“能”、与“(人)为”相对[3]。如果一件艺术品让人觉得不“自然”,让人看出“人为”的“做作”,这种“做作”即使再高明,也被认为是不美的。现象学美学家杜夫海纳也有类似的论述,他说:“真正的对立在于自然物和人工物之间,丝毫不在于自然与艺术之间。”[4]

如果完全这样来责难朱先生,一定会引起学术界的公愤。因为朱先生所理解的“艺术”比我们要宽泛得多。朱先生受克罗齐的影响,认为直觉就是创造,就是“艺术”。由此在朱先生那里,自然与艺术的区别,跟我们通常所说的自然跟艺术之间的区别截然不同。朱先生所说的“自然”指的是未进入审美活动中,未被人审美感知的东西。这种在审美活动之前的,未被人审美感知的东西,既可以是自然物,也可以是艺术品。而朱先生所说的“艺术”指的是进入审美活动中,被人审美地感知、创造出来的东西,即朱先生所说的“意象”。引起人们感知并形成“意象”的东西,既可以是艺术品,也可以是自然物。所以朱先生文本中的“自然”与“艺术”的对立,不是自然物与艺术品之间的对立;而是美的材料和美(“意象”),“物甲”和“物乙”的对立,也就是审美对象在感知前后的区别。所以尽管朱先生宣称“自然”不“美”,“美”不“自然”,但并不妨碍他尽情地欣赏自然物中的美。比如,朱先生以古松为例,说他的画家朋友是如何“聚精会神地观赏它的苍翠的颜色,它的盘屈如龙蛇的线纹以及它的昂首高举、不受屈挠的气概”[5]。显然画家从古松那里得到了极大的审美享受。在说明“审美距离”的时候,朱先生最常用的例子便是海上的雾;在阐发“宇宙的人情化”的时候,涉及到的自然景物就更多了,有大地山河、云飞泉跃、梅兰竹菊,有轻狂的柳絮、清苦的晚峰、劲拔的古松、从容的鲦鱼[6]。最后朱先生为了让我们的人生艺术化,教导我们“慢慢走,欣赏啊!”欣赏什么呢?无非是阿尔卑斯山谷两旁极美的景物。朱先生说:

阿尔卑斯山谷中有一条大汽车路,两旁景物极美,路上插着一个标语牌劝告游人说“慢慢走,欣赏阿!”许多人在这车如流水马如龙的世界过活,恰如在阿尔卑斯山谷中乘汽车兜风,匆匆忙忙地急驰而过,无暇一回首流连风景,于是这丰富华丽的世界便成为了一个了无生趣的囚牢。这是一件多么可惋惜的事啊!

如果自然物同艺术品一样,都是美的材料,都能引起审美直觉进而产生美,那么自然物和艺术品之间就没有什么本质区别。这一结论又会引起人们直觉上的不满,因为直觉告诉我们,自然物同艺术品之间还是有区别的。在这里朱先生骨子里还是认为艺术美高于自然美,至少在引起美感的强度上,艺术品要比自然物强得多,换句话说,艺术品要比自然物更容易引起人们的美感,更容易生成美的“意象”。从朱先生坚持用“文艺心理学”而不用“美学”作为他的美学著作的名称也可以看出,“文艺”是朱先生美学的主要对象,“心理学”是朱先生美学的主要方法。

朱先生将文艺作为美学的主要对象的思想,显然受到了以谢林、黑格尔等为代表的西方经典美学的影响。谢林就直接将他的美学著作命名为“艺术哲学”,而黑格尔在究竟用“美学”还是用“艺术哲学”来命名他的美学著作时,也颇费一番踌躇。尽管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美学”,但促使他作出这一选择的并不是研究对象,而是传统习惯,从实际的研究对象的角度来说,“艺术哲学”也许更加名副其实[7]。黑格尔从他的“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的定义出发,明确指出艺术美高于自然美。因为自然中没有心灵,没有自觉的理念,或者说只有感性材料,没有精神内容,因此还不符合美的定义。黑格尔说:“我们可以肯定地说,艺术美高于自然。因为艺术美是由心灵产生和再生的美,心灵和它的产品比自然和它的现象高多少,艺术美也就比自然美高多少。”[8]他还说:“心灵和它的艺术美高于自然,这里的‘高于’却不仅是一种相对的或量的分别。只有心灵才是真实的,只有心灵才涵盖一切,所以一切美只有涉及这较高境界而且由这较高境界产生出来时,才真正是美的。就这个意义来说,自然美只是属于心灵的那种美的反映,它所反映的是一种不完全、不完善的形态。”[9]

2.自然美的困惑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aesthetics/6291.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32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