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美学

杨岚:从《闲情偶寄》看中国传统日常生活审美中的文人情趣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2-17 点击: 1168 次 我要收藏

2006年我的一个研究生对日常生活审美讨论有兴趣,想以此为题做硕士论文,我建议她看一下《闲情偶寄》,她或许翻了翻,但最终写出的是后现代主义与日常生活审美——年轻人总是更时尚些。 而日常生活审美继续在大众生活中火热,商场里在表演时装美容、电视节目上有居室装修专题、大学的BBS上在热议服饰搭配和美食,报纸上弥漫小资情调,各类星腕儿在展示潮流。看起来似乎除了愤世嫉俗的艺术家,大家伙儿都在创造美;除了美学家,人人都明了美的规律,并且随着生活水平、消费水平和文化水平、审美水平的普遍提高,现代时尚与传统底蕴也在悄然贯通。 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美就是一种文化趣味。而日常生活审美领域体现的是大众文化趣味,大众有审美追求时往往会附庸风雅,风雅的根底往往体现公认的文化制造者的癖好,而且文化交流中特色会成为卖点,品味提升中传统会成为资源,于是传统文人的情趣便成为可能成为目前日常生活审美的重要文化标尺。看来《闲情偶寄》还得读读。 草草一翻,果然有趣,卷一卷二是戏曲作者和剧院老板在谈词曲演习,有专业色彩,而卷三至卷六谈声容、居室、器玩、饮馔、种植、颐养,则是标准的日常生活审美,而且实用性操作性极强,不是空泛玄虚之词,很合应用美学路数。以一介寒儒养半百之家,李渔在生活困窘和精致品位间挣扎,恃才自傲的文人脾气与携戏班奔走豪门卖艺的江湖习气交织,门客逢迎之态与商人计较之心无不在其作品中纤毫毕现。李渔倒不是个自作清高的伪君子,时不时还要抖擞一下真小人的潇洒,于是这闲情逸志中不免有恶俗之气隐隐透出。想想也通,沾了《肉蒲团》的,能有几分清气? 于是又放下,这么琐屑的东西值得作为美学文本系统研究吗?美学果然要收敛精神风帆,具体化到指导衣食住行化妆美容了吗? 而在宗教传统、哲学传统薄弱的中国,文学艺术便成为精神超越路径,美学思想本来就多半匍匐在艺术品评的层面,而日常生活审美化艺术化不仅是官与商炫贵耀富之径,也成为文人逃避政治现实、礼教重负,追求个体自由表现的精神避难所,真个是雅的不高,低的不俗,离开了生活艺术、情感哲学、文艺鉴赏、文化品评,能找出多少中国古典美学体系的实证资料? 如此看来,《闲情偶寄》还真是一个典型的中国特色的美学文本,又难得有真体验、实功夫、才子气、平常心,还前征后引、分门别类的挺系统,又赶上了如今消费时代万众一心美化生活、经营休闲的热潮,连装修公司美容师傅都在研究在其设计中如何体现传统文化要素,怎能让这么有灵气的“闲情”蒙尘闲置呢?何况在环境危机生态危机严重的今天,消费文化走向与可持续发展联动的今天,中国传统生活审美文化的魅力日显,李渔的消费观审美论再度凸现。 于是,《闲情偶寄》近年来在多家出版社重印且热销(我手头这本是时代文艺出版社2001年出版的),李渔全集也在图书馆傲然屹立,相关研究著作也相继出台,代表性的如杜书瀛的系列论文及专著《李渔美学思想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年出版),俞为民的《李渔〈闲情偶记〉曲论研究》等,而论文更多,对李渔的戏剧美学、园林美学研究相当深入,对其日常生活审美观念也有涉及,如,甚至有人喜欢用“闲情偶寄”来做网名域名,可见李渔老先生引领时尚的功力数百年不衰。 何况,李渔也不是今天才热,他生前便是畅销书作家,著名戏剧导演,18世纪后期已名播海外,日本人把他与李白杜甫等并提,19世纪后期开始,其戏剧作品的西文译本在德法英美出现,到今天海外汉学家也格外注意其中国作家罕有的“总体性”特征。近年来,李渔越来越成为世界性的文化、文艺研究对象。著名汉学家、美国哈佛大学东方文化系主任、新西兰人韩南教授认为,李渔是中国古代文学中难得的可以进行总体研究的作家,李渔的理论和作品具有一致性,形成一套独特的见解。(参见杜书瀛《李渔美学思想研究》.第一章 李渔的戏剧美学.第一节) 的确,能如此自觉地把生活和艺术贯穿一道,把艺术实践和理论总结融会一体、把个人创作与大众品味沟通一气的中国古代文人,当真找不出几个,明清之际的李渔,是烂熟的传统文化底蕴与萌芽期的现代观念、雅文化与俗文化的精神脉络纠结点,他的价值在消费时代重新迸发,在历经了亡国灭种、天翻地覆、血雨腥风、破旧立新之后的今天,在初级市场经济大潮中几代人审美趣味普遍鄙俗化了的今天,在小康生活唤醒文化品味提升的今天,李渔的走红是必然的。 如今中产阶层泛化,连那些民谣中作为九等人的海参鱿鱼刚分清的教师也普遍成了悲欣交集的房奴了,学者们不再咄咄逼人地质问:“谁的日常生活?怎样审美化?”,日常生活的符号化、形式化、意义化、艺术化已是多数人的生存方式,生活与艺术界限越来越模糊,美学没理由不关注日常生活审美化现象,而美学家们一股脑地热议费瑟斯通的《消费文化与后现代主义》和韦尔施的《重构美学》,对中国大众的热切的生活审美需求来说委实远了点,而那个曾“举债而食、赁屋而居,不曾稍污其座”的在困境中顽强实现日常生活审美化、保持下海文人精神独立化的李渔,倒不知不觉又亲切出场,他的《闲情偶寄》居然成为一种现代小资的精神旗帜,那一种传统士人的悠远旧情怀,在现代话语喧嚣中隐约回响,也别具一番风味。《闲情偶寄》中具体的戏剧艺术、园林艺术的美学研究已由各类专家爬梳过了,我就避实就虚,重点谈谈传统文人的日常生活审美理念。 日常生活的审美化可是个学界热议的焦点问题,但较少有人为日常生活建立一个明晰的 理论分析框架,往往使相关讨论或流于空泛,或陷于琐细,难得有建设性的理论成果。而李渔的《闲情偶寄》建构了这样一个完整清晰的日常生活理论模型,发现生活中的诗意和艺术,为今人建构审美化生存提供了重要启示。生活在自然层面上与本能贴近,而在文化层面上则与形式相关,把人类生活和动物生存区别开来的不是欲望本身而是日益复杂化的满足欲望和需求的方式。而生活艺术则是把这些方式择优汰劣、固化系统,成为民族生存范式,如风俗仪礼、节日庆典,宗教政治。而艺术提炼明晰美化了这些方式,使其成为有意味的形式。即所谓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个体的日常生活可分为身生活、社交生活、心生活三个层面,用这个框架去看《闲情偶寄》,可见李渔在身生活方面有细致把握,对社会交往有简要论证但不够系统,而在心生活中强调审美情趣,总体上强调身心和谐,个体与社会协调。身生活中首先是食,其次为性,由此引发李渔的饮食美学、养生美学和对女性的审美。养身之外是安身,中国建筑园林美学是人在自然中安置的学问,而书房是安心之所,这是李渔居室美学的重点。社交生活中首先是家庭人际关系及亲情、其次是与外界交际及友情人情,及出外交游工作中更突出的乡情和文化审美心态;心生活中有求知、立德、审美几个精神向度,他对书生生涯、济世情怀、自然审美、艺术品味的看法集中于此。其中,他对自然的审美达到了农耕时代成熟的自然美学的高峰。 李渔的美学趣味是典型的文人情趣,而这也恰是传统文化与现代生活能够贯通的最具生命力的部分。 文人是生活方式的自觉实践和创造者。发现生活中的诗意,捕捉并成功地表现出来就是艺术,体验并享受这些诗意便是生活情趣。文学艺术家是人类锐敏的感官系统,他们时时刻刻在感觉、在建构人类的感性认知系统,他们的作品不过是感觉感情感想的系统化、理性化、形式化、外化、物化的产物而已,只是这个生活流程生命体验的部分结晶而已。而在日常生活中他们也不会停止感性的探索,在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体觉、心觉中敏锐地捕捉、凝聚和强化、提升那些诗意的、审美的成分,促进着人类感官感觉系统的人化,按照美的规律来建构生活。只是,当条件不容许时,他们会牺牲基础需要的满足而优先发展精神的自由,牺牲日常生活的舒适而成就艺术的完美,因为那才是他们存在的意义所在,生命迸发活力艺术绽放光彩往往正在这种矛盾冲突关头。于是生活中的缺憾生命中的痛楚成为滋养其艺术的重要成分,文章憎命达,与命运抗争中的崇高、与世俗决裂中的清逸、与庸常生活疏离中的优雅都是美的表现形式,而顺从和合流则产生媚俗的品味。李渔没赶上“学而优则仕”正常时代,却赶上了战乱,一生历经家道中落,颠沛流离,于是他无缘匡时济世,只能帮闲养家,在日常生活领域审美和戏曲艺术中寄托情怀。虽然他的现实我或自我形象是广为诟病的献媚渔利之徒,而他的理想我或超我形象始终还是那个耿介儒生。现实中他只能做撑门立户的老干韧枝,即使是他的文艺创作时常也不能不曲迎市场承欢受众,只能在闲情偶寄中肆意舒展一下他的精神花朵。于是这部闲书更接近他的精神正照。 乱世中的李渔没有选择抗争、逃逸或超脱,而是选择了有限度的妥协和自辟蹊径的进取,顽强地在夹缝中生存,这是多数人的选择,作为文人,他的在精神空间、文化夹缝、思想战争中的无形挣扎远大过他的肉身在现实生活中的所历经的艰辛,这些在他的作品中体现出来。他还是个以文谋生的人,文艺既是不得不用的手段,又是孜孜以求的目的,既是为稲梁谋的工具,又是精神逃难所和精神寄居的圣地,还是一个认命的文人最终的归宿。他太清醒地意识到生存的困境与精神的困境,太自觉地选择在自赏与自弃间的角色,清气与浊气、傲气与痞气、雅气与俗气在他的精神世界中交织交替,成就了丰沛的精神生产能力,也构成了金玉错杂、泥沙俱下的复杂风格的产品系统。他是始终盯着文艺市场的精神生产者,他关注的主要不是自我精神形象的塑造,而是大众精神需求的满足——以及由此带来的丰厚利润,这使他和大多数现代文艺工作者心意相通。他在他的现代精神生产方式(戏剧是当时最时尚的综合艺术,类似今天影视艺术,而且是集体创作流程作业,而他是组合配置文化资源的导演、编剧兼文化经纪人,在今天也是引领文化潮流的大腕儿)中形成了他的现代观念,崇真务实平易理性,以功利为导向,以提升大众审美情趣为目标,而在日常生活中也会泛化其艺术情趣。有情趣的文人才是真才子,他们的作品是生命开出的花,不懂生活的文人是脑力劳动者,他们的写作是制造业。李渔是真才子,他的生活和他的文学艺术是一个整体,尽管被认为他有一流的才华,二流的人格,还是成了名噪一时、影响及今的大家,想想这三百多年间萎谢了多少精神花朵吧。 《闲情偶寄》可成为消费时代的精神宠儿,对了解传统日常生活审美中的文人情趣,对建构现代人诗意生存空间有重要意义。 参考文献: (清)李渔,《闲情偶寄》,时代文艺出版社2001年。 杜书瀛,《李渔美学思想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年 迈克.费瑟斯通:《消费文化与后现代主义》,刘精明译,译林出版社2000年。 周小仪《唯美主义与消费文化》,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 陆扬、王毅著,《文化研究导论》,复旦大学出版社2006年 张蓉、韩鹏杰、陆卫明著,《中国文化的艺术精神》,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2001年 孙立群《中国古代的士人生活》,商务印书馆,2003年 张中行《顺生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3年 林语堂《中国人》,学林出版社2003年 韦政通《中国的智慧》中国和平出版社1988年 张竞生《张竞生文集》广州出版社1998年 周作人《故乡的野菜》,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98年 梁实秋《雅舍杂文》,内蒙古文化出版社2002年 陶东风《日常生活的审美化与文化研究的兴起》,《浙江社会科学》2002年第2期。 廖琪《中国古人的“审美化”生活》,美学研究网,2006年4月5日 2008年7月28日于津门眺园里 杨岚,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文化素质部主任,重要著作有 《中国当代人文精神的构建》、《人类情感论》等。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标签 :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f/aesthetics/1615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052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