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美学

李桂荣:王尔德唯美主义的渊源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3-06-03 点击: 1239 次 我要收藏

一、王尔德唯美主义的实质
唯美主义运动出现在19世纪中后期的法国和英国,是对现实主义理论的逆反。唯美主义的主要艺术纲领是“为艺术而艺术”。唯美主义强调艺术的形式,强调艺术超越现实、超越生活、超越伦理道德,主张以纯艺术的标准来判断作品的好与不好。
为艺术而艺术的思想自古有之,只是在19世纪中后期以前没有形成系统的理论和艺术实践。柏拉图的诗人“不得到灵感,不失去平常理智而陷入迷狂,就没有能力创造,就不能代神说话”;奥古斯丁对感官的肯定,对整一、和谐、秩序的美的定义和对语言、信息的价值的强调;阿奎那对视觉、听觉、通感、审美直觉的论述和著名的整一、比例、明晰的美的三要素的论断,都为唯美主义的诞生提供了丰富的营养[1](P38)。循着古典非理性思想的指引和对美及艺术形式的追求,唯美倾向在世界很多国家(如东方的中国和印度)的艺术领域都有传统。但形成唯美主义运动的只有19世纪40、50年代的法国和80、90年代的英国。
唯美主义在法国和英国的兴盛,除了人们常说的原因,即法国大革命后法国社会急剧变化和英国工业革命后资本主义迅速崛起、工业迅速发展、殖民掠夺疯狂敛财、社会物欲横流等导致的悲观厌世和玩世不恭的社会情绪和文化心态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或者说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其社会物质基础以及人们的生活水平和教育水平的提高。就英国而言,自伊丽莎白一世开始的两个多世纪的海外征战,使小小的英国成了名副其实的日不落帝国,滚滚的财富流向宗主国英国,奠定了英国的财富基础。始于1764年的工业革命更加加剧了英国财富的增长。1764年,英国进口原棉只有400万磅左右,到1841年则增加到5亿磅左右。历史记载和相关统计资料表明,19世纪中叶的小小的本土只有23万平方公里、人口只有不到6000万的英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占世界全部国民生产总值的一半左右。巨大的财富流入英国促成了英国的极度繁荣:城市发展了,新区开发了,街道修整了,市区和郊区四通八达,连成一片,庞大的中产阶级队伍出现了。当时英国一般的中产阶级家庭都有三四位仆人,富有的家庭更多。出行的时候,女士们经常带着男仆给她们拿随身物品,而且还常常有保镖。马车出门的时候,后面经常至少有两个人站在车上,昂贵的衣装和成队的仆人是财富的象征[2](P133)。整个社会的生活水平相当高。这种社会生活状态和社会生活水平为唯美主义的兴盛奠定了基础,没有闲暇就没有风雅,没有风雅的需求难有风雅的作品的流行。
英国唯美主义运动是作家追求极致风雅、追求极致美的艺术心理的艺术实践,也是社会一定阶段的公众对艺术美、形式美、空灵美的需要。也正是从这个角度看,王尔德永远谈不尽的矛盾,即王尔德思想上、作品中追求超凡脱俗却在生活上追求“庸俗”、“腐败”生活的矛盾,才能得到合理的解释。他在牛津大学时期“如果做不到技压群雄、流芳百世,也要标新立异、臭名昭著”的目标追求及其后来的人生结果也才能有可以理解的理由。
唯美主义是一种艺术定位,追求的是超现实、超伦理道德,但作品的结果却很客观。唯美主义成了一种艺术风格,王尔德成了唯美风格的象征。唯美的王尔德如同与其同时期的著名剧作家萧伯纳和侦探小说家柯南.道尔一样,各有各的定位,各有各的读者群,各有各的经久不衰的理由。
唯美主义是对现实主义的逆反,是对浪漫主义和象征主义的扬弃。唯美主义开启了现代主义,蕴涵了后现代主义的因子,在文艺史上起了重要的作用。
通常情况下,无论贫与富,作者会有悲悯与博大的胸怀,能跳过自己的生活,思考人性、人类的未来、社会的健康、公共的福祉或劳苦大众的幸福,如托尔斯泰、高尔基、鲁迅、巴尔扎克、狄更斯、歌德等,但唯美主义作家的王尔德不是这样,他追求的是唯美,是艺术的形式、艺术的精致、艺术的永恒,是超伦理、超阶级、超现实,是“为艺术而艺术”。
二、王尔德的艺术观
王尔德的艺术观陈述在他的美国演讲《英国的文艺复兴》、对话体散文《谎言的衰落》和论文《作为艺术家的批评家》、《笔杆子、画笔和毒药》、《面具的真理》、《社会主义制度下人的灵魂》等以及《〈道林.格雷的画像〉自序》中,也体现在他的长短篇小说、戏剧、诗集以及散文和书信中。在他的代表作《道林.格雷的画像》非常典型地体现了他的艺术观。
王尔德主张“纯艺术论”,认为艺术作品有独立的生命。他说“根本不存在什么道德或不道德的书,书只有写得好或者坏之分”[3](P16),“一切好的艺术作品都追求纯粹的艺术效果”,“惟一美的事物是与我们无关的事物”[4](P97)。他坚信艺术的独立价值,主张艺术本身就是目的。
王尔德强调艺术形式的重要性。他说,“艺术只有一条最高的法则,即形式的和谐的法则”[4](P80)。他主张语言字斟句酌,风格完美奔放,从形式技巧取得灵感,靠形式技巧收到效果。他说,“一切伟大的艺术都是精致的,粗糟并不是力量,粗鲁也不是能力”[4](P67)。
王尔德宣扬艺术高于生活。他说,“生活模仿艺术甚于艺术模仿生活”。他认为艺术总是先于生活,艺术家创造一种方式,生活就设法去模仿它,在通俗的形式中复制它,生活是艺术的学生。
王尔德主张艺术至上。他说,“献身于美并创造美的事物是一切伟大的文明民族的特征。哲学教导我们对邻人的不幸安之若素,科学把道德感分解为糖的分泌物,艺术则使每个公民的生活都成为一种圣礼,而不是一种投机,艺术使整个民族的生命不朽”[4](P97)。
王尔德对唯美主义的追求和体现遍布在他的小说、诗歌、童话、文艺批评、信件等诸多方面。他用法文创作的话剧《莎乐美》成了唯美主义的经典之作,体现了艺术形式上的唯美主义特征。成为他自身“唯美”生活真实写照的小说《道林.格雷的画像》,充分表现了生活现实的最终失败和艺术图画的最终永恒。王尔德的作品中有五种美,即语言美、感性美、趣味美、想象美和形式美。因此,尽管王尔德46岁就去世了,留下的作品不算多——一部长篇、两部中篇、两部短篇集、十部都不算长的戏剧,但却立身于经典作家的行列,而且影响深远。虽然经过了一个多世纪,人们仍然为之叹服,对他的研究也有增无减。
三、王尔德唯美主义的渊源
19世纪英国唯美主义运动的盛行有其深厚的历史渊源和社会的、作品的渊源。
1. 历史渊源
王尔德出生于都柏林的一个颇有名望的家庭,父亲威廉.王尔德爵士曾经是大英帝国女王维多利亚的眼科御医,也是皇家外科大学的荣誉校友,因其杰出贡献,受爵领赏。王尔德爵士出版过著作,开有自己的诊所。母亲是19世纪40年代青年爱尔兰运动的旗手,发表过大量带煽动性的诗歌,出版过不少诗集和散文集。王尔德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养育了艺术天赋。1871年,17岁的王尔德因成绩优异赢得奖学金进入都柏林的三一学院。雄心勃勃而又自恃自负的王尔德因古典课程出色得到许多奖励。1874年,王尔德进入牛津大学的马格丹奴学院,并在第一次文学士考试中获得第一名,从而成为牛津大学的半津贴学生。在这里,王尔德住着他精心布置的唯美的居室,穿着他刻意彰显的唯美的服装,手里拿一朵向日葵或百合花,到处宣讲他的唯美主义[5](P6)。
牛津大学的时光是王尔德唯美主义艺术观和生活观的形成时期,也是他对装饰艺术和服装艺术的兴趣的形成时期。倾心于意大利文艺复兴的牛津大学大师佩特、罗斯金和西蒙斯,英国浪漫主义诗人济慈,才华横溢的前拉法尔派诗人和画家惠斯勒,对王尔德来说都是一座座天堂。王尔德沉醉于艺术的王国,梦想着鲜花和掌声,依仗着自己横溢的才华和俊美机智的语言,无论是创作,还是生活,他只愿徜徉在永远是阳光的国度,永远是美的国度。
2. 社会渊源
19世纪中后期的英国是维多利亚王朝的统治时期,是大英帝国真正由里到外、由外到里的强盛期,是伊丽莎白一世以来200多年海外掠夺的巨额财富以及随着财富的增长所引起的一系列经济的、政治的、科学的、文化的、社会结构的革命和变革的最终收获期。
1588年,英国皇家海军摧毁了西班牙无敌舰队,夺取了海上霸权,从此海外财富开始流向英国,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开始形成。伊丽莎白统治中期,伦敦建造了第一家公共剧院,至1603年伦敦一共有18家公共剧院。马洛和莎士比亚的戏剧开创了文学在英国社会的重要地位。
爆发于1641年的资产阶级革命和1688年开始的君主立宪制,使英国资产阶级拥有了英国社会的真正领导权,从而使英国开始了更迅猛的经济发展和更疯狂的海外扩张,使英国的物质财富更加丰富。
始于1764年的工业革命开始了英国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转变,社会财富不断积聚,社会深层结构不断变化,中产阶级的规模开始逐步扩大,社会底层劳动者的生活更加动荡不安(如狄更斯小说所描写的那样),资产阶级的生活更加奢华。
1776年发表的亚当.斯密的《国富论》,1789年发表的马尔萨斯的《人口论》,1832年通过的《改革法案》,1836年到1848年的宪章运动,1859年发表的达尔文的《物种起源》等从根本上改变了英国人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
英国的海外扩张及紧紧相随的商业贸易活动促进了英国国内的工业、经济、科学、文化、技术的繁荣。19世纪中后期,维多利亚王朝成了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大的帝国。当时的英国实际上占有33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是世界总陆地面积的1/5,是英国本土面积的135倍;统治了5亿6000万世界人口,比英国本土人口的10倍还多;英国皇家舰队占据了世界所有主要的海上交通要道及其战略要塞;英国成了全世界购物的天堂,伦敦成了全世界的金融中心;英语成了全世界最重要的语言;每年80%的科学研究论文以英语在全世界发表。到19世纪末,贫富差距所引起的工会的斗争以及资产阶级的巨额利润导致了一系列社会和谐措施,全国实现了义务教育制度,工人的工作时间缩短了,工资增加了,退休金制度实行了,尽管整个社会恨不得每一根草都有自己的主人,但整个社会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呈现出歌舞升平的景象[2](P119-132)。
维多利亚时期繁荣的经济、技术、科学、文化以及多面的生活自然繁荣着卓越的文艺理论和文学创作。萨克雷、布朗特、狄更斯、艾略特、萧伯纳、王尔德、柯南.道尔等杰出作家各有各的定位,各有各的杰出之处。
社会结构是复杂的,社会生活是多元的,王尔德清楚他要写出完美的作品是很难的也是不大可能的——尽管大多数作家都追求自己作品的成功和永恒。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社会有三大阶层:一层是传统的贵族,一层是由于杰出贡献而被王室封爵的新贵族和由于财富的增长而形成的富有的中产阶级,另一层是下层没有什么财产的劳动者。王尔德的出身、教育背景、所受的影响、生活经历和他在牛津大学时就立下的坚定的雄心壮志,使他清楚他的读者和听众,就是中产阶级和贵族社会。因此,他没有以贵族式的反思、反省去抨击讽刺上流社会的伪善、伪道德、浮华、堕落的生活方式和不公平甚至血腥的统治,没有表现并鞭挞资本主义社会的各种丑恶,没有呼唤自由、平等、博爱,没有像精神导师似的进行教化和赎救,没有专注人的心理世界的再现,也没有高歌人性的光辉,而是高举“为艺术而艺术”的大旗,对纯粹美热情崇拜、对形式美不懈追求,宣扬“英国的文艺复兴,是……人的精神的再次新生,同15世纪伟大的意大利文艺复兴一样,渴慕更为美好,更为通情达理的生活方式,追求肉体的美丽和专注于形式,探寻新的诗歌主题、新的艺术形式、新的智力和想象的愉悦”。《道林.格雷的画像》完美体现了他的艺术精神,成了他的代表作,也成了不朽的唯美主义的经典作品。尽管《道林.格雷的画像》从客观内容上可以说是维多利亚社会的墓志铭,但它更突现的是它的想象美、形式美和语言美。王尔德说:“所有那些对艺术的呼吁,要求它与时代的进步与文明更加和谐,要求它成为人道之声的传声筒,要求它‘担负一种使命’,都是应该对大众提出来的。艺术完成了美的条件,也就完成了一切条件;应该是批评家教给人民如何在这种艺术的宁静中找到自己暴风雨般的激情之最高表现。”[4](P94)
3. 作品渊源
王尔德在三一学院时曾以古典课程的优异成绩而受嘉奖,而牛津大学的8年时光又奠定了他唯美实践的坚实基础。王尔德为之倾心的是柏拉图《理想国》中孩子寻找精神生活的神圣和谐,是但丁和莎士比亚心灵想象力的力量源泉,是歌德的宁静,是济慈的优美静穆,是波德莱尔的心灵感情和想象诗意,是艾伦.坡的想象力,是华兹华斯的质朴表现,是戈蒂埃的“为艺术而艺术”的思想,是前拉法尔派的永恒愉快和鲜明个性,是佩特的完美形式论。
柏拉图在《理想国》中说:“在那儿,就像一股清风从高地上带来健康一样,作为艺术之魂的美就呈现于感官面前。孩子们的灵魂不知不觉地逐步被引向一个与知识和聪明相和谐的境界。于是,远在他明白之前,就会爱起美和善良,憎恶丑和邪恶,以后他明白这原因时,会感到像故友一样亲切。”[4](P99)从柏拉图的《理想国》,王尔德发展了他的艺术至上观点,他梦想并努力以艺术来改造社会,以艺术引导生活。他说:“如果没有美好的国民生活就不会有伟大的雕刻,没有崇高的国民生活就不会有伟大的戏剧,然而这些美好崇高的国民生活都被英国的商业精神扼杀了……我们从艺术中获得的好处并不是我们从艺术中学到什么,而是在与艺术作品的相契合中我们起了什么变化。它的真正影响在于给心灵以某种热情,那是希腊精神的奥秘,使心灵习惯于向艺术要求她在重新安排日常生活的各种实事时所做的一切,无论借助的是赋予一个人的最高激情的灵性的表达,还是给予那些远离感官的思想以最美的表现,它的真正影响在于使心灵习惯于为艺术本身去热爱艺术,习惯于在一切事物中渴求美丽和幽雅。”[4](P94-101)
歌德是18世纪中叶到19世纪初期欧洲最重要的作家。歌德《浮士德》中的诗体、韵体等极其丰富的表现手段和想象、夸张、寓意、机智等壮美的表达效果,浮士德为理想而奋斗、个性张扬、情感激荡的浪漫主义精神都使王尔德叹服不已。王尔德说:“我们在许多方面受惠于歌德至高无上的美学天资,他第一个指引我们尽可能具体地解说美,也就是说,总在独特的表述中显现美。”[4](P79)
法国戈蒂埃在《莫班小姐》的“序言”中说,美是不为任何目的的,是只限于人的感觉范围的,是妙不可言的东西。他认为艺术的全部价值就在于完美的形式,艺术是自由、是奢侈、是繁荣,是灵魂在欢乐中的充分发展。波德莱尔主张创作的冷静、客观和形式的完美。王尔德深受戈蒂埃和波德莱尔的影响。他说:“‘心灵包含感情,只有想象包含诗意’,波德莱尔这么说,这也是戈蒂埃的经验。他是当代最敏锐的批评家,也是当代最有力量的诗人。他总是不厌其烦地提醒人们‘每个人都从日出日落受到启发’。”[4](P88)
济慈《希腊古瓷颂》所表现出的优美和静穆、艾伦.坡《乌鸦》中的想象力都被王尔德称作是艺术精神的完美体现。
王尔德把前人和同代人的唯美主义思想发挥得淋漓尽致并在其作品中进行充分体现。无论是其诗歌、童话、戏剧,还是长短篇小说,都表现了他的唯美主义艺术手法。王尔德虽因其超前的“唯美”行为牺牲了自己,却以其作品吹响了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号角。王尔德的生命不算长,但他以其思想和作品实现了他追求的不朽的理想。唯美主义实现了艺术的本质回归和再现。

【参考文献】
[1]张介明. 唯美叙事[M]. 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5.
[2]来安方. 英美概况[M]. 郑州:河南教育出版社,1985.
[3]孙宜学. 审判王尔德实录[M]. 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
[4]王尔德. 唯美主义[M]. 赵澧,徐京安,译. 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8.
[5]Merlin Holland. Complete Works of Oscar Wilide[C]. Glasgow: Harper Collins Publishers. 2003.
[6]董学文. 西方文艺理论史[M].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
(原载《河南师范大学学报》2007年4期。)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aesthetics/4286.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249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