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美学

佛学视野的美学方法论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7 点击: 2125 次 我要收藏

  【作者简介】颜翔林,温州大学文学院。

  【内容提要】 传统形而上学美学依据于历史与逻辑相统一、经验与理念相统一等方法论,对审美活动和艺术现象进行探究,在获得丰赡成果的同时,也存在着一定的思维局限。当今美学研究,应该借鉴佛学的某些方法,观照现象界和自我存在,以期获得新的审美发现。   

  美学研究存在着方法论和方法的交叉统一,这一状况和其它人文学科具有同一性。方法论不仅发挥一门学问的工具作用,而且承担普遍的思维方式和逻辑基础的双重职能。当然,在特定的研究境域,它作为一种具体的方法和独特的视角而起到重要作用。在一定的理论意义上,唯有新的方法论和方法的运用才有可能诞生新的思想或观念。方法论和方法这两个概念的区分准则在于,方法论是指普遍意义的思维方式和逻辑工具,方法则意味它的运用限定于具体境遇。因此,方法论和方法之间没有本质上的不同,只有形式上的差异,两者有时候相互交叉渗透。今道友信认为:“所谓方法就是逻辑程序的体系,没有它就不会有对学问的探讨……学者对于自己设立的命题,正因为在逻辑上得到了证明,才主张它是真理。而支持这种论证的整个结构就是方法……学问的研究在英语和法语中叫做Research或Recherche。它派生动词Research或Rechercher,意思是‘反复探索’,来源于在方法上寻根究底的态度。……所以进行美学研究时,方法也常常成为一个需要关心的重大问题。也许不如说,如果一个人开始关心自己所应采取的方法,也就可以说他已基本上站在美学的大门口并且正在登堂入室了。”①这一见解对美学而言,显然精湛而深刻。黑格尔在建筑庞大而精致的美学大厦的同时,也建立自己系统的形而上学的美学方法论。黑格尔在《美学》中罗列了三种美学研究的方法:一是经验作为研究的出发点,二是理念作为研究的出发点,三是经验观点和理念观点的统一②。黑格尔的美学方法论可以概括为历史和逻辑的统一,它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经典的马克思主义文论。马克思恩格斯就将文艺批评的方法表述为历史观点和美学观点相统一,称之为文艺批评“最高的标准”,并将之运用到对拉萨尔的历史剧《济金根》的分析评价之中③。玛克斯.德索将美学的研究方法分为三组:“推测的与经验的,规范的与描述性的、主观心理的与客观的美学。”④西方现代美学和后现代美学,由于思想资源和观念形态的丰富性和差异性,相应地派生出不同的美学方法论和方法,既作为美学研究的逻辑工具,也作为美学“看”生活世界和艺术文本的眼睛或视角。由于历史语境的差异,美学研究必然带来方法论和方法的缤纷异彩。

  从上述理论意义看,美学方法论和方法是美学研究的必要工具,相当于美学看现象界的“眼睛”和“视角”。传统形而上学美学依据于历史与逻辑相统一、经验与理念相统一等方法论,对审美活动和艺术现象进行探究,在获得丰赡成果的同时,也存在着一定的思维局限。当今的美学研究,应该适当借鉴佛学的某些方法,观照现象界和自我存在,以期获得新的审美发现。

  华夏美学史上,一些佛学理论和概念被借用为美学探究的方法,尤其是禅宗思想,受到士大夫的青睐,引申为谈诗论文的理路和方法。元好问在《赠嵩山隽侍者学诗》中云:“诗为禅客添花锦,禅是诗家切玉刀。”⑤一语道破佛学理论对于诗歌创作与评价的重要意义。严羽的《沧浪诗话》身体力行地树立佛学方法在美学批评中具体应用的范例:

  禅家者流,乘有小大,宗有南北,道有邪正。学者须从最上乘,具正法眼,悟第一义。若小乘禅,声闻辟支果,皆非正也。论诗如论禅,汉、魏、晋与盛唐之诗则第一义也。大历以还之诗,则小乘禅也,已落第二义矣。晚唐之诗,则声闻辟支果也。学汉、魏、晋与盛唐诗者,临济下也。学大历以还之诗者,曹洞下也。大抵禅道惟在妙悟,诗道亦在妙悟,且孟襄阳学力下韩退之远甚,而其诗独出退之之上者,一味妙悟而已。惟悟乃为当行,乃为本色。然悟有浅深,有分限,有透彻之悟,有但得一知半解之悟。汉、魏尚矣,不假悟也。谢灵运至盛唐诸公,透彻之悟也。严沧浪借用佛学的“妙悟”概念研究诗歌,尽管在他之前,如苏轼的幕府李之仪就有“得句如得仙,悟笔如悟禅”⑥的诗句,苏轼也题其诗说:“暂借好诗消永夜,每逢佳处辄参禅”。还有其他诗人在诗歌创造中涉及“以禅喻诗”的话题。然而,从美学理论上开创“以禅喻诗”和“以悟论诗”的先河,仍然非严羽莫属。尽管有人批评严沧浪对于禅学的理解存在失误⑦,但严羽毕竟将佛学概念和诗学概念实现了理论对接,并且成功地将佛学方法应用于美学研究,《沧浪诗话》在客观上也成为古典诗学的经典文本。清人王士禛提出“神韵”说,可以说是对严羽“以禅喻诗”方法的唱和。他在《蚕尾续文》中说:“严沧浪以禅喻诗,余深契其说,而五言尤为近之。如王、裴辋川绝句,字字入禅。他如‘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以及太白‘卻下水精帘,玲珑望秋月。’常建‘松际露微月,清光犹为君。’浩然‘樵子暗相失,草虫寒不闻。’刘眘虚‘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妙谛微言,与世尊拈花,迦叶微笑,等无差别。通其解者,可语上乘。”他在《香祖笔记》中也说:“唐人五言绝句,往往入禅,有得意忘言之妙,与净名默然,达摩得髓,同一关捩。……舍筏登岸,禅家以为悟境,诗家以为化境,诗禅一致,等无差别。”王士禛试图在诗与禅之间寻找到本质上的同一性,诠释两者之间超越知识形式和日常经验的审美精神。他的“神韵”说吸取佛学的“顿悟”的概念,将严羽的“以禅喻诗”理论推进一步,同样是佛学方法在美学探索中的成功运用。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aesthetics/1620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109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