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人文,宗教学

刘海涛:美国,宗教的自由王国?

 近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5:4的微弱优势作出裁决,允许封闭持股的营利性公司(而不是非营利的教会)可以以宗教信仰为由不适用法律规定的强制令,也就是雇主可以因自己的宗教信仰反避孕、反流产(保守派基督徒的信仰),而拒绝给雇员购买国家规定的医疗保险中所包含的避孕药。   这似乎给闹腾了两年多的Burwell诉Hobby Lobby案(案件的主人公Sylvia Burwell是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Hobby Lobby是股权由创始人大卫·格林一家封闭持有的工艺品公司)画上了句号。这一判决似乎再次证实: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是宗教的自由王国。当国家法律与宗教信仰发生矛盾时,即使提起诉讼者是堂堂的美国卫生部,法律也需让步。   可是,悖论接踵而至…

阅读全文 >>
空灵的社会,游荡的信仰

《南风窗》2010年第7期 “五四”运动以来的中国知识分子简单继承了西方启蒙运动对人性的盲目自信,西方近代以来基于种种世俗主义的社会实验,被中国拿来接连不断地以自己的社会做试验。 改革开放30年来,信仰危机的阴影一直悬挂在中国人的头上。在《信仰但不认同——当代中国信仰的社会学诠释》一书中,李向平教授区分了两种不同的信仰危机。 第一种是无信仰的危机,这是改革开放初期所说的那种理想幻灭、信仰缺失的景象。一个没有信仰和理想的个人,犹如一个没有灵魂的肉体。而一个民族失去了信仰和理想,仅以物质生存条件为目标,则会变得十分可怕。第二种是有信仰无社会表达形式的危机。近30年来,各种宗教和准宗教现象在中华大地上此起彼伏,看…

阅读全文 >>
黄平:《百年孤独》不再”孤独”: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文体”

值得反思的是,这种文体变革,慢慢割裂了当代文学与现实生活的关系,成为一种圈子化的内部循环。发展到今天,主流的文学作品、文学期刊、文学批评缺乏足够的力量进入今天的文化生活   30年前,《百年孤独》的两个中文译本出版,马尔克斯这位198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以魔幻现实主义的文体,为渴望“与世界接轨”的中国作家,指明了一条第三世界作家的道路。《百年孤独》式的文体,一时间成为效法的典范。比如《百年孤独》著名的开场白:“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读到《百年孤独》后震撼不已的莫言随即写下了《金发婴儿》:“她听到的声音使她在以后的残年里经常像闪电般忆起,每每…

阅读全文 >>
黄平:网络文学如何进入“文学场”

网络作家与批评界的分裂对于双方都是一种伤害:网络作家可以在市场中获得巨大的物质利益,却难以得到文学界的认同,始终处于一种尴尬的无名状态;而批评界则将在互联网时代被进一步边缘化; 网络文学要进入“文学场”,社会结构的变化所导致的观念的变化、知识分子的介入,这两个因素缺一不可; 网络文学在可预见的时期内,还是一个自我循环的文学圈,无法有效地进入“文学场”,改变将是十分缓慢的;   网络文学与批评界的分裂 我多次参加网络文学方面的会议,往往一边坐着文学批评界的各位优秀批评家,另一边坐着几位著名的网络作家。批评家这一边的桌签“高大上”:北京大学某某教授、复旦大学某某教授……而另一边的网络文学作家面前的桌签,真…

阅读全文 >>
孙传钊:乌合之众和贱民

  江苏教育出版社推出了一本法国朱莉亚·克里斯蒂瓦的《汉娜·阿伦特》(Génie Féminin—Hannah Arendt),该书似乎为许多青年读者所青睐,也是去年年底各地学术书店畅销书,网络上也不时读到不少青年写的“书评”。遗憾的是该书中文版存在一些明显影响根本上对原著理解的硬伤,没有为国内阿伦特爱好者、研究者门指出来,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本文限于篇幅,只列举该书的第5章《讲述21世纪》中一个单词的错译,顺便简单地谈谈阿伦特政治思想中的两个特定的用词。   因为该书第5章的头几页是克里斯蒂瓦叙述阿伦特文化界(特别是文学界)的朋友们,其中不少是犹太人,因为希特勒时代遭受迫害的一起流亡的“难友”。这些犹太人朋友都有过沦落为“贱民”…

阅读全文 >>
杨立华:阐释的深渊

如果说内心深层的刺痛是诗人走向诗歌的原因,那么对这刺痛的回应就成了分判不同类型的诗人的尺度:是选择活在伤口里,用伤口的开裂来喧泄和冷笑;还是选择刺痛中的完整,在完整中悲悯这因贫血而日益冷酷的世界,就成了根本的分野。前者在自闭式的躲闪中将怨恨进行到底;后者则在不可遏制的愤怒中随时准备宽恕。 选择成为诗人,究竟意味着什么?随着这一追问而来的反问是:这样普世性的提问姿态,其正当性何在?也许我们只能就某个诗人及其作品、甚至只能对某一具体的写作提问?或者,我们还缺少更清楚地提出问题所需要的支点:在谜面的构成中,还缺少关键词?就视线所及,我们开始寻找有望开启问题的钥匙: 关键词 我的影子很危险/这受雇于太阳…

阅读全文 >>
裴钰:最后的《红楼梦》英文翻译大师

近日,我国著名翻译家杨宪益先生病逝,他的去世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那就是《红楼梦》英语全本翻译的时代,在这个寒冷的冬天,落下了厚厚的帷幕。因此,杨宪益是《红楼梦》最后的英文翻译大师。巨星陨落,从个人角度来讲,我非常悲痛;但是,从改革中国和全球化的角度,新的中国文化,新的翻译大师,我们应该有理由继续耐心地守候下去。 杨戴译本鲜为人知的价值 先简要地回顾一下《红楼梦》英文翻译的历史: 由上表可以看出,《红楼梦》英译的历史已经170多年了。可只有两个120回的全译本,一个是1973年,霍克斯的《The Story of the Stone》(石头记),美国企鹅出版社出版;另一个是1978年,杨宪益和夫人戴乃迭合译的《A Dream of Red Mansio…

阅读全文 >>
资中筠:百年中国“人”

  说明:3月8日《南方周末》刊登我一篇文章,题为“修身老课本中的‘中国梦’”。此文被删改多处,连题目也不是原来的。更重要的是,我原来依据的文本名为《共和国教科书》,由新星出版社出版,而《南方周末》刊出的文章中改成了《修身老课本》(花城出版社出版)。另外,我文章中引用的大多出自国文课本,只有个别处提到修身课本,我已向编辑申明,并建议去掉“修身”,就称“老课本”。不知为何,报纸领导坚持要强调“修身”课本。我一向对媒体的苦衷比较体谅,愿意做出妥协,并且已经做了不少妥协。但是此文连同题目被修改的思路令我不解。对于客观事实,我是较真的,例如明明是《共和国教科书》,不是《修身老课本》。文章被如此删改,我感到很郁闷…

阅读全文 >>
野夫:在路上

法国有一个学者写过一本书,叫做《无所在的故事》。他把人的生活状态分为两种,一种是“有所在”,一种是“无所在”。 什么叫有所在的生活呢?他的描述是这样,就是你生活在一个固定的程序里面,比如说你每天从家走向单位,从单位走向菜场,然后从菜场走回你家的厨房。你的一生沿着这样一个固定的道路,重复着,偶尔有一点点意外。 那还有一种人生呢,叫无所在的状态。就是当你踏出家门的那一刻,你就不知道明天你在哪里,你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故事。你在每一个码头、车站,甚至每一个大街转角的地方,你都有可能因为踩住了一个少女的裙边,因为一声道歉,而产生一场意外的爱情,或者其他的故事。 我喜欢的就是这样一种无所在的生活,我的一生就…

阅读全文 >>
端木赐香:不可理解的中国人

转载自人文小屋 摘要:日本学者松本一男在其著作《中国人与日本人》里概括中国人的特性为:不可理解的国民。中国人所谓的不可理解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我认为,第一,中国文化的丰富复杂;第二,中国哲学的早熟 日本学者松本一男在其著作《中国人与日本人》里概括中国人的特性为:不可理解的国民。此话若说与西洋人,估计能引起他们的同感,因为凡是与中国人打过交道的洋人都多多少少地产生过这样的疑惑:中国人,他们到底在想什么? 老实说,想用简单的语言把中国人概括全面,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普通人不行,学者也不一定行。从明清前来中国的传教士,到中国本土学者,如严复、林语堂、鲁迅、柏杨、金紫千等,都著文著书从不同侧面、不同…

阅读全文 >>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44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