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刘小枫

刘小枫 :圣人的虚静──纪念梵澄先生逝世两周年 – 2002-11-12

二十世纪行将完结那年,梵澄先生仙逝(2000年3月)。 他被送进医院时,据说案头还摆着《薄迦梵歌论》校稿。纪念文章很少,但无不充满真挚感情──为文者都是熟识梵澄先生的:邻居、编辑、老友的孩子、照看他的亲戚和朋友。欲知梵澄其人,不可不读。 梵澄学术成就多端,大要有四:翻译西方现代大哲尼采(完整的译作有四部)、翻译印度古今哲学要藉(部头都颇大)、用英文述(或译)介中国古代学术(译《肇论》、撰《小学蒨华》、《孔学古微》、《周子通书》、《唯识蒨华》等),再就是诠释古学经典的撰述(《安慧三十唯识疏释》、《老子臆解》、《陆王学述》)。兼及中西印三大文明学术的中国学人屈指可数,有的不过浮泛涉猎、蜻蜓点水。梵澄在每一…

阅读全文 >>
刘小枫:“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新国父论3)

来源:共识网(共识网编者按,2010年5月12日,刘小枫在复旦大学做了题为“‘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的讲座,本文是现场网友Fontaine当时所记的笔记) Fontaine按:要想非常认真地把这场讲座记录下来,很困难。现场条件不好,围观的群众太多以至于很难集中注意力,而在边缘站上三小时又想认真做笔记,体力也恐怕支撑不住。在我的理解中,这个讲座不能被记录,而只能倾听。这话也许显得矫情,可事实是:刘老师似乎并不愿意我们过多的记录,而仅仅希望在座的人们像儿时听故事那样,重温一遍60年前的战争。当然这个由刘老师讲出来的故事,总有那么几分隐微的味道。至于抗美援朝怎么样,学历史的同学比我知道得多、甚至比刘…

阅读全文 >>
刘小枫:毛泽东与中国的“国家理由”(新国父论2)

来源: 凤凰网读书 | 原载:开放时代 这个发言题目不是我选的,而是会议主题设计者非要我讲的。坦率说,我很不愿意讲这个题目。但议题设计者是朋友,而且我没法反驳他的理由:他说我多年来一直在研究毛泽东与现代中国。的确,我做过一点儿研究,但我不愿意谈,因为自己的研究还很零碎,而且,如今一谈这个题目,如果你不从自由派角度来一通批判,就会被看作“新左派”。不过,最终促使我决定还是谈这个题目的原因,反倒恰恰是由于有这样的顾虑。其实,我并不担心文人雅士把自己说得面目全非,而是忧心要么新左派、要么自由派的着眼点实际上会有碍我们研究毛泽东与中国这个题目——我们需要摆脱的恰恰是这样的着眼点。 有人马上会说,你不可能没有自己…

阅读全文 >>
刘小枫:今天宪政的最大难题是如何评价毛泽东(刘小枫新国父论1)

刘小枫:理解政治问题必须先摆脱简单的口号   刘小枫:各位同学大家好,王(人博)老师在前面做了非常好的一个报告,给我很大的启发,王老师是中国宪政史的名家,我是看他的书启蒙的。我先简要的谈一下我对他报告的两点非常强烈的感受。   第一个感受就是他告诉我们,看待问题、尤其是政治问题要从历史的角度和具体的政治现实的历程去看,而不能仅仅去追求一些口号。这个对于我们当今的现实是非常有启发意义的。因为我们现在的学界也好、传媒也好,基本上都是一些对于简单的口号和理念的追求。我们就拿所谓的中国梦的问题来说,我们就知道元旦时候发生的事件,中国梦等于宪政梦,然后很快就受到制止,因为宪政梦的含义就是要实现自由民主宪…

阅读全文 >>
刘小枫:如何认识百年共和的历史含义(亲校版)

http://www.guancha.cn/LiuXiaoFeng/20...2_174016.shtml 观察者网 既然邓的批判和谁的反批判都出来了,不转个刘的原文貌似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请各位批评者控制情绪,谢谢! 题记 2013年5月,凤凰网刊登了我在中国政法大学一个读书会上的发言记录稿,微博界随即上演了一场亚里士多德意义上的喜剧。这个记录稿既未经本人许可也未经本人审阅,文句不通和错漏之处比比皆是,小标题以哗众为目的,以致微博人士攻击的敌人面目模糊不清。 其实,我受邀参加的并非凤凰网读书会,而是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主办的读书会。邀 请我的广西师大出版社政法图书编辑室主任对我说,这是一个专业界的读书会,并向我保证不会把发言弄到网上。我走进现场看到凤凰网…

阅读全文 >>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1.082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