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美学

双重挤压与世纪难题:中国美学的现代转型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7 点击: 2525 次 我要收藏

  第三,美学转型与现实社会生活相结合,这本身就是作为哲学社会科学学科的美学的本质规定。但问题是,我们往往强调了这一点却忽略了另一点,即美学原本也是“感性的科学”或“感官的哲学”,它的转型也必须遵循科学的规律和学科的规定。也就是说,在中国美学的现代转型中,我们强调其应用性超过强调其学理性,强调其现实性超过强调其超越性。理论既是实践的提炼和总结,又应该是实践的纲领和方法。中国美学的现代转型应该是科学的转型而不是“被转型”。惟其如此,按照科学的规律和哲学的法则来进行转型的中国美学才能更有力地与现实社会生活相结合,以引导民众的心智向美的方向发展,对民众进行美的教育和对环境进行美的设计。这一点对我们进行大众文化和消费文化的审美考察显得尤为重要。当世界美学走出古典,重构美学和消费主义、日常生活审美化、审美文化成为一种社会思潮的时候,建构中国现代美学的学科体系显得尤为紧迫。以世界语境还是以民族语境来实施中国美学的现代转型,以“自创”范畴、概念、命题和体系还是不加分析地完全“对接”西方美学的范畴、概念、命题和体系,这实际上也不仅仅是一个方法的问题,而是一个民族能不能科学地掌握一门学科的问题。

  第四,世界已经进入向东方、向中国寻找重构世界美学思想元素的时代,由主体间性代替主体性的哲学思潮已经成为世界美学发展的趋势,这个趋势随着中外文化经济的交流有可能将世界美学界的目光转向古老的中国。实际上,中国美学思想史存在着大量蕴含主体间性理论的基本元素。(21)中国美学的现代转型开始于封建社会的崩溃,但崩溃了的社会并不能全部带走它的精神遗产,这些精神遗产还会依照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所说的“获得性的遗传”或“积累起来的遗传”遗传到现在。也就是说,现代启蒙,培育中国国民的主体意识和现代意识以扫除封建余绪和殖民心态仍然是一个相当重要的任务。我们不能说中国美学必须放在世界美学语境中才能够完成现代转型是不正确的说法,但认真整理和用现代的眼光来批判地继承中国美学思想,将中国美学的现代转型从救亡图存和民族振兴的双重挤压下解脱出来,还原到中国美学本身,弄清楚中国美学固有的前现代基本元素、基本范畴和研究范式、理论形态,才谈得上进入世界美学的语境,与世界美学“对接”。毕竟,两种异质文化相遇时,表面上的吻合实际上隐含着更大的差异,“拿来”的东西有时候可能是“外销”的东西。我们虽然还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影响王国维创立境界说的叔本华当年是否接受中国佛教的唯识宗理论,但叔本华的唯意志论与中国佛教心无宗和唯识宗理论的契合则是宗白华先生当年早已发现并阐明的问题,(22)更何况17世纪以来,随着传教士的西传,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观”对德国哲学家来说,早已是他们从事哲学和美学研究的一个知识基础和批判的普通维度。

  四、结语

  中国美学的现代转型已经走过一百多年的路程。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中国美学在“西学东渐”的大潮中接受了传自日本的西方美学思想,开始了中国美学的现代转型。由于中国社会制度和社会形态的剧烈变化与救亡图存和民族振兴的现实需要使中国美学的现代转型受到双重挤压。殉于“将坠之业”的王国维在辛亥革命前一年写定的《人间词话》充满了理想与现实的矛盾,这既是王国维内心深处不可解脱的人生苦谛,更是因社会急剧变革所引起的普遍意识。“打倒孔家店”和“全盘西化”,把王国维试图保存的中国美学的底蕴抽空,代之以救亡图存和民族振兴,理想与现实的矛盾演变为传统与现代的矛盾,打倒了“孔家店”,也就摧毁了中国美学现代转型的历史根基,使中国美学的现代转型成为世纪难题。破解这个难题,已经成为我们今天建构中国现代美学理论体系的首要任务。

  随着中国经济总量占世界第二位的出现和中国的“和平崛起”,处于边缘的以儒家思想为核心的中国文化正逐渐以汉语的普及与孔子学院的建立为标志向世界文化的轴心推进,中国美学越来越受到各国同行的关注。“美学与多元文化对话国际学术会议”(2006年6月,成都,四川师范大学)和“美学的多样性——第十八届世界美学大会”(2010年10月,北京,北京大学),这两次大会都涉及世界美学怎样看待中国美学和中国美学怎样融入世界美学的大问题。惟有立足中国文化本身,尽可能深入发掘中国美学的基本元素、基本范畴和研究范式,在对中国传统的“艺术审美经验的反思”和对当代审美实践进行提炼的基础上,以发展中的马克思主义美学观点为指导,将“冲击—反应”与“中国中心”有机结合起来,吸收并消化西方美学的精髓,对中国美学的现代转型作整体性的研究,才能深刻揭示中国美学现代转型的内部规律和确立中国现代美学的基本元素、基本范畴和研究范式,为创建能跻身于世界美学之林的中国“自己的美学”提供学术支撑。

  注释:

  ①宗白华:《宗白华全集》第三册,《中国美学史中重要问题的初步探索》,安徽教育出版社1994年版,第448页。

  ②④[荷兰]许里和:《佛教征服中国》,李四龙译,江苏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3页,第156页。

  ③《高僧传》有“三藏九部,大小数论,皆思入渊微,无不镜彻”(卷七《义解四.宋京师兴皇寺释道猛》,第296页)、“大小诸经,并加综探”(卷七《义解四.宋山阴嘉祥寺释超进》,第297页)和“复遍历众师,融冶异说,三藏方等,并皆综达”(卷八《义解五.梁京师招提寺释慧集》,第341页)的说法([梁]释惠皎撰,汤用彤校注:《高僧传》,中华书局1992年版)。

  ⑤王宏超:《中国现代辞书中的“美学”——“美学”术语的译介与传播》,《学术月刊》2010年第7期。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aesthetics/1627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5.468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