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外国哲学

张志林:哲学家应怎样看科学

——兼评陈嘉映在《哲学 科学 常识》中的有关论述   陈嘉映在《哲学 科学 常识》一书的“自序”中说,其大作关心的“主题是哲学和科学的关系,以及两者各自和常识或曰自然理解的关系”①。他还特别指出:“这本小书大量借用了科学哲学的研究成果,但它并不是一本科学哲学方面的论著,对科学的内部理论结构无所发明。我关心的是哲学的命运,或者,思想的命运。”②   在“导言”部分,他又进而作了这样的说明:“本书要谈论的是科学怎样改变我们对世界的认识:科学在哪些方面促进了我们对世界的了解和理解,在哪些方面又给我们带来了新的困惑,为我们理解这个世界带来困难。”③   在此,我与嘉映怀有同样的旨趣,也关心在科学改变我们对世界认识的背景下…

阅读全文 >>
刘放桐:当代哲学的变更与后现代主义和西方马克思主义

后现代主义和西方马克思主义是现当代西方各国广为流行并引起学界广泛关注的两种重要思潮,它们同现当代西方其他思潮一样,都包括了各种不同派系。它们各有不同的理论特征,彼此之间不仅存在差异,有时甚至相互对立。但在超越和反对西方近代哲学的绝对主义和思辨形而上学等倾向上,在对所谓“现代性”的批判和超越上,它们却往往存在重要的共同之处,并由此使它们与西方近代哲学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哲学思维方式上区别开来。后现代主义和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产生和流行各有独特的社会和思想理论背景,但都是在马克思在哲学上的革命变更与西方哲学从近代到现代转型这个现当代哲学变更和发展的大背景下出现的,是这种变更和转型的特殊的、既包含着扭曲又…

阅读全文 >>
卢风:哲学回归生活

一 从词源学上考察,汉语中的“哲学”一词是外来语。19世纪70年代,日本最早的西方哲学传播者西周借用古汉语将希腊文philosophia译作“哲学”,1896年前后,黄遵宪、康有为等将日本的译称介绍到中国,后渐渐通行。①此前,国人并不用“哲学”一词。 据当代法国古代哲学史家阿多(Pierre Hadot)考证,公元前7-前6世纪的前苏格拉底哲学家,如色诺芬、巴门尼德等,既没有用过形容词philosophos,也没有用过动词philosophein(“践行哲学”),更不用说名词philosophia了。也许是希罗多德(Herodotus)的著作第一次提到了“哲学的”活动。希罗多德讲过梭伦(Solon)与利迪亚(Lydia)国王见面的情景。国王对梭伦说:“我的雅典贵客,您以智慧(sophi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阅读全文 >>
杨国荣:问题与方法:哲学研究的若干思考

哲学的问题与哲学的方法之间有十分紧密的联系。从某种意义上说,哲学的问题内在地规定了哲学的方法。这一点,从当代哲学的不同形态中也可以注意到。比如,对于分析哲学来说,他们所要处理的问题主要与意义相关,而这种意义首先又涉及语言,对哲学问题的如上理解,同时也规定了其哲学方法主要体现为语言的逻辑分析。对现象学来说,尽管胡塞尔前期对心理主义有所批评,后期对生活世界给予了若干关注,但他所关切的实质的哲学问题之一,则是如何在意识的层面为哲学提供一个本原的基础,其意向理论以及与之相关的本质直观、本质还原、先验还原等现象学方法亦直接或间接地都可以追溯到以上问题。这种方法与分析哲学显然不同。 从另一个角度看,方法与…

阅读全文 >>
程广云:学的多样性与对话的可能性

一 哲学何以多元 哲学多元,几乎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一门比其他任何学科更古老的学科,至今却连“什么是哲学”或者“哲学是什么”之类前提性或基础性的问题都无法求得一致答案,这对其他任何学科而言都是匪夷所思的。在历史上,这门古老的学科所提出的问题以及所获得的答案是那么多,但一致认同的又是这么少(是否存在任何一个标准答案都是问题)。虽然哲学共同体和科学共同体都以一系列共同约定的符号为纽带,但后者兼有共同所指,前者却仅有共同能指。假如哲学承认自己与艺术、诗和音乐相类似,那么出现这样一种状况当然可以原谅,甚至应当赞赏。然而,当人们习惯于以科学视角来审视哲学时,这样一种状况就变得愈益不可容忍了。例如,卡尔纳…

阅读全文 >>
丁立群:哲学史研究的创造性转换

一般来说,哲学的创新有两大资源,即社会现实资源和哲学史的思想资源。对哲学自身的发展逻辑来说,哲学史的思想资源具有更重要的意义。因而作为哲学的主干学科,哲学史研究的创新当然是非常重要的,它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决定哲学的创新和繁荣。然而,现实的哲学史研究却并不尽如人意。从学科格局来说,哲学领域如同其他领域一样,形成了细致的学科划分,在这种细致的学科划分下,我们对哲学研究人员进行了学术分工,把每个人都固定在哲学之下所谓的“二级学科”、“三级学科”内,甚至某个流派、某个人物。于是,这样一种研究,就研究主体来说,导致了理解视域的局限;就研究的对象领域来说,则导致了学科领域的隔绝。 在这种学术分工中,特别哲学史…

阅读全文 >>
欧阳谦:哲学与正义:勒维纳斯的人类和平论

在《这个世界会好吗——梁漱溟晚年口述》一书中有记载,1918年11月7日,梁漱溟与他的父亲梁济在家里谈及欧战的新闻。父亲就问他:“世界会好吗?”梁漱溟答道:“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父亲接着他的话说:“能好就好啊!”三天之后,他的父亲投湖自尽。[1]在种种邪恶面前,有些人像梁漱溟的父亲一样因为绝望而选择自尽,这样可以落得个清净。也有些人比如当代法国哲学家E?勒维纳斯(Emmanuel Levinas, 1906—1995)因为震惊而选择思考,这样可以解除心中的死结。本文以勒维纳斯的人类和平论为题,旨在探讨这位哲学家面对种种暴力所作出的艰辛的思考。为什么说他的思考是艰辛的呢?要在苦难问题丛丛的现实世界中找到一条解除苦难的道路,那该…

阅读全文 >>
陈嘉映:哲学何为?

枫林晚15周年"在场"系列讲座:NO.1 【精彩观点】 ■哲学是一种精神生活形态,哲学是通过说理来过一种精神生活,或者说是进入一种精神生活形态。 ■我们折腾了2000年,就是没有进步,因为碰到任何一个问题都有不同的见解,就是要争论。 ■如果一个人把所有的事情都想成了有缘故的,几乎就是得了妄想症了,没有整理到对于事情的一般理解上。 ■这个说理是经常被想成了“是”,用自己的道理说出了别人,一开始你如果不信自己的道理,你没有做出让别人信服你的努力,那这种道理就完全不被人信服了。 ■你想象哲学不用语言,我觉得这就跟想象一根没有长度的棍子一样。你可以想象没有棍子,但是不能想象没有长度的棍子一样。 一、哲学难以被定义 知道不等同理…

阅读全文 >>
任继愈:哲学的永恒主题——究天人之际

人类自从脱离动物界,进入人类社会,关心的重大而根本的问题是探索人在自然界的地位、探索人对自然界的影响以及自然界对人的影响,也就是古人所说的“究天人之际”。 人类从生活实践中,认识了有关天象、生物、化学、物理众多领域的规律,从而驾驭它,使它为人类所用。自然界广大无限,自然科学的研究、发展也没有穷尽。人类本来是自然界的一部分。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人类对自身的认识也逐步加深,不再安心归属于自然界,听从自然界的摆布,而要参与自然界的改造。人类自从认识了自身的存在和它的独特价值,就开始了对社会、对个人的作用进行探索。人类和自然界打交道,已有200万年以上的历史。而人类认识自己,探索社会的成因,如何在群体中生…

阅读全文 >>
【俞吾金】哲学研究与哲学学科分类

众所周知,在我国的综合性大学的哲学系或社会科学院的哲学所中,教研室或研究室通常是以下述方式来划分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哲学、西方哲学、自然辩证法(或科技哲学或科学哲学或自然科学的哲学问题)、逻辑学、伦理学、美学(或艺术哲学)、宗教等。我国哲学专业方面的硕士和博士点也通常是以上述分类方法来设定并命名的。这样的分类方法存在着明显的局限性: 第一,分类的原则不明确。“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就内容而言的;“中国哲学”是就国别而言的;“西方哲学”是就地域而言的;“自然辩证法”是传统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个组成部分,是否有充分理由把它单独划分出来尚存疑问,如把它改为“科技哲学”或“科学哲学”,那么,为什么又不分出同样性…

阅读全文 >>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922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