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美学

塞缪尔.贝克特的文艺美学思想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7 点击: 6221 次 我要收藏

  除了叔本华唯意志论哲学外,贝克特的美学思想还有另一个哲学源头,即法国存在主义哲学。其实,这两大哲学本身也存在着渊源关系。在叔本华那里,生命意志的本质是痛苦,痛苦的根源在于无止尽的欲求,要摆脱痛苦,就必须舍弃欲求,或在艺术的审美中得到解脱,获得慰藉,以暂时走出生存的痛苦。存在主义哲学则认为,世界是荒诞的,非理性的,人偶然来到这个世界,却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只能体验生存的无奈与人生的痛苦。法国的存在主义受到过叔本华悲观主义哲学的影响,两者在深层内涵上有不少相通之处,但存在主义哲学却容纳了更多的当代内涵。贝克特多年寓居巴黎,不仅研究过叔本华和笛卡尔的哲学,而且对风行一时的存在主义哲学情有独钟。从《普鲁斯特论》可以看出,贝克特早年主要受叔本华唯意志论哲学的影响。但是到了创作后期,贝克特则更多地与20世纪的存在主义哲学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其美学思想也开始从表象世界向世界荒诞发生明显的转变。

  在《普鲁斯特论》中,贝克特对习惯、记忆与时间的论述,以及对《追忆似水年华》的深入分析,已经流露出了20世纪存在主义荒诞美学的端倪。在贝克特看来,人淹没在自己的习惯之中,而习惯把包裹在生存表面的所谓合理性、逻辑性统统撕碎,使人躲藏在懒惰后面以逃避生存的荒诞和痛苦,人生充满着烦恼与苦难。而时间让人在孤独中等待,习惯使人在懒惰中死亡,苦难和无聊则伴随着生命的始终而无可摆脱。同时,贝克特通过对普鲁斯特的解读,明确表达了“对‘描写’文学的蔑视,对现实主义作家和自然主义作家尊崇的经验的垃圾的蔑视,对这些作家们膜拜于表面事物和癫痫发作般的突然事件的蔑视,对他们满足于抄写表象、描述外观而将其后的印象掩盖起来的蔑视”[18: 50]。

  贝克特对世界荒诞的深刻认识则集中体现在他的文学创作中。可以看出,其荒诞美学思想与法国存在主义一脉相承。以萨特和加缪为代表的存在主义文学虽然也表现了人生痛苦和世界荒诞的主题,但是“作为对萨特和加缪哲学的表达,荒诞派戏剧比萨特、加缪的戏剧要更加恰当”[9: 24]。贝克特在他的荒诞剧中充分表现了等待、孤独、异化、死亡、无法交流、百无聊赖等众多20世纪的重大主题,其中的荒诞色彩与存在主义文学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而《等待戈多》更是成为表现荒诞美学的传世经典。在他的小说创作中,贝克特同样身体力行,全面实践着自己的荒诞美学理念。他选择了疯子、流浪汉、残废者、疾患者、将死的人等作为小说的主人公,一方面通过主人公在荒诞世界的荒诞遭遇,来表现外在世界对人的压抑、异化和摧残,同时又回避外在世界与具体的社会生活,让主人公在一个“自由虚空的界域”活动着,通过“没有风格”的语言和“只有短语”的形式实验来展示人物心灵的虚空状态,以及人的意识混沌、混乱和无序状态。这些小说不仅超越了对具体社会现实的描写,而且进入到形而上层面的深刻思考和揭示,即世界是荒诞而不可理喻的,人的行为没有目的,没有意义,而且也毫无价值。正如冈塔斯基所说:“贝克特所展现的是人处于一个荒诞、断裂的世界中,一个没有理性原则和秩序的世界……生活,无论是外在的,还是内在的,都是混乱的,流动的,荒诞的,杂乱无章的。”[10: 15]

  2.对形式与语言的关注

  贝克特对形式与语言的关注开始于他的第一篇论文《但丁、布鲁诺。维柯、乔伊斯》。该文是年轻的贝克特对乔伊斯的新作《进行中作品》所作的评论。尽管这是一篇受到乔伊斯授意与指使而写成的吹捧文章,但其中的不少观点仍颇有见地,代表了贝克特早期文艺美学思想的理论出发点。贝克特打破了传统的内容/形式二分法的文艺批评方法,提出了形式即内容,内容即形式的反传统观点。同时他对语言表征问题所表现出来的兴趣不仅奠定了后期语言本体论的基础,而且也为他的后期创作提供了不容忽视的理论和思想基础。

  传统的文艺观习惯上把形式与内容完全割裂开来,要么认为内容决定形式,要么认为形式决定内容。由于早年十分推崇现代主义作家乔伊斯的形式实验,和“普鲁斯特的方程式”,贝克特在理论建构的过程中试图打破形式/内容二分法的思维模式。在《但丁、布鲁诺。维柯、乔伊斯》中,贝克特这样评价乔伊斯的作品:“此处形式即内容,内容即形式。……它不是供人阅读的——或者确切地说,不仅仅是供人阅读的。它是供人观看的,供人聆听的。他的作品并不关涉外物,其本身就是存在……当意义开始起舞时,语词也随之跳跃。”[4: 14]在《普鲁斯特论》中,他一如既往地认为:“对普鲁斯特来说,风格更是个视觉上的问题,而非技巧问题。普鲁斯特没有这种迷信,即形式无足轻重,而内容决定一切。……他没有将内容与形式分开。二者是互相具体化的过程,是一个世界的展示。”[18: 57]可以看出,贝克特所强调的不仅仅是形式即内容,内容即形式,或形式与内容的辨证统一,而是形式与内容的不可分割,以及二者的合二为一。与此同时,作为文学的重要媒介——语言,也开始进人贝克特的批评视野。在《但丁、布鲁诺。维柯、乔伊斯》中,他从维柯的文字发展论出发,认为抽象的字母文字苍白无力,而只有在象形文字中,形式与内容才合二为一。他对语言的关注超过了对意义的关注:“词语不再是20世纪印刷工油墨的彬彬有礼的歪曲,它们栩栩如生。”[20: 152]也就是说,语言不再是再现外在世界或表达内在情感的简单工具。如同艺术形式一样,语言并不关涉外物,其本身就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aesthetics/1623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0.913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