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你的位置:首页 > 对话

费正清:将“汉学”变为“中国学”

费正清对各种中国研究的观点兼容并包 在研究中国的外国学者中,费正清可以说是其中知名度最高的学者之一。 这位曾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来华学习中文和从事研究的美国学者,在业界也很受尊重。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海外中国学研究中心的刘昶老师介绍说,以费正清的研究为界,他之前的中国研究被称为“汉学”,他之后的中国研究才被称为“中国学”或“中国研究”,可以说费正清的研究是在学术上,引导了一个新的潮流。关键词:中国传统文化 【采访对象: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师刘昶】 中国向近代社会转型是受到了西方的影响 刘昶介绍,美国学者费正清研究中国,是他当年在英国的牛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开始的。他当时主要研究19世纪以来的中国外交史和政治制度…

阅读全文 >>
王寅丽:阿伦特和斯坦尼斯对纳粹之恶的反思

“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这是德国哲学家泰奥多·阿多诺在1955年出版的文集《棱镜》中提出的名言。彻底地清算纳粹的罪行,不仅涉及伦理、道德和法律的边界,更触及人类灵魂和心灵的最深处。 1961年4—5月,以色列政府在耶路撒冷对纳粹战犯阿道夫·艾希曼进行审判。以《纽约客》特约撰稿人的身份现场报道了这场审判的德裔学者汉娜·阿伦特,在1963年出版《耶路撒冷的艾希曼——一份关于平庸之恶的报告》一书,认为艾希曼是一个不会思考、只是遵从命令的官僚,他所体现的是平庸之恶。平庸之恶观点从被提出伊始,就不断引发思想界辩论。最近,德国汉堡学者贝蒂娜·斯坦尼斯的新书《耶路撒冷之前的艾希曼:大屠杀者未被仔细审视的人生》,通过调查艾希…

阅读全文 >>
陈子善:何为“民间语文”

近日,深晚记者采访了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文学资料与研究中心主任陈子善。听他谈谈他眼中的“民间语文”定义、范围、变化、趋势等。 近年来,“民间语文”变得很流行。似乎我们每一个人都生活在“民间语文”当中,但真的讨论起它的定义时,才发现,很难。唯一被找到并得到一些作家认可的解释,是在天涯论坛上。在这个只对特邀人员开通发帖权的实名制板块里,规定民间语文,主要发布日记、书信、回忆录、档案材料、叙事文体、歌谣等文本。 但真正的“民间语文”究竟是什么? “民间语文”大致分两类 深圳晚报:您眼中的“民间语文”应该如何定义? 陈子善:事实上,“民间语文”一直存在。只不过近几年才开始被人重视,最早我记得应该是天涯论坛上,有个“民间…

阅读全文 >>
[浙江日报]“三改一拆”妨碍宗教信仰自由吗?

编者按:三改一拆,是指浙江省政府决定,自2013年至2015年在全省深入开展旧住宅区、旧厂区、城中村改造和拆除违法建筑(简称“三改一拆”)三年行动。通过三年努力,旧住宅区、旧厂区和城中村改造全面推进,违法建筑拆除大见成效,违法建筑行为得到全面遏制。 工作开展以来,“三改一拆”已经逐渐波及到各宗教活动场所,今年4月底的永嘉三江教堂事件把“三改一拆”与宗教活动场所之间的矛盾推向顶峰,教内教外对如何处理违章宗教活动场所问题议论不绝,本文是浙江日报评论员文章,从政府角度阐述此问题。   当前,全省“三改一拆”正攻坚克难、顺利推进。截至5月底,全省累计拆除违法建筑近1.99亿平方米,腾出改造用地10.46万亩。与此同时,改造旧…

阅读全文 >>
李劼:就《北京文人墨客》一文答凤凰网文化频道问

博主按语:这里是本博接受凤凰网文化频道采访的一个问答,与大家分享。 1.《北京文人墨客的皇权意识和中心话语情结》文末所注写作时间为2003年,当时着手写这篇文章有什么样的背景和心境? 这篇文章并非独立篇章,而是《八十年代中国文学历史备忘》中的倒数第二章,第九章。备忘录的写作缘起,是当时美国学府东亚系一些来自台湾的华裔教授胡乱吹捧大陆作家,引发周围某些朋友的反感,恳请我作出反应。再加上以前上海的某些同事,在编写现当代文学史论的时候,故意删除八十年代的一些同行,也让周围朋友不满。有朋友也为此要我出面写点什么。可以说,此书最先是从上海的文坛个案引发的,跟北京文坛毫无关系。后来是既然写了,就一发不可收,索性…

阅读全文 >>
对话邓晓芒:否定启蒙?用心或糊涂!

邓晓芒新书《讲演录》出版,加上新近他对学者刘小枫的批评,都使一场对话显得必要。对话即道路,它先通向引发热议的批评文章,邓晓芒以教学生读书的方式来展开批评,他更看重刘小枫“做学问的方式和思维方式上的缺陷”的标本意义。这其中对启蒙思想多有探讨。接着,自然而然,对话通向了对启蒙思想的分析、探讨和反思,最后呼应中国当下的思想现状,提出进入启蒙思想的学理纹路,厘清其本真面目。显而易见,这场对话绕不开的主题仍然是:启蒙。 刘小枫有标本意义 很多人讨厌学理,喜欢一套大而化之的东西 新京报:我看你《评刘小枫的“学理”》一文,也是以句读的方式。为什么? 邓晓芒:刘小枫有其标本意义,简单来说,他是一个文化人,他也做学问…

阅读全文 >>
于建嵘:“规则的失效”令人忧虑

http://cul.qq.com/a/20131126/006828.htm 【编者按】于建嵘,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他在微博上发起“随手”公益,解救乞讨儿童,送书下乡;他是一位替上访者解决问题的学者,他是一位给官员上课、敲警钟的老师;他为社会底层代言,“站在底层一边”。从岳村政治到安源考察,“写出底层的苦难,抗争,无奈和希望”。为民众的命运奔走发声。“士之谔谔,知行合一”。2012年底,于建嵘获腾讯网致敬为“时代知行者”。 时隔一年,腾讯思享会对2012年度知行者一一回访,同时寻找2013年度“时代知行者”。以下为回访于建嵘的文字实录: 2013年是高层迷茫的一年 腾讯文化:您眼中的2013年是怎样的一年?请谈谈您在这一年所关心…

阅读全文 >>
资中筠:重建知识分子对“道统”的担当

【编者按】“现在我感觉到沮丧和失望,我发现,最关心现实、最敏感的倒是80岁以上的人。如果不去想,本来大家都过得好好的,包括我在内。但是我们这代人都有这个习惯,非得去关心社会正义、百姓疾苦、民族前途不可,往远处多想一点儿,就忧心忡忡。遗憾的是,这样的人太少,而且形成不了一种共识和道义的压力。”选自《中国在历史的转折点》,资中筠谈重建知识分子对“道统”的担当。中信出版社出版,《财经》主笔马国川专访。 马国川:20世纪50年代,无数知识分子被“改造”过来了,包括许多大知识分子。到底是被迫的,是自愿,还是完全出于功利的考虑? 资中筠:从外部讲,当时那种压倒性的大气势没法抗拒;从历史讲,100年来中国知识分子的第一位的…

阅读全文 >>
金加里:解读中国网络审查制度

作者:欧阳斌 在哈佛大学的教授等级中,最高级别是“校级教授”(University Professor)。全哈佛大学目前一共只有24名教授享有这一荣誉。而政治学系金加里(Gary King)的“阿尔伯特·韦瑟黑德三世校级教授”(Albert J.Weatherhead III University Professor)头衔正是在大名鼎鼎的美国政治学者、前哈佛大学政治学系教授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过世后传承而来。 金加里以实证研究方法论,特别是量化研究闻名,他的研究不仅仅影响了政治学的发展,而且对公共政策、法学、心理学乃至统计学本身都影响深远。他著有八本书、130多篇论文,并开发了20多个开源软件包。他在1994年与人合著的《设计社会调查》(Designing Social Inquiry: Scientific Inference …

阅读全文 >>
徐久刚:请勿打邓小平的旗号

——关于北大巩献田教授的信的争论 山西大学 徐久刚   北京大学法学院巩献田教授在网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导致物权法立法进程中途搁浅,由此引发了一些人的评论与争议,这本是正常的现象。   笔者注意到,在对巩信持批评态度的议论中邓小平似乎被不少人当作强有力的依据。《中国青年报》今年2月的一篇文章说:“13年前,邓小平都对那些被‘姓社姓资’牵着鼻子走的人提出批评,13年后,难道我们还要整天纠缠在‘姓社姓资’的泥潭里不能自拔吗?”《文摘周报》今年2月24日头版头条题为《一个本世纪最荒谬的质问?》的文章中,引用一位著名民法学教授的话说:“改革进行到今天,有人对改革的方向开始发难。小平同志说改革开放不要陷于姓资姓社的争论,现…

阅读全文 >>
我的哲学
哲学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浙ICP备16005704号-2
网站加载0.916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