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美学

艺术品如何存在与何以分类——分析美学的“艺术本体论”研究之一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7 点击: 4716 次 我要收藏

  沃尔海姆的“类型”与“殊例”的划分,自然令人想起古德曼的“自来的”与“他来的”的区分。在1968年,沃尔海姆在《艺术及其对象》与古德曼在《艺术的语言》当中共同关注到了艺术品的存在问题,他们都意识到了“单一的”和“复合的”艺术区分的重要差异。沃尔海姆1976年在第五届布里托尔哲学会议的座谈会上,古德曼对于沃尔海姆的思想进行了评论。在他们之间有了面对面的思想交锋之后,沃尔海姆开始意识到古德曼观点并不足为取。古德曼的观点被视为一种当代的“唯名论”(nominalism)的观点,这种观点的缺陷就在于,相对忽视了艺术品得以产生出来的历史语境,而且,恰恰是这种生产的历史,对于某些艺术品的身份而言,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如此看来,更加注重“历史生成”的沃尔海姆与在《艺术的语言》相对关注“符号系统”的古德曼,他们的艺术本体观念尽管表面上近似,但却彼此拉开了微妙距离。因为在沃尔海姆看来,假如按照古德曼所说,某件艺术品是“自来的”,那么,这就必须去诉诸这件作品的“生产的历史”(history of production)。如果说,四重奏演出的例证还不必去追寻历史的话,那么,铜版画就必须还得追寻它的历史,确定一件铜版画是否是真的,就在于画页是否是从正确的铜板上拓下来的。这也就是说,正是这种生产历史的规定,才决定了这件艺术品是被给定的“个体”抑或类型化的“殊例”,(20)相应的,“类型化”的作品却不必对历史有所依赖。

  实际上,古德曼也趋于认为,“个体”的艺术品的确定是有赖于其生产历史的,但是,他的观点却是不彻底的。其中存在的重要反例就是,古德曼可以承认四重奏是不可伪造的,但是,某幅铜版画却是可以被伪造的。下面的可能情况被沃尔海姆所道明:如果某位版画家忘记了此前自己的作品又新制了新版,而且印出的效果与旧作完全相同的话,这在沃尔海姆的历史眼光中来看,无疑就是件新作品,而古德曼仍会将之当做原作,这显然就混淆了真品与假作之间的区分。那么,为何古德曼与沃尔海姆的观念会出现了这种更细微的差别呢?原因就在于,沃尔海姆认定,对于所有的艺术品而言,生产的历史都是“基础性”的。(21)这就回到了沃尔海姆的基本艺术观念,艺术应该被视为“历史性”的,这也使得作为“类型”与“殊例”而得以划分的艺术本体论,更具有了历史的开放性与强大的解释力,难怪这种说法在整个分析美学领域得到了普遍的赞同并得到了广泛探讨。

  注释:

  ①刘悦笛《分析美学史》,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28页。

  ②Peter Lamarque, Work and Object: Explorations in the Metaphysics of Art,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0, pp.60-61.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aesthetics/1627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0.968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