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叶秀山,教育

叶秀山:我的读书方式及其沿革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7-11 点击: 1599 次 我要收藏

 【提要】 "读书人"以"读书"为"生存方式"。本文从"读书"的种种"形式"折射出作者"读书"的背景环境,而随着环境的变迁,"读书"的内容也相应有所变化。作者以"文革"前后作一分界,勾画出自己"生活"的历程和当时的社会环境,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读书人"在那一个时期的具体情形。 

  大体说来,我的读书方式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坐式的,一种是卧式的;在坐式的当中,又可分为以书桌面作支撑的和以手作支撑的两种,而我没有半躺的椅子,于是卧式就只有一种,没有细分出"半卧式"来。这种分别,主要是以专业来分的,而与书本身的其他属性关系不大。 

  我是做哲学的,所以坐在书桌边读哲学书当然是主要的方式,但是以卧式读的书,也有许多是重要而有趣的,有的在这两方面会超过专业书。这两种方式的交替、交叉和转换,就形成了我的读书方式史。 

  我小的时候在上海读小学和中学,好象家里没有为我设什么书桌,我也不记得我是如何完成每天的作业的,不过我倒记得我读那些武侠和侦探小说都是采取卧式的;那时在家里,就连我父亲自己似乎也没有书桌,也许在他的店里有,我也不记得了。不过,等到我到北京上大学暑期回上海,从这时候起,他老先生就有了一个很小的书桌,老是坐在那里鼓捣他的字帖,俨然一个学问家。 

  在大学期间,宿舍里桌子不够,我是经常在图书馆念书,每天晚上抢占图书馆的座位是一大战役。 

  自从毕业以后分到哲学所工作,我的读书方式就逐渐成了上述的格局。 

  我1956年9月到哲学所,那时还在中关村,我的宿舍离所很近,每天在所里读书。我有一张小书桌--那时书桌和椅子的分配是分级别的,高级人员的桌子大一些,有的桌面上还配一块玻璃版,椅子是软的,而我们这些刚毕业的,就只能用小三屉桌,一张硬椅子。那时侯够用软椅子、大桌子的高级人员也都不每天来上班,于是就有那调皮一点的年轻人虽不敢换桌子,椅子就换过来用,也没有人管;不过又有那嘴碎的,倒没有换椅子,却嚷嚷桌椅分等级是等级制度等等,到后来就成了"右派言论"了。 

  我在那时侯的三屉桌上,读了贺麟先生布置的书,大都是西方哲学史上的古典著作,读后就写一篇读书笔记给贺先生审阅;不过那时侯专业方面我能读的书有限,因为我只能读有中文翻译的,而有些重要的原著,那时还没有来得及译出来。这时在宿舍里也有卧式读法的书,那是些古典小说的译本。我当时计划先读法国的,后读俄国的,不过巴尔扎克的书没有读几本,就是反右斗争了。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edu/17928.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496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