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美学

中国美学:主义的喧嚣与缺位——百年中国美学批判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7 点击: 2123 次 我要收藏

  主义的泛滥

  1980年代改革开放,同时也迎来了中国美学的第二波热潮。但这次热潮与1950年代的美学大讨论截然不同。首先是时代背景的不同。国门大开,思想解放,方法开禁,主义喧嚣,西学蜂拥,在打开的西方美学的宝库面前,应接不暇。中国美学只有顺从和追随,唯恐跟之不及。其次是没有形成1950年代那样的美学大讨论,其议题分散。1980年代的中国美学不再延续1950年代的议题,而是代之以全新的视野和全新的西方美学议题。但这些议题涉及面很广,有关于方法论的,有关于新观念的,还有关于技术应用的,当然也有关于美的本质的,但已被其他议题淹没。再次是西方的美学话语成了中国美学研究者的话语,中国美学患上了“失语症”。改革开放的结果是西方科技、文化、思想的大举进入。中国美学已经成为西方形形色色主义繁殖的土壤。尽管“反对精神污染”,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等活动也抑制了极端的反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的倾向,但是,西方的主义入侵趋势并未得到抑制,反倒是愈演愈烈。只要看一下那些冠以各种主义的西方美学著作的层出不穷的汉译和各个层次的学位论文中对西方美学中主义的竞相阐释,就知道这已经是无法阻挡的潮流。其结果是中国美学自身的特点被忽视,中国美学的多样性被遮蔽,直至中国究竟有无美学都受到了怀疑,中国与西方美学对话的前提正在消失。

  1980年代西方美学涌入中国的最显著特征是主义的集约式轰炸。西方的美学尤其是近现代的西方美学,往往以“主义”冠名。虽然中国的美学思想源远流长,中国美学的内容非常丰富,但中国的美学思想自古以来几乎没有用主义冠名(只有道家被英译为Daoism,儒家被译为Confucianism),因此,在美学思想上并没有形成像西方美学这样多的主义,只有现当代屈指可数的仍然是来自西方的马克思主义美学以及原始的唯物主义美学、唯心主义美学等,在这种情况下,所谓中国美学,已被这些空降的西方的主义所覆盖;所谓美学的多样性,似乎也只是西方美学上的众多主义的专利。

  西方的主义的美学潮水般涌入中国,不可能不对中国传统的美学思想和正统的意识形态造成冲击。尤其是西方的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美学思潮正在改造和塑造着中国人的审美观念、审美理想和艺术思维。这一点,只要我们看一下生活中追求当下享乐,文化上追求时髦新奇,艺术上注重过程,思想上玩弄解构,审美上只讲形式,就无一不能从西方的主义中找到出处。

  相对于1950年代中国美学大讨论中那几个可怜的、原初的主义之争,1980年代以来美学上的主义泛滥成灾。但这些主义无一不是西方的。西方以主义为旗帜的美学在中国畅通无阻,如入无人之境,仿佛正在印证着全球化是美国化、西方化的预言。中国学者们发出的在全球化背景下化全球的豪言壮语,不知何以为之。但我们听到更多的是中国美学患了“失语症”和只有“美学在中国”而无中国美学的悲鸣。西方的主义的美学之所以从1980年代开始,在中国泛滥,其主要原因在于:

  第一,全球化的冲击。全球化曾被前美国国家安全助理布热津斯基认为是美国化。此语引起了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国家的惊恐。事实上。全球化并非美国化,而是欧美文化的率先主导世界经济和文化的发展方向,是资本的逻辑统治世界的开始。全球化之来势之猛,也许是中国美学界所始料不及的。处在代差末端的中国美学在全球化背景下追随西方美学已成顺势之为。第二,1950年代的美学大讨论由于其极强的政治化和原初性特点,其议题不仅不能延续下来,反而引起人们的反感。于是,1980年代伊始,人们带着期待和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西方美学和西方的自然科学。以致在1980年代出现了美学文艺学的方法论热,成为第二次美学热的一个重要的方面。但不久,随着方法论热带来的观念更新,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美学之争,在1980年代的美学工作者看来就是一些政治化的议题,因而被抛弃,从而为西方主义的大举入侵留下了真空地带。第三,真正能够抵御外来文化入侵的应该是本国的、本民族的文化。但就美学而言,1950年代的美学大讨论并没有把五四以来已经被淡忘了的中国传统重新激活,并没有继承、发扬中国传统的审美文化,相反,在政治化的主义之争中,彻底割断了与中国传统的审美文化和美学思想的联系,从而两手空空,在面对西方的主义潮涌而入的时候不知所措,除了顺势之外,别无选择。第四,与理论讨论的是理论,与思想对话的是思想,与主义抗衡的是主义。1950年代的美学理论、美学思想,有其明显的局限性,不论在方法还是观念,也不论是在范畴还是在体系上,都远远落后于西方。而于主义而言,实在不能说唯物主义、唯心主义是中国的主义。如此一来,在我们没有主义的情况下,又如何与西方的主义对话并进而阻挡其进攻呢?

  与1950年代相比,1980年代以来的主义的喧嚣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甚至是泛滥成灾的地步,但仔细分析,这是两场完全不同的主义的喧嚣。1950年代是中国人在中国的美学舞台上唱着主义的喜剧、闹剧和悲剧,而1980年代却是西方人在中国的美学舞台上独唱,而中国人只有当看客的份了。如果说,1950年代中国美学表现为主义的喜剧和闹剧的话,那么,到了1980年代及以后,这种主义的闹剧则表现为主义的悲剧:我们一贫如洗了!

  主义的缺位

  与中国美学中主义的喧嚣和泛滥相对照的是中国美学中产生于本土的具有原创性的主义的缺位。我们没有在国际美学论坛上叫得响的属于中国人原创的美学上的主义,而且也无法拿着唯物主义美学到国际美学论坛上去讲,这就是我们中国的原创性的主义。主观方面原因有二:一方面,缺乏主义的意识。不知道任何理论包括美学理论发展的最高形态是主义和建立在主义基础上的学派。主义和学派是思想发展的最高境界。有些主义和学派是当下产生的。有些学派是在主义的影响下经过几代人才建立起来的。但无论如何,主义和流派是思想的里程碑,是一种学说、一种理论、一种思想能够独立于学术之林、思想之林的标志。缺乏这个标志,就缺乏必要的识别,就会被其他的思想所整合,被其他流派所淹没。我国春秋战国时期的百家争鸣,就在于有各种主义的竞相登台,互相争鸣,从而形成了思想的大繁荣、大发展,形成了中国历史上为后世难以企及的高峰。但当代学者,缺乏的恰恰就是这种创立主义的自觉意识,缺乏自成一家的雄心壮志,因而思想的火花没有燃起来,思想的境界没有升上去,最后只能是小打小闹,在自己营造的管锥之境中自我满足,而于思想的旗帜和主义的建立则从未进入其意识。另一方面,缺乏思想的独立性。盲目地顺从于现成的思想和业已僵化了的学科范式,或者把学术当成了政治思想的附庸和工具,不敢独立思考,不敢出新,不敢创造,以为自己不赞成某种思想就是要远离它,或抵制它,而不是从对立面的思想中去学习方法。而对自己赞成的某种思想,就去崇拜它,顺从它,而不对它进行分析和批判,不是批判地继承,而是全盘接受,从而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缺乏思想的独立,表现在许多地方,但有一点是一致的:如学习西方,就唯西方马首是瞻,唯西方主义是从。结果导致中国美学在替西方人背书,被西方倭化。如学古人,就以古人为完美无缺,视为圭臬,不予批判。如说坚持马克思主义,就把它当成了教条,却不知道马克思主义的活的灵魂就是批判和创新。马克思主义就是批判地继承了人类最先进的思想并加以革命性的改造才形成的。而我们今天从事美学思想研究的人却以为马克思主义就是只能照搬的神圣律条,是不允许别人思考和反思的,是不允许别人建立主义的。这恰恰是有违马克思主义的批判精神的,是无助于思想的建设和发展的。

  以上主观原因导致了个体对于主义创造的恐惧症。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aesthetics/1625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0.989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