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美学

陈先达:“哲学评价”之我见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0-21 点击: 929 次 我要收藏

学术包括不同领域、不同学科。科学技术领域与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差别很大,具体评价标准不完全相同。评价标准是个复杂的问题,涉及全部学科和专业。笔者只根据自己的专业(马克思主义哲学)提出评价的科学原则和价值原则,就哲学学术尤其是马克思主义哲学评价问题讲几点看法。
第一,哲学评价的科学原则。哲学不能按科学技术评价标准评价,它的科学原则应该有其特殊性。科学与技术是求新,要有新发现、新发明,而哲学则是其中包含的足以传世泽及后人的智慧。
有学者说,哲学没有真假对错,没有是非,没有最终结论,只有无休止的争论。没有结论只有争论,这才是哲学,有结论只能是科学,而不是哲学。这是离开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的关于哲学的旧说。如果仍沿此说,哲学就被推入纯粹信仰领域,完全取消了哲学评价的可能性。
对一种没有是非对错、没有真道理和假道理之分的学说,是不存在学术评价问题的。美国有位哲学家写过一本书《没有标准答案的哲学问题》,其中列举了关于上帝、价值、信仰,关于自由、平等和公正,关于义务和幸福,关于自由意志、思想和人性以及关于知识、科学和真理等诸多方面的哲学问题,都会有不同的答案。这是毫无疑问的。谁要和宗教信仰者争论有没有上帝?穷人和富人争论什么是幸福?房地产开发商和购房者争论什么是最公平、最合理的房价?当然没有唯一的、共同的结论。因为这些问题,或者是信仰问题,或者是纯粹思辨性的问题,或者完全是利益主导的问题,肯定都会各持一说。
没有唯一标准的答案并非哲学的缺点,而是优点,只要不同的答案从不同方面提供智慧,或者相互补充,并非坏事,它可以拓展思维和眼界。哲学没有唯一答案,没有标准答案是一回事,说哲学答案都是等价的,其中没有真假对错,没有是非,没有高下优劣之分,没有智与不智,只有永远的争论,则不正确。完全从哲学评价标准中排斥命题的科学性问题,排除真理与谬误的问题,就会把哲学从人类智慧中驱逐出去。
尤其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强调世界是运动着的物质世界,难道在人类生产实践和科学中,我们不是每时每刻都在和这个客观世界打交道,而是在自我意识中打转转吗?笔者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在马克思哲学中没有一条原则可以是永无结论、没有真假对错的思辨性命题。马克思主义哲学既然要指导人类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必须正确反映世界。没有科学性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不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只能是一些无用的哲学空谈。将马克思主义哲学思辨化和经院化,与它的本性是不相容的。
第二,哲学评价的价值原则。既然是学术评价,就不可能抽象掉学者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抽象掉学者的政治倾向对评价的制约。我们不是价值中立论者,可价值评价不能否定评价的客观性和公正原则。价值评价有两种:一种是有学术含量的价值评价;一种是无学术含量的价值评价。前者是以客观性和公正性为内涵的价值评价;后者则违背学术评价的客观公正原则,完全以意识形态取向取代学术评价。马克思主义提倡前一种价值评价。这种价值评价是与科学评价相结合的评价,是以持之有故、言之成理为依据的评价。因此马克思主义的学术评价标准是科学性与价值性相统一的标准,而不是二元对立的标准,更不是双重标准。
西方有些学者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评价,完全是以意识形态取代学术评价。恩格斯在著名的《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说过,马克思有很多敌人,但是他未必有一个私敌,他是“当代最遭忌恨和最受诬蔑的人。各国政府——无论专制政府或共和政府,都驱逐他”。
当然,西方也有客观公正的评价,马克思两次被评为千年伟大思想家就是证明。前者是资本主义世界的统治者、有产者以及一些对马克思主义怀有最根深蒂固偏见的人;后者则是有良知、有思想的学者和知识分子的评价。广大民众不会参与投票,因为这是学术界的事,他们对马克思是何许人并不了然,但只要把马克思消灭剥削、消灭阶级和贫富两极对立,让全体人民都过上美好生活的主张讲给他们听,他们一定会举双手投马克思的赞成票。
我们过去受“左”的思想影响,在哲学评价问题上也存在以意识形态取代学术评价的倾向,认为:唯心主义是反动的,唯心主义是剥削阶级的哲学代表,唯心主义无一可取之处;唯物主义是进步的,是革命阶级的哲学。这种绝对化的价值评价不是建立在科学依据基础上的,也与哲学史事实不符。
其实,马克思、恩格斯、列宁都不是这样评价的。恩格斯赞扬德国古典哲学是德国革命的政治导言;当欧洲哲学界把黑格尔当成一条死狗时,马克思仍然以曾经是他的学生而骄傲。列宁也曾以黑格尔为例说,聪明的唯心主义比愚蠢的唯物主义更接近聪明的唯物主义。恩格斯和列宁都曾经多次批判机械唯物主义和庸俗唯物主义。毛泽东也肯定唯心主义中包含真理性颗粒。他说:“剥削阶级当着还能代表群众的时候,能够说出若干真理,如孔子、苏格拉底、资产阶级,这样看法才是历史的看法。王阳明也有一些真理。孔孟有一部分真理,全部否定是非历史的看法。”
可见,以事实为依据的价值评价不会具有学术偏见。我反对有些学者超越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观点,但也反对以简单化态度对待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脸谱化的学术评价。
(来源:北京日报。)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aesthetics/5916.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84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