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美学

论中国山水绘画美学中的身体话语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7 点击: 1827 次 我要收藏

  总之,中国山水绘画美学中的身心结构及其体征的身体话语使其美学思想洋溢着浓厚的生命意识、超越意识。身心交融的独特结构促使身体话语转变为对“林泉之心”的体验,转变为对“化机”、“生机”、“天趣”的深刻感知,“自然山性即我性,山情即我情”(唐志契《绘事微言》),从而使画作成为逸气吐纳的结晶体。必须指出,这种画论中的身体话语理念与西方绘画理念有所不同,正如清人郑绩所说的那样:“夷画则笔不成笔,墨不见墨,徒取物之形影象生而已。”(《梦幻居画学简明》)考察西方绘画理念与身体理论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中国山水绘画美学中的身体话语特征。  

  在西方20世纪的思想学说中,出于对现代性危机的回应,尼采、海德格尔、梅洛-庞蒂和福柯等思想家都依托各自的身体理论寻求摆脱主体哲学(意识哲学)的现代困境、冲破形而上学思想体系的路径。身体理论、身体现象学因而成为一种“现代性的话语”,构成了审美现代性批判的重要一翼。其中,梅洛-庞蒂基于现象学的身体理论更值得我们关注。如果说尼采的生理学、种族学和血统学意义上的身体理论沾带着理性主义的残留物,如果说海德格尔的“此在”视域中的身体概念仍有“绝对哲学的第二次重演”(阿多诺语)的瑕疵(即仍有本体论的情结),如果说福柯虽然体认到身体冲动对主体性哲学的反动意义,都存有多家身体理论整合而难免带有的摇摆性弊端,那么,梅洛-庞蒂则基于身体现象学的哲学力度在“身体的灵性化”与“心灵的物化”之间保持应有的张力态势,以此克服身心二元对立的窘境。梅洛-庞蒂抓住“身体在世”(“肉身化主体”)这个概念——“我”(主体)与世界的关系因而呈现出彼此介入的间性状态,“世界就在里面,我就在我的外面”[5]。在梅洛-庞蒂看来,个体总是将其肉身所处的空间位置领受为“世界的枢纽”,并以此建构各自的世界图景。梅氏的身体现象学的理论贡献就在于它“克服纯粹意识和纯粹事物的指向,把一切都归于某种既非物质、也非精神的‘元素’,即‘肉’。‘肉’闪耀着感性光辉,但却带着心灵(精神)物化和身体(物体)灵化双重性。”[6]这种“心灵(精神)物化和身体(物体)灵化双重性”实质上就是“肉身化的辩证法”,两者处于交互性的胶着状态。用梅洛-庞蒂的原话来说就是:“心灵和身体的观念应该被相对化:存在着作为一堆相互作用的化学化合物的身体,存在着作为有生命之物和它的生物环境的辩证法的身体,存在着作为社会主体与他的群体的辩证法的身体,并且,甚至我们的全部习惯对于每一瞬间的自我来说都是一种触摸不着的身体。这些等级中的每一等级相对于它的前一等级是心灵,相对后一等级是身体。”[7]在梅氏看来,身体是一个肉体与灵魂、欲望与理智、客体与主体交融而成的生命整体,由此达成了对身心对峙二元论的超越。

  隐约可见,西方现当代身体理论尤其是梅洛-庞蒂的身体现象学与中国山水绘画美学中的身体话语有其融通之处,但细究起来,其实两者又有其貌合神离的一面,我们可以遵循如下两条线索去沉思:其一,前者是出于对主客体二元论、身心二元论困境的理论应对,有着浓厚的理论应然色彩,难免带有哲学致思的理性主义的底色;后者则是出于对诗性生命的深情眷顾,是生命本然的天性表达,“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苏轼《书鄢陵王主簿所画折枝二首》)。其二,前者的理论资源来于反思现代性的现象学、存在主义哲学,它是西方现代社会发展境况使然;后者的理论支撑则源于经由魏晋玄学阐释的儒道生命观,并经受禅宗思想的陶染而愈发空灵,“天人合一”论由此成为核心的审美理想,它归根于农耕文明的前主体性的文化语境。

  进而言之,与中国绘画相比,西方绘画有着根深蒂固的“原型性”情结,“绘画是一种存在事件——在绘画中存在达到了富有意义的可见的显现……原型性其实是一种被建立在艺术的表现特征中的本质要素……绘画其实包含了一种与其世界不可分离的联系”[8]。在某种意义上说,这种念念不忘“与其世界不可分离的联系”的绘画“原型性”情结,恰恰是西方理性主义、“本体论关系”的表征。有学者比较中西绘画的差异后指出:“到了西方现代派才开始放松地作画,可谓步中国画的后尘。但在认识上已晚于中国几千年。中国画家一直把倪云林那句‘不过草草数笔,以解胸中之逸气耳’奉为至宝,因为它道出了中国画家作画的真实。”[9]这里要补充的是,即使是西方现代派画作也不能与中国山水画同日而语,它仍算不上气韵生动的“逸品”,而更像是哲学意味十足的写意画、抽象画,两者仍然有着本质上的差异。

  总之,尽管西方现当代身体理论与中国山水画论中的身体话语有其融通之处,但后者有其自身的特征,它张扬着中华民族独有的生命意识与审美诉求。中国山水画尤其是文人山水画依托于“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刘勰《文心雕龙.神思》)的“神思”之力,画作已成为表达自我精神世界的“心印”、“情文”。中国文人山水画论在一定意义上已成为一种身心交融、情理贯通的身体话语、生命话语,“由于中国文化的天人合一、天人感应性质,中国美学也具有身体性的主体间性”[10],它必将对世界美学、身体美学的未来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

  【参考文献】

  [1]梅洛-庞蒂:《知觉的首要地位及其哲学结论》,王东亮译,北京:三联书店,2002年,第31页。

  [2]叶朗:《中国美学史大纲》,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5年,第328页。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aesthetics/1623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0.996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