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教育

冉云飞:请看今日之中国名校
录入: 哲学网编辑部 发表时间: 2014-06-22 点击: 1125 次 我要收藏

转载自QQ新闻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3MjE2MTczNQ==&mid=200516505&idx=1&sn=f33df08789f62f6c060dacddea68c37e#rd

 

冉按:当今中国的名校,无论是大学还是中学,都是教育畸形的产物,算不上真正的名校。为什么呢?没有完全自由竞争下的所谓名校,只不过教育资源分配上的权力倾斜,是故意将稀缺的资源做成样榜,让民众打破头去争钱骨头,以愚黔首的招数。可以让众多官员大量贪腐,但就是要从各方面使教育资源(包括资金)处于稀缺状态,使民众在学校选择上左支右绌,处于疲于奔命的状态,你就没有时间与精力提出更高的要求了。这样的统治术,他们玩了很多年乃至可以追述到上千年,但依然有麻痹民众的作用,这说明愚民教育的自我维稳作用远甚暴力强迫。

老实说,中国现在的学校,无论是名校还是普通学校,总体上都不值得上。但是教育资源不放开,又逼使你不得不去上,按照他们早已制订好的不平等的游戏规则(主要是愚民教育)去办。这使得一些清醒的民众充满纠结,于是在家上学、自助合作私人办学、出国留学等,不一而足,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抛弃这个毫无创意、只有桎梏的教育体制。当然另一方面,又有父母不得不送孩子上体制内的学校,去争取平等的教育权利,这无疑是应该支持的,这是家长与学生的选择。我可以选择不上你那学校,但你不让我上,那就侵犯了我的权利,是我要争取的权利了。有朋友问到我关于国内所谓名校的问题,好在我对教育的各个方面,都有自己的思考,是不难找到现成文章来回答朋友们的。于是将11年前的旧作翻出来,刊于敝公微,以便大家了解四九年前及其此后,中学教育及其所谓名校有何不同。2014年6月21日于成都

目下中国社会诸方面的问题纷繁复杂,头绪万千,盘根错节,即便是嚣张兀傲的绝顶高手,也只有暗自喟叹命薄:何敢自矜医国手。教育问题便是社会这张纷乱无端的烂网中的死结之一,要解开这个死结,当然不能用积极革命的剪刀,天翻地覆,干脆一刀两断。教育的严肃性和延续性,以及它与千家万户乃至国家民族的生存和发展大有关联的特殊性,决定了采取一刀了断的做法,哪怕真的能够泽被后世,如果对当下受教育者伤害既深且巨,成本高昂,社会认可的难度自然就会加大,故教育宜在改良之中抓住其要害之所在,裨使教育在现今剧烈变化的社会,以相对较小的成本获取最大的收益。

畸形产儿

排除独立于党派之外亦即教育中立和教育体制改革诸方面的大问题,在短期内难有实质性变革的客观现实,要改善当下教育的现实境况,无疑应该从基础教育与高等教育的对接方式上入手。这看似寻常的一个问题,因每个人所取之立场和思考问题的角度不同,自然不易达成共识。但问题在于,中国教育几千年来始终是个供不应求的市场,教育作为稀缺资源的残酷现实,虽经二十世纪现代化进程中学校教育规模的扩大,然由于吾国人口基数过于庞大,使得在西方工业革命后形成的学校教育包括全民教育的规模效应,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抵消。这种抵消再次造成教育大规模的供求失衡,供求失衡的后果是基础教育尤其是接受良好的基础教育的门槛增高,而通往大学之路的拥挤之途并没因扩招得到实质性的缓减,因为我们国家出台的教育政策一向缺乏系统性,所以在执行教育政策时难免成本过高,因而适得其反,比如所谓的减负,初衷不可谓不好,然实际效果是四处不讨好,难道真的是减负本身错了吗?非也。这就像一个城市要铺设下水道管、自来水管道、煤气管道、光纤电缆等并没有错,但依然引致民怨沸腾,问题就在于政府的公共行政执行部门,进行城市建设,铺埋管道时不考虑公共营运成本(显性的成本是乱花钱多花冤枉钱,隐性成本是民怨沸腾),才出现今年铺好了这种管道,过一阵又挖开铺另一种,如此反复,好似子子孙孙无穷尽。教育政策的出台何尝不是如此呢?

要解决基础教育与高等教育的对接问题,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都相当关键,二者不可偏废,但因此处所谈及的所谓名校,特指基础教育中的中学部分,因而着重关涉基础教育中学部分何以形成今天的局面,对于理解于今所谓的名校至关重要。

众所周知,基础教育的关键就是要有足够多的好学校,良好的设备(包括图书馆、实验室等),高素质的师资,让众多学生能接受良好的教育,而这正是中国基础教育的实质问题所在。因为人口基数庞大,各地经济发展不一,造成了学校与学校之间差别甚大的现实。作为一个政府,对其政绩、行政能力,应该有相应的评估体系及监督机制和制约机制,但这对一党专政的政府无异于痴人说梦。教育所具有的延续性特征,作为文化传承、学习知识的必要途径,换句话说,教育作为公共产品,需要政府坚实稳定、不折不扣的长期的投资眼光,并通过良好的可操作的制度将其固定下来,而不是朝令夕改,头脑发热,目光短浅。而重点学校诞生,就像搞样榜工程一样,是急功近利的产物。这就好比,政府现在喜欢说,我们今年要为民办十件好事实事一样(从逻辑上讲,这意味着除了这十件好事实事外,政府每年所干的多是虚事假事,总之是不好事。这不是曲意解读,而是政府讲话、新闻传媒中这种不合逻辑的漏洞俯拾即是),就是集中搞样榜,然后以点代面,掩盖自己在其他方面的错失。一言蔽这,重点学校就是政府为了掩盖自己在教育上的失误,包括投入经费严重不足,采取的一种巧妙的掩人耳目的措施而已。

四九年政权新易以后,政府在意识形态上严加管制,成为党派利益的附属物,教育作为一种特权产品(农工干部、出身成份好者等优先原则),而不是人人皆得以享受平等教育的机会,自然对教育经费给多给少,不是按制度行事(现在的教育法有教育经费拨给占GDP的百分比,但《人民日报》每年在十月二十二日左右公布的教育白皮书,都说有许多省没按法规完成,但没听说任何政府官员为此受到制裁),而是一些对教育管理根本不懂的官员信手一挥,自然就会多花一点钱在每一个城市建三、四年所谓的样榜学校——正符合政府做任何事情所谓集中力量办大事(是不是大事姑且不论)——这便是重点学校诞生的教育思路和历史背景。众所周知,一所学校获得的支持一多,另一所学校就相应减少,拨款亦是如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凡是中国当今的重点学校几乎都是以牺牲大批的非重点学校为代价的,这是对大批学校包括在该受教学生的严重歧视,这个代价十分昂贵。就像农民在这个国家一直是二等公民,没能得到相应的国民待遇一样,大部分普通中学在为重点中学做贡献、付代价,牺牲自己应得的受教利益,这是等级特权观念在中国教育中的真切反应。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分享到:

版权声明:版权归 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hexue.org/edu/17788.html

已有 0 条评论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402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