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美学

吴晓明:哲学发展在目前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10-21 点击: 753 次 我要收藏

长期以来,哲学的地位和作用似乎是不成问题的。然而随着近年来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的发展,我们开始面临着这样一个极具挑战性的问题,即:在改变了的历史条件下,哲学如何求生存、求发展?虽然一切看起来都还照常,但内在的紧张和不安已开始活跃涌动了。哲学研究者们自己发问:我们的职业是否有前途?我们的工作是否有价值?我们所探讨的那些课题在未来的发展中是否还有意义?一种颇为执着的看法认为,我们可以不顾及外面的所有变化而把哲学当做一种单纯的学术坚持下来;而另一种较为悲观的看法则认为,虽然我们仍可坚持,但这毕竟只是一种不幸的“命运”,因为哲学本身已经过时—一无论是它的问题还是它的方法都已不再具有什么现实的意义或价值了。不管这些看法具体说来怎样,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对于哲学之地位和作用的坚定信念正在让位给某种不稳定的动摇,让位给对于哲学之意义和价值的怀疑态度。
这种信念和态度上的改变并不是可以简单地用“好”或“坏”、“对”或“错”来标识的,正象我们现在所面临的诸多问题并不是可以用一两个词令就轻易地打发掉一样。必须认识到,正在出现的怀疑和动摇实际上包含着某种“历史上非常真实的东西”,因而即令要对此做出概括的评判,也只有以对问题的认真分析为前提,才可能是有意义的。
以下我们想就目前哲学发展的主要之点提几个问题,并尝试作一些相应的评论。
1.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我们的哲学一直居于知识领域的王座,成为理论界“合法的宠儿”。然而现在这种地位却似乎发生了某种动摇。问题在于:这种地位动摇是如何发生的?它意味着什么?又当怎样去评价?
就某种较为一般的意义来说,哲学地位的动摇显然是与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生活的改变相联系的。自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自“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作为一种切近的实践要求提出来之后,我们的经济生活已经有了极大的发展,而我们的社会生活也正在发生并且还将继续发生巨大的变革。在这一过程中,哲学先前的地位与急剧发展变化的生活世界出现了某种脱节。首先,是几乎整个理论界都需要重新学习,而最为紧迫的问题一开始主要集中在经济领域。其次,是经济改革中实践的任务成为第一位的要求,而实践方面的开拓一则表现为冲破先前理论的某些束缚,一则表现为在经验方面开始新的探索和积累。
在这样一种新情况下,哲学地位的某种动摇是不足为怪的;但重要的事情在于辨明这种动摇的性质—一是作为理论思维的哲学本身已丧失其存在的理由呢?还是某种不足的哲学形式受到了挑战?改革开放初期,哲学理论界在观念更新方面可说是功勋卓著(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真理标准”的讨论);但是在经济改革的进一步发展中,哲学界就总体来说似乎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问题领域(我国现实的社会生活),这个领域对它来说是隔膜生疏的,以至于它对这些问题鲜能有明确而有效的回应。
在一定的意义上,我们先前的哲学思维也较多地执着于某种单纯理性的方式。由于种种原因,哲学理论在内容上似乎逐渐地脱离了生活世界:它不再经常返回到经验之中并从中汲取灵感,而是对先验地构成“绝对知识”、对书本上的寻章索句更感兴趣;并且伴随着它较多地失去了理论的生活泉源和实践取向,哲学思维在形式方面的发展也受到了阻遏。因此,当我们的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发生重要的转变并产生一系列新鲜问题时,哲学思维对这些问题便很难有所主张,更不用说体贴切近的主张了。而哲学要能够在今天生存下去的一个最重要的理由则在于:除非它对社会的总体发展能够有真切的主张,除非它对我们面临的重大问题能够做出有意义的应答(当然,这些主张和应答理当是而且必须是“哲学的”),否则,哲学就是不必要的。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讲,也许有人会问:对于当下社会发展的问题做出主张和应答,难道非得有哲学的参与吗?如果排除掉“玄奥的”哲学,我们不是能够有更明确的主张和更具体的应答吗?对此我们的看法是:如果这里的问题是要求改变某种与现实生活的发展相疏远的、僵化的哲学思维形式,那么这个要求就是合理的;而如果问题是要一般地取消哲学作为理论思维的存在,那么这种看法无论如何都是片面的。
诚然,在经济起步的一定阶段,特别是在商品大潮突然涌来的当口,社会上确实出现了某种忽视基础理论、忽视哲学思维的倾向;而且有理由认为,这种倾向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一因为它本身亦是由发展引起的并可能部分地成为导致发展的因素。然而,即便是面对这一倾向,理论思维的首要任务仍然是充分辨明其性质和意义,并要求使之进入到整个社会变革的综合理解之中。只要我们对正在展开的经济—一社会变革能够形成较为全面而充分的估价,只要我们真正去接触当今“所谓问题所在的那些问题的中心”,就不难认识到,作为理论思维的哲学,目前对于我们来说不仅是需要的,而且是相当必要的—一其必要性程度也许比以前要大得多;作为综合理解之基础,其要求也将比以前更高得多。
2.要求和要求的实现是两个不同的问题,如果说我们的时代对于理论思维具有很迫切的要求,那么问题在于:我们的哲学能否满足这种理论思维的要求?或者,哲学当下的状况与这种要求有没有距离?如何才能有效地克服这种距离?
看来距离是确实存在的。一方面,理解问题解决问题的迫切性和要求都很高,但另一方面,哲学对于当下所面临的问题似乎不仅隔膜,而且可以说是相当缺乏理论准备的。虽然最近一段时间理论思维在不断进行必要的调整以使新要求得以开展,然而从总体上来说,离开能够真正有效地阐明和把握问题,还有不小的距离。我们现在的哲学对于社会生活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变化是否具有真切的理解力和判断力呢?我们的理论思维在理解和解决当下所面临的重大问题方面是否有效地行使了它现应具有的积极作用—一无论是批判的作用还是建设的作用—一呢?事情恐怕还远不能令人满意。除开经济-社会生活的急速变化造成此种情形以外,就我们先前的哲学思维而言,亦存在着本身的缺陷。其中最主要的缺陷,一方面是与现实生活的真正问题相疏远,从而使思维方式逐渐变成僵硬的、高高在上的和故步自封的;另一方面则是哲学在其本身的形式方面亦未得到充分的、具有原则高度的发展,从而使理论思维在面对真正的问题时,缺失必要的统摄能力和分析能力。
要能够有效地克服理论思维的现状同时代要求之间的距离,也许至少要做两方面的努力。第一,必须使理论思维与现实问题真正结合起来。虽然这个要求是我们历来称道的,但要具体地实行起来,并不象初看起来那样简单。特别是在社会主义建设这个主题上,我们目前已经获致的理论基础并不意味着哲学思维可以停顿下来,相反倒是意味着哲学必须能够真正把握现实所产生的重大问题,必须使理论思维提出更高的联系实际的要求。要做到这一点,不仅需要社会实践的发展导致现实问题的生成和集中,而且需要理论思维始终向“生活世界”开放,始终在其原则的高度上保持对现实问题的探索取向。长期以来,虽然“理论联系实际”的口号已变得耳熟能详,但是就我们先前的思维方式来讲,实际上却往往分化为两种倾向:一方面是空洞的“坐谈立辩”,听起来似乎高深莫测,实际上却丝毫不及真正的问题;另一方面是汲汲于旁支末节,看起来似乎是“知人论事”,实际上却是胡拉硬扯,且完全失却理论思维的原则高度。这两种倾向殊途同归,其致一也:或者是根本不触及问题,或者是不触及问题的根本。如果说,作为理论思维的哲学在今天能够生存和发展的主要理由乃在于它对现实之根本问题能够作出积极有效的应答,那么,“理论联系实际”便当成为目前哲学活动之第一要务。
第二,必须使哲学能够依其本身的形式或逻辑得到充分的发展。这个要求与理论联系实际的原则是不矛盾的,毋宁说倒是这一原则的题中应有之义。降低理论思维的高度决不意味着它与现实的接近程度,而理论思维在原则高度上的推进和保持,是以它能够经常排除内容的偶然性并依其本身的形式或逻辑的发展为前提的。哲学就象数学(或其他科学)一样,具有其特殊的形式或逻辑;如果完全撇开哲学之特殊的形式或逻辑,那么它也许可以是任何其他东西,但唯独不是哲学;如果我们以放弃哲学之特有的形式发展为代价来谈论“联系实际”,那么其结果只能使理论思维本身化为乌有。因此,哲学在今天要能够生存,还必须促成其形式方面的充分发展;没有这种发展,就谈不上具有原则高度的理论思维,从而也就谈不上真正的“理论联系实际”—一因为所谓“形式”,正就是使某种理论成其为理论的东西。
3.最后,还可以简单讨论一下的是:在新的条件下,正在改变着的经济-社会生活究竟对哲学提出了哪样一些问题?这些问题的性质是怎样的?毫无疑问,“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一实践纲领乃是当前社会生活发生重大变化的主题,并因而也是各种问题围绕着旋转的枢轴。因此,理论思维特别有必要关心的是:在这一社会转型过程中,出现了哪样一些重大而紧迫的时代问题?这些问题对于哲学来说意味着什么?哲学又当如何去思考和解决这些问题?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确实存在着哲学问题,存在着必须通过高度的理论思维才能加以理解的问题。虽然各方面的具体问题很多、很复杂,也很切近,但正是由于这些问题的错综复杂,整个发展才不可避免地提出了综合理解的要求。无论如何,今天对于任何一个根本问题的理解和解决,都不可能完全局限在所谓专业领域的范围之内;正象经济发展的每一个变化都势必具有其广泛的社会结果一样,社会在政治、法律、伦理、道德、文化等方面的性质,也势必以其特殊的牵涉,制约着经济发展的目标和路径。即便是一个极为具体的经济问题或社会问题,要能够以长远的眼光来观察和处理,也只有通过综合理解才是可能的;而具有原则高度的综合理解恰恰是由哲学思维作为其基础的。
现在我们确确实实面临着许多重要的问题,然而,对于理论思维,对于哲学来说,有问题既是它的幸运,也是它的希望所在。如果一种哲学只有在它不面对真正的问题时才能生存,那么这种生存就不仅没有理由,而且也没有希望。哲学在今天的希望来自于新问题的尖锐挑战,就象其生存和发展的理由在于对这些新问题能够做出有效的应答一样。诚然,为了对问题做出深入的理解和积极的回应,我们的理论思维不仅需要变换其陈旧的方式,而且需要通过艰苦的学习在内容方面有新的充实。如果我们不愿放弃,那么就只有迎接挑战;如果我们能够迎接挑战,那么,当前经济-社会生活的变化和发展就将导致哲学理论的一次新的繁荣。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aesthetics/5915.html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560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