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政治哲学

刘军宁:共和=宪政+民主

刘军宁(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在当今常用的政治语汇中,“共和”一词,人们最耳熟能详、却又不甚了解。长期以来,共和的内涵被模糊,共和的理想或被淡化、遗忘,或成为到处被滥用的虚名。共和其名、专制其实的事例也比比皆是。有些国家叫民主共和国,有些国家叫人民共和国,还有的国家叫人民民主共和国。虚幻的人民民主共和国家,既不民主,也不共和,更无关人民。尽管这类政权上都贴着“共和”的招牌,但它们既不是(公)共的政权,也不是和(平)的政权,而是“窃天下而私之”的政权。 共和作为一种政体并不是现代的崭新发明。古希腊、罗马和意大利中世纪的一些城市都曾实行过共和。 在人类政体的演化过程中,共和政体是作为政权私有的君…

阅读全文 >>
程炼:公平游戏与政治义务

一 大部分人相信,他们有义务支持和维护他们国家的政治机构。这项义务从目前的社会历史条件看,包含着纳税、公务、服役、选举等义务。由于大部分国家都为这些事务立下法律,所以这项义务可以统揽在遵守国家法律的名义下。用政治哲学的术语讲,这项义务就是所谓的“政治义务”(political obligation)。对这项义务的哲学说明,就是探究和搜寻它的道德基础。 与政治义务相对应的一个概念是政治合法性。当我们说公民有一项服从国家的义务时,我们也同时认为国家有一个相应的统治公民的权利。如果这个权利存在的话,那么国家这个制度的存在就得到了道德上的辩护, 从而国家这种制度也就获得政治合法性。政治义务和政治合法性这对孪生问题一直是政治哲…

阅读全文 >>
柯小刚:王道与人民共和

60年前的建国伟业和30年的经济发展,为今日中国的宪政建设提供了必要前提和坚实基础。但是,比这些更为根本的前提和基础,却是数千年中华法系的政治传统和法理传统。古人说反古开新、贞下启元。越是要创造前所未有的新事物,就越是要回到比通常印象中的古代还要古老的古代。现代人通常印象中的古代主要是明清两朝的专制图景。而当年孔子“与于蜡宾,事毕,出游于观之上,喟然而叹”,想到的是三代以前的“大道之行、天下为公”,远远越出了他自己时代的“古之道”,也就是周文礼乐的封建制度。孔子编《尚书》从尧舜开始,还有百家远承羲、农、黄帝之风,那就更加远古了。每当古今交接的过渡时代,人们都要大大扩展对于古代的想象。可以说一个时代的人…

阅读全文 >>
何志平:宗教对话是理解与和平的关键

  中国,与中华民族,最重要的特征就是面对未知与未来时,永远抱持着相对乐观而务实的态度。 中国人,不管前路如何,总是在追求一个和平、文明的世界,并以仁爱、尊重、信任、平等为基本,持续不断地推动整个人类文明的进步。这种抱负,始于人类长久以来对和平与繁荣追求,以及我们身处「同一个世界,同呼吸,共命运」的感恩之心。 保护地球家园,是地球上的每一个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中国人,爱好和平。中国明朝时的国民生产总值,已占全世界的三分之一。著名的航海家郑和,率领强大的舰队,从南中国海一路到了印度洋和非洲,甚至有学者考究,当年郑和应该也曾到过美洲;假若属实,郑和则比「哥伦布发现」整整早了七十一年。 凯撒大帝说:「…

阅读全文 >>
吴红波:须以对话取代对抗

  国际政局持续动荡,领土争议不继升温,「文明冲突」渐渐视为人类纷争的主因。为了增进东西两大文明之间的沟通,中华能源基金委员会一连两天(美东时间11月10日至11日)在联合国总部举行纽约「尼山世界文明论坛」,借着在世界文化最多元的地方举办高端文明对话,试图为解决人类价值矛盾​​、开拓对话空间进行探索。 在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支助和协调办公室,以及「尼山世界文明论坛」组委会的大力支持下,是次论坛成功开创了不少第一次。 首先,这是第一次由中国民间发起在美国境内举行有关核心价值的文明对话,打破以往由​​美国主导文明对话的范式。 第二,这是第一次由中国代表的儒家文明,与美国代表的基督文明,在美国的土壤上进…

阅读全文 >>
徐以骅、邹磊:信仰中国:宗教与中国对外战略

      自冷战结束,宗教在国际关系中的地位急速提升,尤其是「九一一」事件以来,宗教已然成为各国国家安全与对外战略考量中不可回避的重要因素。从历史上来看,宗教历来是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载体与精神纽带,玄奘西游与鉴真东渡的佳话至今传诵。实际上,宗教交流是中国与外部世界在思想文化、价值观和情感层面的互动,其影响往往要比经贸等交流更为深刻和持久。 不过,就目前而言,宗教仍是中外相互认知水准最低、信任赤字最大、分歧最为严重的一个领域。尽管中国拥有极其丰富的宗教传统和宗教资源,并且已成为全球宗教产品的主要输出国,但中国在宗教领域的国际贡献却远未得到充分的承认与肯定;各种中国宗教信仰在海外拥有庞大的信众群体,…

阅读全文 >>
徐以骅:中国宗教软实力尚待开发

  一些发展中国家其丰富的资源储备或重要的战略地位,非但未能成为现代化的推力,反而成为各种族群和宗教势力进行权力斗争乃至流血冲突的导火线,内部和外部力量的交互作用,又使得这些族群与宗教冲突更为持久和频发。由此导致的政治动荡和社会失序,以及西方国家以「保护的责任」、「人权」、「人道主义」为名所进行的政治或军事干预,不仅对这些发展中国家的政治稳定和国家建设造成挑战,也日益对中国不断增长的海外利益形成威胁。苏丹达尔富尔问题就是最为明显的例子。   加建交流互动渠道 事实上,不仅南北苏丹如此,以撒哈拉沙漠为大致分界线,非洲大陆北部的伊斯兰教和南部的基督教势力长期处于紧张和对立的状态。这一对立并未演…

阅读全文 >>
徐以骅:中国周边地缘宗教「横强纵弱」

无论作为国家发展策略的新疆「向西开放」,还是近期宁夏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银川综合保税区的设立,都旨在强化与阿拉伯伊斯兰世界的经济和文化纽带,重组和复兴陆上丝绸之路。我们今天从义乌、广州、银川、喀什、麦加、杜拜、大马士革等地所看到的,不仅是东亚与中东地缘经济的密切关联,而且是较为隐蔽的中国与伊斯兰世界在地缘宗教上的良性互动。 与「新丝绸之路」相对应,中国与韩日之间在地缘宗教的互动上,亦存在汉传佛教的「黄金纽带」。 1993年,时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的赵朴初在总结中韩日三国佛教交流史的基础上,提出中韩日三国佛教「黄金纽带」的构想。在他看来,「佛教上的合作与交流是中韩日三国文化交流史上最重要、最核心的内…

阅读全文 >>
徐以骅、邹磊:应对围堵 地缘宗教成新路向

随着中国国家利益全球化,如何适应国力的大幅提升,构筑与中国自身实力和利益诉求相匹配的地缘战略,已成为当前中国国际关系学界的核心议题之一。如果说,追逐更大权力和战略优势是地缘政治的要义,最大限度地获取经济资源和市场是地缘经济的主旨,那么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争取道德制高点、话语权、说服力和民众思想则是地缘宗教的核心。 地缘政治是政治地理学中的一个主要流派,它把地理因素视为影响乃至决定国家政治行为的一个基本因素,在二十世纪,地缘政治曾经是各国制订安全和对外政策的一项重要依据。然而,地缘经济或地缘经济学不能反映当前全球宗教复兴、宗教性地区冲突和「认同战争」频发的世界格局;因此,在「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

阅读全文 >>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2.583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