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你的位置:首页 > 学术批评

邵宏:警惕学术中的伪问题

在今天的学术评价中,一位大学教授的价值是由已发表的论文数量和受邀参加学术研究讨论会的次数来衡量,这无疑标志着学术工业(academic mdustry)的全面胜利和纯学术的全面贬值。而面临生产过剩问题的学术工业本身,它的产出则充满了毫无学术价值意义的伪问题。 有一类伪问题直接来自渗入语言的自命不凡的行话和令人望而生畏的集合名词。像“话语权”、“颠覆”、“元叙事”、“主体间性”这类行话如今被文科学生仿用得烂熟,以致令被模仿者——大学教授们自己都觉得有点难为情。其实有一个基本标准我们应当牢记在心:这类行话愈容易被仿用,愈证明某个行当没有价值。至于像“人民性”、“文学性”、“时代精神”、“后殖民主义”等集合名词,那简直就是古希腊神话中…

阅读全文 >>
杨光:构建教育、制度、监督相结合的学风建设工作体系

最近,刘延东国务委员在科研诚信与学风建设座谈会上强调,必须把学术道德和学风建设作为一件大事摆在科技工作的突出位置,坚持教育引导、制度规范、监督约束、惩防结合、标本兼治。广大科研人员要弘扬科学精神,恪守科学伦理道德,践行科研行为准则,做科技创新的先锋、学术道德的楷模、社会诚信的表率。延东同志的讲话精神,对加强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学风建设具有重要指导意义,增强了我们做好这项工作的决心和信心。 深刻认识加强学术道德和学风建设的重要性 学风建设是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必然要求,是弘扬科学精神、提高创新能力、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必然要求,是践行社会主义荣辱观、引领社会风尚、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

阅读全文 >>
林夕:博士教育突飞猛进 学术培养力戒浮躁

拥有13亿人口的泱泱大国,我们现在培养的研究生过剩了吗?作为前行在现代化道路上的我们每个中国人都有自己的感受,无须回答。目前社会上对研究生培养有不同的看法,实属正常。我们发展得太快,有时来不及总结,就又快速前行。而一些非议,与其说是对研究生“批量生产”的不满,不如说是社会对教育质量更加重视,这是好事。 人才是国家和民族强大的希望,博士生培养是输送人才的重要渠道。从1982年我国自主培养出第一名博士生开始,弹指一挥间,30年过去了,我国培养的博士生数量已以“万”为单位计算。截至2008年5月,我国具有博士学位授予权的高校超过310所,每年博士研究生毕业人数突破5.5万人,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一。这些博士生在不同的领域推…

阅读全文 >>
章建敏:学者的道德责任

在复杂的社会分工体系中,学者具有重要的地位和作用,他们是精神文化生产和传播的主体,从事着教育人、引导人和启发人的工作。学者的这种社会角色和职业特点要求他们必须具有丰富的知识素养和高尚的道德情操,应当履行相应的道德责任。 长期以来,社会对学者的道德责任都寄予很高的价值期待,学者自身也在社会生活实践中担当着道德责任。在当今时代,知识成为一种重要的社会资源,成为一种权力和财富的象征。学者的社会作用更加凸现,学者以知识和美德的身份参与社会生活实践,特别是一些著名的专家学者直接参与国家和社会的重大决策活动,他们对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活动的价值目标和运行方式产生着巨大的影响。与此同时,随着社会的转型、市场…

阅读全文 >>
陈曦:“学术型管理”≠ “教授管理”

用什么样的管理模式来取代“行政型管理”呢?有些教育研究者提出了“教授管理”的方式。我认为这个提法不尽妥当。“学术型管理”是指在高校管理模式中以“学术”为管理出发的基点,一切管理工作都围绕这个核心展开,通过保障高校的“学术权力”和营造高校的学术氛围,来提高高校的整体学术内涵。 “教授管理”是“学术型管理”的主体组成部分。“教授管理”并不是说大学内部不该有任何干部级别,而是说管理岗和教学岗要严格区分。身处教学岗的教授在人才引进、学术项目财政审批方面要发挥自身的优势,有最终决定权。而管理岗主要负责高校行政系统的日常运作,为教学岗提供服务。在作出关系教学质量、学校学风等方面的决定时,要让教学岗的教授作出主要决定。 在“…

阅读全文 >>
曹卫东:量化崇拜“难产”学术大师

表面上看, 这种以量化考核为核心的学术评价机制是一种简单易行、合理甚至公平的评估方式。但事实上, 这样做彻底抹杀了人的创造潜能的多样性 崇拜量化考核使学者沦为生产论文的机器一段时间以来, 我国的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都在积极推进量化考核。所谓量化考核, 就是制定一系列的统一标准, 把学者们的研究成果量化为一些具体的数字, 然后再通过对这些数字进行评估和评比, 在学者之间制造出名目繁多的高低优劣, 还进一步把数字化的评价和评比结果与学者们的切身利益紧密挂钩。表面上看, 这种以量化考核为核心的学术评价机制是一种简单易行、合理甚至公平的评估方式。但事实上, 这样做说到底是把高度复杂的智力劳动简化成为单一的机器生产, 彻底抹杀…

阅读全文 >>
邓曦泽:学术定量化:最不坏的选择

关于学术界“数篇篇”的定量评价机制,近些年来一直有人讨论、质疑,大家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许多评价机构将CSSCI作为学术评价进而作为利益分配的最重要标准,甚至唯一标准,此种做法的合理性究竟有多大?而更根本的问题则是:CSSCI这种文献计量学角度的统计与评价工具自身的合理性有多大?许多讨论者主要聚焦于前一问题,因为前一问题直接关系学者们的切身利益。实际上,两个问题是相关的,后者更根本,虽然它并不完全决定前者。 引文索引的初衷 1958年,美国情报学家尤金.加菲尔德创建了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ISI),后于1963年创办了《科学引文索引》(SCI),然后将引文数据库的做法从自然科学推广到人文社会科学,分别于1973年、1978年…

阅读全文 >>
唐棣:呼唤正心诚意的学术批评

学术批评是指依据一定的学术规范,对某种学术思潮、学术观点与学术成果等进行的议论与评判,它不仅指出其正确之处,而且辨析其错误之点。学术批评作为学术研究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在推进真正的知识生产、提升研究者的自我反思意识等方面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可以说,没有学术批评,就没有学术进步。 就学术批评的原意而言,本无健康与否之分。然而,由于理解和认识上的偏差以及部分学人自闭于门户之见、自溺于意气之争,我们今天学界的若干学术批评事件日益渗漏生发出一种不健康、不正常的风气。学术批评不再是一门体现批评者胸襟宽广、评论公正和趣味广泛的高雅艺术,而是成为颐指气使、予取予夺的规训工具。这种不甚健康的学术批评倾向,…

阅读全文 >>
叶继元:学术评价何以必要与可能

近年来,我国的学风问题备受批评。人们对于学养不深、浮躁取巧的学术研究习气深表遗憾,对于抄袭剽窃、夺人所有的学术“偷盗”行为更是深恶痛绝。而学风不古的背后,是学术评价体系的扭曲变形——重“量”轻“质”、重“表”轻“里”的学术评价标准,一定程度上成为学风日下的助推器。为此,众多学者指出,只有构建一套科学合理、可控可行的学术评价体系,切实促进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传播、管理、评价的良性循环,方为扭转学术风气的治本之策,也才能促使学者重拾寸积铢累、守道不渝的学术研究传统。 自有近现代学术研究以来,学术评价便一直存在。要不要学术评价似乎是个“公理”性的问题,无须再证明。但是,由于当下许多“学术评价”并没有达到促进学术繁荣发…

阅读全文 >>
孙正聿:学术批评与学术繁荣

以学者为主体的学术研究,是在学者之间的思想交锋——学术批评——中推进的;离开经常化的学术批评,就难以实现学术的繁荣。直面学术界的现状,我想就学术批评谈几点想法。 学术批评的出发点:“同情的了解”与“带有敬意的批判” 记得莫尔顿.怀特《分析的时代》那本书中的第一句话是,“几乎20世纪的每一种重要的哲学运动都是从讨伐黑格尔的观点开始的”,而这就是对黑格尔的“特别显著的颂扬”。我在这里引证这句话的意思是,某种思想能够成为真正的“讨伐”对象,首先在于它是真正的思想,是引起学界广泛和持久关注的思想,因而是值得认真对待的思想;无须认真对待的思想,构不成真正的“讨伐”对象。对于值得认真对待的真正的思想的批判,当然只能是“带有敬…

阅读全文 >>
关于我们 | 图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加入团队 | 联系我们 |
哲学网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采用Wordpress架构,采用知识共享署名进行许可
官方邮箱:admin#zhexue.org (#换成@)索非制作|优畅优化|阿里云强力驱动
ICP证号:沪 ICP备13018407号
网站加载1.060秒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