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人文

中国一定要建立自己的社会学理论

中国社会学1979年3月恢复以来,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也存在一些问题。中国社会学没有自己的理论,就是一个严重的大问题。在当今世界社会学界,没有中国社会学流派,没有中国社会学思想,没有中国社会学大师。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社会学没有自己的理论。中国大学的社会学院系,不论给本科、硕士、博士,一般都不开设“社会学理论”课程。如果开课,就开“西方社会学理论”课程,少数也开设中国社会思想史课程。而美国大学社会学专业本科、硕士、博士都有不同层次的必修的“社会学理论”课程。 中国社会学现在没有一本自己的“社会学理论”课程教材。从琅琅比价网可以看到,目前中国大陆有九种社会学理论教材,全部都是“西方社会学理论”教材,或者“国外…

阅读全文 >>
唐青钊:两种根本对立的“依法治国”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正在召开,会议的主题是“依法治国”。一时间,“依法治国”成了各个阶级、各个阶层、各色人等的“口头禅”和“共识”。但是在这表面完全一致的景象下, 生出的是“中国和桌子会跳舞”的幻象,其中,最根本的对立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以下称《宪法》)指导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治国”,还是依照所谓“现代国家” 的“宪政”统摄下的法律体系“治国”的“依法治国”主张。这决定着“中国之命运”。但中国的命运绝对是《宪法》确定的命运。  一、在《宪法》指导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框架下的“依法治国” 在这个法律体系下的“依法治国”必然是: 1、进一步强调国家的性质,即国体。我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

阅读全文 >>
阎连科:有一个村庄是世界的中心

[摘要]中国之所以叫中国,是在古代中国人以为中国是世界之中心。中国的河南省原来叫中原,那是因为中原是中国的中心。我们县恰好在河南的中心。我们村,又恰在我们县的中心。如此这个村就是世界中心。 当地时间10月23日晚6点,在卡夫卡协会的安排下,阎连科来到位于布拉格老城广场最繁华的巴黎大街上的图书俱乐部举行了文学座谈会。这也是此次阎连科赴捷克领奖的最后一场文学活动。 这所俱乐部,夹在lv和布拉格最奢华的商场间,倒是像极了卡夫卡的处境,他活着时,一生只离开过布拉格两次,在日常生活的逼仄中,内心却一直是那个孤独而挣扎的艺术家。 在阎连科的捷克语翻译李素女士的介绍下,两位《男性时尚》杂志的记者首先对他进行了专访。(…

阅读全文 >>
任晓雯:一个人和他的国

无论从哪方面看,布尔加科夫和他的《大师与玛格丽特》都是独特的。 1930年,布尔加科夫在苏联被禁。一位处于上升期的作家消失了。以布尔加科夫之名活在世界上的,是莫斯科小剧院的一名普通职员。他焚毁了《大师与玛格丽特》的手稿。次年,布尔加科夫与伊莱娜·希洛夫斯卡娅结婚,并开始重写《大师与玛格丽特》。此后的所有文字,只拥有包括伊莱娜在内的寥寥几位读者。这部整个二十世纪最独特的俄语长篇小说,直到布尔加科夫过世后三十三年才在苏联出版。 在《大师与玛格丽特》中,没有愤怒和控诉,没有对现实的直接描摹。关于苦难和死亡的思考是形而上的,结局也出人意料,作者为主人公安排的“大赦和永远的避难所”是:永恒的安宁。我们以此窥见布…

阅读全文 >>
闵良臣:六十五年没领导出一个“排队”的民族

摘要:天天喊着“我们是文明古国”,“我们有五千年优秀传统文化”,到了今天,又在世界上建了几百所孔子学院,国内的读经学堂、于丹的心灵鸡汤,所谓“国学”可谓发扬广大得无以复加了,然而,在公共场所,一个最简单也最基本的排队,都做不到。 前不久南方周末报道,有记者走进深圳梧桐山,发现在中国最开放的特区,“散落着”不少读经班、国学堂,办班者立志不是要培养出现代公民,而是希望能培养出“圣贤”,哪怕是从一万个读经者中能培养出一个也行。当然,谁都看得出,大多数办班者还是为了利益为了钱,只是不肯说出口。可中国需要什么,需要的是有现代文明思想理念的合格公民,而这种公民读一万年经也培养不出一个。 这两天不仅浏览到像上面所讲的…

阅读全文 >>
吴国盛:自由的学术:希腊科学的非实用性与演绎特征

     科学之所以是希腊人的人文,原因就在于,希腊人的科学本质上就是自由的学术。自由的学术有两个基本特征:其一,希腊科学纯粹为“自身”而存在,缺乏功利目的、实用目的;其二,希腊科学不借助外部经验,纯粹依靠内在演绎来发展“自身”。我们要深入理解希腊科学,应该在这两个方面做更多的考察和分析。         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中有大量关于科学作为一种自由的探求的论述。他提到“既不提供快乐、也不以满足必需为目的的科学”(981b25),提到“为知识自身而求取知识”(982b1),提到“为了知而追求知识,并不以某种实用为目的”(982b22),最后他说:“显然,我们追求它并不是为了其他效用,正如我们把一个为自己、并不为他人而存在的人称…

阅读全文 >>
吴国盛:“仁爱”与“自由”:东西方不同的人性理想

      西方科学的大传统,也就是西方之所以为西方、西方区别于非西方的传统,在东西方文化传统的比较之中最能看得清楚。没有西方也谈不上东方,反之亦然。在西方文明进来之前,中国人对自己的文明缺乏一个反思的角度,无从获得对本民族文化传统的深刻认知。同样,在了解非西方文明之前,西方人对自己的传统也不甚了了。自我总是在与他者的对话中确立自己的。我们要了解西方的科学“大”传统,最好的办法是从中西文化对比的角度来切入。       说西方“科学”的大传统就是知识传统、理知传统,这似乎太平淡无奇了,仿佛并未说出点什么来。难道说我们中国就没有这种知识传统吗?我们中国人不是一样推崇学问、学术?的确,中国人也认为知识很重要,但是…

阅读全文 >>
陈子善:新文学巨匠笔下的瓦格纳

去年是19世纪德国“天才作曲家”瓦格纳(Wilhelm Richard Wagner,1813—1883)诞辰200周年,德国和全世界古典音乐界全年都在纪念他。因此想到,瓦格纳是何时又是以何种方式进入中国的?新文学作家又是如何接受瓦格纳的?这是一件值得追溯、颇有意思的事。 去年是19世纪德国“天才作曲家”瓦格纳(Wilhelm Richard Wagner,1813—1883)诞辰200周年,德国和全世界古典音乐界全年都在纪念他。因此想到,瓦格纳是何时又是以何种方式进入中国的?新文学作家又是如何接受瓦格纳的?这是一件值得追溯、颇有意思的事。  郭沫若《演奏会上》全身的神经战栗 不妨从郭沫若早期新诗《演奏会上》说起,先把这首短诗照录如下: V1olin 同Piano 的结婚, Mendelsso…

阅读全文 >>
李向平:中国人真的缺信仰吗?

中国人并不缺信仰,但这些信仰之间太缺乏认同、太私人化了。更重要的,个人的利益追求往往要高于、大于这些信仰。信仰及其信仰方式无法神圣起来,以至于对国家、对社会无甚作用。 信仰缺失论,一般是基于具有终极性、神圣性特征的宗教信仰判断,有人认为中国人没有信仰,才会出现当下社会这种或那种问题。其实中国人有无信仰,很难以宗教信仰的标准来判定。如果不以宗教信仰或信仰宗教来为当代中国人的信仰进行定义的话,中国人并不缺信仰,中国人的信仰形形色色、不一而足。政治信仰层面,中国有八千多万中共党员;宗教信仰层面,官方说法,中国社会信仰佛教、道教等五大宗教者一亿多人(学术界则有三亿多人等不同说法);至于文化信仰层面,儒…

阅读全文 >>
蒋贤斌:顾准对“大民主”的反思

文革“大民主” “大民主”一词,据李慎之先生的叙述,最早是由他与王飞在1956年秋提出来的。1956年爆发“波匈事件”。毛泽东派其秘书林克到新华社国际部征求意见。在这次征求意见的会上,李慎之、王飞认为“苏联东欧出问题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没有在革命胜利后建立起一个民主的制度”,进而,李慎之就提出:“我们应当实行大民主。”按当时李慎之的观念,这个“大民主”是与“小民主”相对应的,“大民主”是指 “人民对国家大政方针有讨论的权利与自由”,“小民主”是指个人为争取自己的利益向组织部门、领导反映情况,诉苦或争吵的现象。李慎之对这种小民主非常厌恶,认为当时“中国大民主太少,小民主太多”。据李慎之的回忆,毛泽东当时对“大民主”是持反对态度的…

阅读全文 >>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162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