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科学技术哲学

桂起权 姜琳:判决性实验的相对确定性与判定效力——以光的判决性实验为例

每个领域都有相互竞争的理论,各自都有实验证据。为此,人们需要有“判决性实验”,在历史上它指的是“有一种实验能对相互竞争理论纲领作出‘生死判决’,给一方决定性的证实,给另一方决定性的证伪”。实际上,对某个特定理论纲领的证实或证伪是一个反复较量的历史过程,往往需要事后才见分晓,一锤定音是难以做到的。因此,对判决性实验的判决力不宜作绝对理解。不过,判决性实验仍有相对的确定性和判决效力。否定这一点就会走向极端的虚无主义。 科学史上相互矛盾的研究纲领之间的竞争往往是推动科学进步的动力,这是科学发展的一个基本规律。例如地质学中的火成说与水成说之争;生物学中的渐变说与灾变说之争;光学中微粒说与波动说、牛顿派颜色学…

阅读全文 >>
陈晓平:关于“还原”与“突现”的概念分析——兼论心-身问题

摘 要:突现-还原概念各有三种不同的类型,其中两种是可行的,一种是不可行的。两种可行的突现是整体性突现和功能意义突现,前者是自然可行的,后者是人为可行的。两种可行的还原是结构性还原和元素定式还原,前者是自然可行的,后者是人为可行的。戴维森等人所持的依随突现相当于功能意义突现,金在权等人所持的功能还原相当于结构性还原。二者都是可行的,并且可以是相互补充的,而不应相互对立。把这些可行的突现-还原概念结合起来,将对心身问题给出一种新的解答。无论自然可行的和人为可行的突现-还原概念,我们都可从两个视角对它们进行研究,即科学的视角和哲学的视角。 学界对“还原(reduction)”和“突现(emergence)”这两个概念的…

阅读全文 >>
黄欣荣:复杂性研究的虚拟方法

在科学活动中,我们很少对研究对象进行完全直接的研究,相反,我们往往用某种替代物或过程来替代原来的对象,这也就是我们的科学实验。在实验中,我们采用“模拟”的方法来探索研究对象的现象与规律。实验作为实践的一种形式,在科学研究中起着探索和检验知识的作用。在计算机出现以前,实验有两种形式:实物实验和思想实验,一般所指的科学实验是实物实验。计算机出现之后,虚拟实验和虚拟方法就成为一种新的实验形式和研究方法。[1] 一、模拟、计算机与虚拟方法 “模拟”一词在拉丁语中是“伪造”、“模仿”的意思。[2]141所谓“模”就是以某种东西来做模型,而“拟”的意思是拟合、仿照,因此,从广义上来说,模拟就是用一种实物或过程来模仿另一种实物或…

阅读全文 >>
陈晓平:贝叶斯检验与库恩范式

著名美国科学哲学家萨尔蒙(Wesley C. Salmon)指出,库恩在批评所谓的科学检验模式的时候,他心目中只有一种检验模型,即假设-演绎模式(hypothetico-deductive schema)。然而事实上,不少科学哲学家早已摈弃这种检验模式,而以贝叶斯模式(Bayesian Schema)作为恰当的检验模型。如,莱欣巴赫(H.Reichenbach)和卡尔纳普(R.Carnap)分别于1949年和1950年开始倡导贝叶斯检验模式;更有甚者,私人主义者萨维奇(L.J.Savage)从1954年起干脆以贝叶斯主义自称。(参见[5],p. 325)。 贝叶斯模型与假设-演绎模型之间最大的区别是,前者是多理论检验模型,后者是单理论检验模型。自库恩以来,多理论检验模型已经成为人们的共识,即并非单一理论面对检验,而是…

阅读全文 >>
钱捷:为什么要重视科学思想史的研究?

1 问题的提出 记得在法国留学时,我所在的单位是同时隶属于艾克斯-马赛第一大学和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比较认识论研究班(S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哲学网:哲学学术门户网站,Philosophy,哲学家,哲学名言大全 本文链接地址: 钱捷:为什么要重视科学思想史的研究?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阅读全文 >>
李醒民:科学探索的动机或动力

一、各种见仁见智的观点 “动机”一词在汉语中的意思是“推动人从事某种行为的念头”,“动力”一词是“比喻推动工作、事业等前进、发展的力量”。二者的词义虽然有些许差别,但是交集还是颇大的。在英语中,motive 和motivation 的主要涵义是“动机”和“动力”。因此,在探讨科学探索或科学研究的动机或动力时,我们对这两个词一般不加区分,实际上也很难把“推动人从事科学的念头”与“推动人研究科学的力量”区别开来,因为动机中每每包含动力,反过来也是一样。 莫尔认为“, 科学的动机”明显包括两个方面:社会支持科学的动机和个人成为科学共同体一员的动机,即社会动机和个人动机。就前者而言,社会上的大多数人想从科学获取实际的利益,而只能模糊地欣赏科学研究的文…

阅读全文 >>
罗天强:论技术与自然规律

天然自然过程与人类自然技术系统或技术活动过程有着内在的统一性,这就是都遵循着客观自然规律,但人类技术系统中的自然规律与天然自然中的自然规律起作用的情形是不同的,并因此使技术成为人类特有的现象。那么,技术系统中的自然规律起作用的情形怎样的?从规律论视角如何理解技术?现代基础科学研究和技术科学研究对现代技术发展有何作用和意义呢?本文将对这些问题进行讨论。 1 技术系统中的自然规律 自然规律特指自然物质运动变化的规律,它以自然物质包括天然自然、人工自然甚至人的自然身体为载体,存在和形成于自然事物的相互作用和运动变化过程中,并通过事物之间的相互作用和运动变化表现出来;自然规律的存在和作用离不开特定的物质…

阅读全文 >>
鲁品越:世界科学中心转移与哲学思想变迁

20世纪初,人类历史上出现了一个影响巨大而又发人深省的现象:科学中心从英国转向德国。伴随着这个中心转移的不仅是德国出现了一批大科学家——爱因斯坦、普朗克、约当、海森堡等,出现了一系列在自然科学史上划时代的伟大理论,而且出现了一种崭新的世界观——由相对论与量子力学所代表的新世界观,它已经无法容纳在以牛顿力学为代表的经典科学世界观框架内。面对21世纪中国科学与世界科学的发展前途,中国科协主席周光召院士在1999年召开的中国科协首届年会开幕式上语重心长地指出:德国在本世纪初成为世界科学的中心,“相对论和量子力学是本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发现,虽然各个欧洲国家都有参与,但主要部分则是德国人完成的。这就说明,世界科学中心…

阅读全文 >>
盛晓明、王华平:协作的自然主义

不同的哲学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理论热点。虽然哲学基本问题其实从未有过真正的改变,但其激发因素和提出方式却有着明显的不同。在我们这个时代,科学成果与科学方法对激发哲学新概念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从而出现了一股要求以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从事哲学的思潮———自然主义。 自然主义是一种哲学态度,它或者认为只存在一个由科学展示的自然的世界,或者主张用后验的科学方法来解决哲学问题。前者是本体论的自然主义,后者为方法论的自然主义。然而,“自然主义对许多不同的人来说意味大不相同”是一个哲学常识,以至于简单的分类不足以反映“自然主义”正在沦为一个没有希望的混成词这一事实,〔1〕但全面的疏理却又不是一篇文章能胜任的系统工程。在这种…

阅读全文 >>
李永胜:社会工程研究是一项复杂的知识转换活动

科学研究与政策研究是两类不同性质的研究活动。科学研究的目的在于揭示事物、现象之间的因果关系,发现规律,探求真理。政策研究的目的在于探求解决现实社会问题的具体可行方案与操作模型。科学知识(这里主要指社会知识)不同于制度、政策,科学知识是普遍的、抽象的,呈现为合乎逻辑的理论形态,制度、政策是具体的、特殊的、可感可触的,呈现为物化的操作规则体系。在科学知识与制度、政策之间有一座桥梁,它就是社会工程研究。社会工程研究是综合运用人类所创造的多种科学知识——自然科学、工程科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等知识,面向现实社会结构,进行制度规划和政策设计,建构新的社会模式的活动。社会工程研究是从解决现实社会问题、…

阅读全文 >>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0.899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